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十八大 抓捕还在继续 家属呼吁曝光

中国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先生(家属提供)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容儿报导)最新消息,家属呼吁请媒体曝光,紧急营救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

中国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先生(家属提供)
中国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先生(家属提供)

2012年11月4日晚12点左右,广州市梅花街当地一个片警带领三个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便衣,到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家中抓人,并在只向家属晃了一下广州市公安局的搜查令和拘传令后,不愿意表明他们的姓名、警号及电话号码的情况下开始搜查、抄他们的家;并把法轮功学员陈瑞昌从家中带走,不说任何原由,只让家属等消息。目前,刚刚来美国不久的法轮功学员梁子惠女士感到意外和着急,她说寻问无门,更得不到任何关于丈夫陈瑞昌的消息,希望知情人能提供更多关于陈瑞昌情况的消息,曝光公安无辜抓人、迫害无辜的这种罪行,梁子惠希望美国政府和社会各界关注在中共统治下对法轮功的迫害,及法轮功学员的人身安全,呼吁营救和查找他先生陈瑞昌的下落。

中国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的太太梁子慧
中国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的太太梁子慧

对此事件本台记者采访了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太太梁子惠,她表示家人告诉他便衣到他们家里,不愿意说他们自己的姓名、警号、电话,就是抓人、抄家。梁子惠说:“大陆时间星期六的半夜12点多钟,片警带着三个便衣,他们自称是广州市公安局的人,就拿了两张一张是搜查令,一张是拘传证,上面签了字广州市公安局的,盖了这个章,因为我儿子当时也在家,就看见,然后就在我们家搜家,抄家,抄了很多的大法的书籍和一些资料,然后就要把我先生带走,然后儿子当时追问你们是什么人,要他们姓名,他们不留下姓名、证件,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是对我儿子说,到时我们自然会通知你,然后他们当时还追问我先生说你的老婆到哪里去了,我先生只好如实说,他就问那她办的什么签证,什么时候走的,来追问我的情况。那天晚上来抄家来那个的时候,我儿子当时在场,就听见他们在那里来问他,问他我的情况,然后就说跟踪他很长时间,已经跟踪他很长时间,今天就是跟踪到家里来,然后我儿子一直问,要他们出示证件,他们都没有,就出示那两张搜查证和拘传证,但其他什么没有,没有留姓名,也没有留任何信息,他们就跟我儿子说,我们到时会告诉你的,会跟你联系。我儿子30岁了,也没地方找,没有找到他,那四个人把他带走了。”

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原是广东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因修炼法轮功,1999年中共迫害打压法轮功后,广东电视台一直强迫陈瑞昌放弃修炼,但陈瑞昌一直坚持自己的信仰,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其妻子梁子惠说:“他一直坚定这个信仰,那么他曾经上过北京,上过北京以后他们把他关起来了,他是去北京护法,证实法,当时他就觉得他是一个老党员,他就觉的把这个东西搞错了,他当时想法很简单,想跟这个党说句公道的话,他就上北京,就想把他自己真实修炼法轮功,他就觉的这个法轮功是怎么好,想跟最高的党中央去讲这个真话,他就是这个目的去的,然后他写了一封很详细的信,就是带到信访局北京,后来就给抓了,抓了以后就遣返回来,就把他关在牢里拘留了十五天,回来就不断的开始被迫害,后来从99年到现在十几年中,都是在上班的时候,无缘无故把他绑架了,绑架就是让他放弃信仰,第一次送到洗脑班,然后第二次在洗脑班关了一年都没转化,然后又从洗脑班转到劳教所,把他劳教,一共抓起来是有两年,然后第三次又抓了他,又是在上班的时候,又是让他写所谓的放弃修炼这些东西,他坚决不写,然后又是几个人把他绑架,那真是绑架,几个人抬他,搞到省的洗脑班去,然后他就在里面七个多月,他就正念闯出来了”。

陈瑞昌太太梁子惠也是法轮功学员,她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抓四次,并被非法劳教和判刑;当记者问到关于目前网络传言说中共十八大后会给法轮功平反等,梁子惠说:“我们是根本不相信,因为我在出来之前,我们附近就有些人也是都给抓了,又给迫害了,下落也不明,然后我出来了以后,我跟我先生开始通电话的时候他告诉我,我们身边又一个人又给抓了,然后这一次我先生给抓以后,我就担心其他同修的安全,我就打电话去询问,又发现有一个人也失踪了,所以对他们这个我根本就不相信,因为在我身边迫害一直在发生著,而且我感觉到最近他们所谓党员要开十八大,特别对我们这些人都是我觉得迫害还非常厉害,随时都在身边发生迫害,我先生他做为法轮功学员他只想要跟政府讲真话,就是要告诉政府这样迫害法轮功是错的,所以他到北京,我跟他一起到北京去上访,跟政府讲真相。”

一直让人们关注和震撼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一直在中国掩盖着,大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梁子惠讲到他的朋友的亲身经历让人震惊,梁子惠说:“我知道活摘器官我一开始就听说了这个,在苏家屯有这个活摘器官,后来,从我身边就有广州的两个法轮功学员有一个叫饶卓元当时他正好和我先生同时关在那个劳教所的,我当时按规定时间去探访的时候,就突然不给去看了,过后才听说,当时他们劳教所当时有两个人给迫害死了这个法轮功学员,后来我就是通过他们出来的,从那个劳教所,那个广州花都劳教所出来的人就是正好亲眼看见他跟饶卓元说过话以后,他走了以后他(饶卓元)怎么突然就死啦,他们就说他摔了,出事什么的,人家就说跳楼什么的,根本是不可能,他刚跟这个人说几句话,状态都很好的,突然出了这个事,后来这个人就告诉我就说他很可能就给活摘了器官,因为他很肯定这个饶卓元,他的状态非常好的,没有任何这个什么不正常的情况,结果人家就说他怎么跳楼,而且当时那个地方根本就没有什么楼可跳,就那么几级台阶,当时说给人推下去的时候也是颈部那个部位受伤,当时就是在劳教所的医务室已经做了处理的,后来把他送到医院什么的,看他整个情况,后来他们还跟他的妻子,说他内脏还很好,这个人也很年轻。”

梁子惠继续讲到发生在她身边的两个迫害实例,对照媒体之前那些被曝光出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活摘器官的罪恶,真是让人触目惊心,梁子惠强调:“他们都是我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这个法轮功学员名叫罗织湘,她是广州白云区的,她姐姐就觉得投诉无门,她一直找公安的,因为她当时说她亲眼看见几个‘6‧10’的到了她妹妹的病房,她姐姐进去的时候非常精神、非常好的,还跟她说话,然后别人把她搞出来以后递了一支矿泉水给她,她说从来没有这样嗜睡的,她就马上明白她那个矿泉水里面放了什么安眠之类晕迷药,结果她就听到她妹妹在病房里惨叫几声,她冲进去看的她就翻开她妹妹的后脑杓就看见有大包,很大的两块血块,但是当时她妹妹当时还是非常清醒的,后来她就已经非常晕晕沉沉了,人家就把她架出来了,架出来就一直晕睡呀睡,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她妹妹就没了,这个人还是一个常人,她没有修炼,说她妹妹这个身体是很好的,这个是在我认识的这两个人中发生的。我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关心我们这么大一个群众团体给迫害,给活摘人体器官,希望他们重视起来,希望呼吁他们来营救我的先生,我呼吁就是美国的政府,还有他们这个大选,我希望竞选的两位先生还有美国政府能够关注这个人权问题,我呼吁美国政府能够关注我们中国大陆这么大一群的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希望他们能够重视和帮助我们,能够敦促中国停止迫害法轮功。”

据明慧网早些时候的消息报导,陈瑞昌,广东广州市人,现年60岁,华南师范大学电化教育专业硕士毕业,原广东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1998年底,陈瑞昌见到妻子自从修炼大法之后,摔掉了多年的药罐子,原本已经激化了的婆媳关系也因妻子的修炼而变得和谐了。为此他开始去了解法轮功。1999年春节后,他开始炼功学法。可是不多久之后的7月20日,中共开始对法轮功进行全面的镇压。看到新华社一篇篇诬陷、诽谤法轮功的谎言迷惑著不明真相的群众,看到无数因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因做好人纷纷遭到关押、迫害,流离失所,他百思不得其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99年的10月,他以一个修炼者的亲身感受,以一个新闻工作者的正义和良知,写了一封长达十页的信给中共中央电视台和中共广东省电视台的官员,详细阐述了法轮大法是利国利民,百利而无一害的功法,并指出对法轮功的定性和镇压不符合广大中国人民的利益。同年11月,他利用假期时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前往北京中共中央办公厅信访办上访,但是,连一封写好的信都未递上,就在信访办的大门外被公安非法拘留,并被遣返广东。随后,当地公安便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处以他行政拘留15天。单位领导多次前往拘留所“探望”,对他软硬兼施,以升官等多种优厚条件为诱饵迫其放弃修炼。当时陈瑞昌同他的领导讲:“如果有一支枪顶着我的脑袋问我还炼不炼?你认为我会怎么回答?”领导望着他,他坚定地说:“我修炼!”拘留期满后回到电视台不久,他被调离总编室到社教部工作。每逢节假日就派他去下面的县、市出差,还派几个人跟着他。

自1999年7月20日至今,整整十三年的中共镇压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消息不断传出,通过大量的第三方独立调查,国际媒体不断曝光,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的事实得以证实、中共卫生部官员黄洁夫也承认活摘死囚器官确实存在;鉴于此,广州法轮功学员陈瑞昌太太梁子惠希望尽快曝光她丈夫被抓的消息,同时,追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要求立即释放她的丈夫陈瑞昌。

评论
2012-11-06 6: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