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震撼性文献曝光 大饥荒人吃人

专访《中国大饥荒 ,1958-1962》作者、香港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周逊

周逊相信在大饥荒时代,至少有4,500万人死亡。最震撼的是大饥荒中肉体的残害,人吃人很普遍。(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1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1月09日讯】(新纪元周刊299期,记者梁珍报导)“当时我去采访的时候,他们活下来的人说,几乎是村村都有吃人。有时候是吃自己的孩子。”“为什么全世界都知道犹太大屠杀,没有几个人知道中国大饥荒?我觉得作为一个搞历史的人,这是非常重要,是我的一个职责,让全世界都知道当时中国发生了什么事。”
--《中国大饥荒,1958~1962》作者周逊

《中国大饥荒,1958-1962》作者、香港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周逊。(图:余钢/大纪元)
《中国大饥荒,1958-1962》作者、香港大学历史系助理教授周逊。(图:余钢/大纪元)

冯克助手 亲赴共产党档案馆收集资料

尽管1958~1962年发生在中国的大饥荒已经过去了50年,但这个题目至今仍然是中共的禁区。无论是官方的沉默或者掩盖,甚至民间也不愿意重提这段历史,很多家中曾发生饿死人,人吃人的家庭,普遍保持沉默,令有关大饥荒的记载少之又少。

荷兰著名历史学者、香港大学历史系教授冯克2010年9月出版《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一年后中文版面世),揭示了在毛的指令下,共有4,500万人在这场饥荒中死亡。这部巨著使他成为2011年英国广播公司撒母耳‧詹森奖(文学组别)的得主。

两年后,他的助手,70年代出生在四川的周逊,出版另一本英文专著《中国大饥荒,1958~1962》(The Great Famine in China,1958-1962),由耶鲁大学出版社于今年7月出版,公布了她从96年到2000年期间到数十个省级和县级的档案馆所搜集到的,其中最震撼性的100多份真实史料,包括人吃人惨案的真实案例。

和冯克一样,周逊也相信在大饥荒时代,至少有4,500万人死亡。“我们看了很多档案资料得出来的数据,走了很多地方,虽然政府没有一个公布到底具体是死了多少人,但是我们去看一个省或者一个县之后,可以慢慢的计算出来。”

和其他研究大饥荒的著作不同,周逊认为,该书最重要的价值在于资料的真实性,“因为来自于共产党的档案馆。”

人吃人村村都有 妇女脱光衣服干活

查阅一份份当年真实文献,周逊说,最震撼的是大饥荒中肉体的残害,“人性变得残暴”。她说,在人民公社,打人成了疯,“我在湖南看到就是一级一级的打,从县上开会就打,没有完成任务的干部都被用来打,然后干部回去以后就打村民,所以非常的残忍,有的时候耳朵也被割掉了。”

人吃人当时是很普遍的,“河南信阳、安徽、四川、甘肃很多人吃人的事例。我去采访的时候,他们活下来的人说几乎是村村都有吃人,有时候是吃自己的孩子,档案里面就有,四川的东部就有,自己的孩子死了,就把自己的孩子吃了。”

还有湖南省干部,为达成钢铁达标,甚至让几百名妇女脱光衣服干活。“我看的资料里边说,那些干部逼着她们在冬天把衣服脱了,因为冬天很冷,你不穿衣服你就必须使劲的干,不然就会冻死,然后这些妇女就说,我们从娘肚子里边生下来从来没有这么耻辱,然后一些干部还说,那些姑娘她们的奶都是鼓鼓的,真的是非常的令人气愤。”

共产党和毛泽东要负责

那到底谁应该为这场惨案负责?共产党还是毛泽东?“我觉得都有,毛泽东不光是因为其他那些中央领导人也支持他的,下面的共产党的干部也支持,像四川的李井泉,当时疯狂了,四川死那么多人了,他还在往外面调粮,他觉得这样对他面子上光彩。”

很多报导和学者认为,饥荒从59年开始,因为所谓58年大跃进的时候,中国还不错,但查阅文献后,周逊认为,实际上饥荒从58年就开始了。“不是说在山东,而且在全国十几个省都报了饥荒,所以中央是知道的,但是他们还是要大跃进。”

比如云南,1月搞大跃进,90%的农民都被调去修水利工程,庄稼根本就没有人来种,然后就开始有饥荒了,2月份就报上去了,然后就是报的他们当地的干部就被批了,说你在为大跃进抹黑,他就被打成右派了,后来就没有人敢说了,大饥荒越闹越大,到8月份的时候就几万人死掉了,几百万人得消肿病,终于10月份才报上去。

“饥荒都闹了很久,10月份才报上去,报到中央去,就是一层一层爬,然后毛泽东看了以后,他无所谓,他说现在云南省已经认识了他们犯了个错误,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几个月以后在上海共产党内部的会议,毛泽东还说对农民要狠,“如果是吃的不够,那么就是为了大跃进的成功,中国死一半人也没有关系。”

大饥荒受害者 采访过程几近崩溃

周逊的家庭也是大饥荒的受害者,“我们家饥荒的时候也有人死掉了,是我们的一个亲戚,一个老太太,她的孙子饿到不行了,把她的粮全部偷了,老太太被活活的饿死了,我的爷爷当时也是病得非常的厉害了。”但这些家庭惨剧都是她长大以后才知道的。

周逊坦言,四年做大饥荒研究,对她而言,是非常痛苦的事情。“我跟你说句实话吧,在我研究的时候,我觉得是很痛苦,整个这个过程有时候我去采访的人或者看的档案,谁耳朵又被割掉了,我看了那些东西,非常非常的气愤,而且就觉得非常的苦恼,有时候我看完资料或者采访人,就听他们哭,完了以后那天晚上我就什么事都不想干,也不愿意跟人说。”

“有时候我都要崩溃了,但是为了把这个事做完,我一定要保持冷静,一定要保持一段的距离,所以有的时候就我就看孟子或者老子也好,还有就是一千零一夜就能够让我继续下去。”

“一定要把他们的声音留下来”

让周逊能够继续下去的动力,就是这些真实的案例,和那些口述史的见证人。

“他们以前没有机会跟人说,一个是共产党的政权不允许他们说,他们怕说了又被抓住,你知道中国一个运动接着一个运动,他们都是从这个阶段出来的人,他们也很怕,然后就是他们觉得丢脸,好像姐妹、兄弟之间为了吃打架,或者把弟弟或者把哥哥的东西偷来吃,他们觉得跟自己家里的人讲很丢脸,所以他们也不愿意讲,这些事闷在心里边,闷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人给他们这个机会。”

“有的采访的人说,这些故事都很苦,也没有办法跟人讲,我们就带到坟墓里面去吧,我听了这些话以后我觉得很感动,我一定要把他们的声音留下来,保存下来让世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心愿是希望中文版能够面世,让更多人看到这段历史,而她下一本书将记录100多位见证人的口述史,也会由耶鲁大学出版。◇

本文转自第299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11-09 12: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