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命因勇敢而自由 向媒体巨无霸说“不”

近千名学生及数十个公民团体29日走上街头,表达反对媒体垄断、要公平交易、保障阅听权益、即刻举行听证会、拒绝言论集中等诉求。(摄影:陈柏州/大纪元)

近千名学生及数十个公民团体29日走上街头,表达反对媒体垄断、要公平交易、保障阅听权益、即刻举行听证会、拒绝言论集中等诉求。(摄影:陈柏州/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2月11日讯】(新纪元周刊304期,记者赵芷菱报导)旺中并购风波未平,壹传媒出售欺骗风云再涌,顶着财团与强权环伺的巨大压力,捍卫台湾言论自由的民团、学者、学生一次次挺身而出,提醒社会大众莫忘媒体是公器,他们坚信“生命因勇敢而自由”。

媒体是公器”, 这句话像是神话般,已束之高阁、渐行渐远。先前旺中并购中嘉有线电视的争议尚未落幕,接连壹传媒出售台湾业务的欺骗风云上演。面对旺旺集团在内的五名买家入主壹传媒集团,多个民间团体、学者、学生群众几日来联合发表声明抗议,甚至不畏寒风雨淋几次上街头游行表达诉求;公平会于11月29日召开的第一次公听会,被邀请出席的业者无一人到场,场外数百名抗议的学生却被阻隔于层层拒马之外;台湾大学经济系系主任郑秀玲顶着巨大压力现场哽咽。在财团与强权环伺下,这些人的背后所代表的是更广大群众的声音,他们一次次行动就是要把声音喊出来,因为他们坚信“生命因勇敢而自由”。

媒体是公器被颠覆

香港《明报》创办人、武侠小说作家金庸,他于2005年曾明确表示:“资本主义社会中,报纸是股东拥有的私有财产,不是公众的公器,我有充分权力表示我的看法,有权指挥报社表达个人政治主张,读者则有选择不看的自由。”

对此,国立政治大学韩文系讲师朱立熙表示:“这话让我大吃一惊,也才恍然大悟,原来在报业老板的心目中,媒体根本就是他个人的私器。所有报业老板办他的私器的真正动机,就是‘为自己的政治主张与经济利益而服务’,就是这么简单。”

中共介入台湾媒体由来已久

其实中共介入台湾媒体由来已久,且日益严重。2003年台湾资深媒体人杨士仁曾表示:“中共对台湾除文攻武吓之外,还积极渗透台湾媒体,影响台湾舆论走向,使台湾隐藏另一项危机。根据情治单位长期追踪,近年来,台湾的17家媒体,疑似接受中资资助,并有中国力量介入。其中一家历史悠久、颇具规模的平面媒体,曾在2001年9月间获得中资间接投资新台币十亿元。”

中国政治经济学家何清涟2010年1 2 月指出: “尤其是在大陆投资钜亿的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在2008年接手台媒龙头中国时报文化集团之后,只登中国的正面新闻,对中共打压人权之类的‘负面’新闻几乎从不报导。”她说:“中共疯狂洒钱渗透全球华语媒体,造假新闻,出口转内销;日本《读卖新闻》曾关注中资介入台湾情形。”

《纽约时报》于10月26日在头版刊登有关温家宝家族贪污2 7 亿美元的文章消息来源,有分析人士说, 这是周永康为代表的江派系统,爆料给《纽约时报》的“出口转内销”实例。

对于台湾媒体的集体堕落, 何清涟说,台湾早有学者与知识界人士提出尖锐批评,认为“今天的台湾媒体,多数选了边(即蓝绿两营站队),部分靠了岸(指向北京政府靠拢)。他们浑然忘记了媒体是‘社会公器’这样简单的道理。”(见林淇漾“虚构的中国.缺席的台湾”)

公民媒体有出口

朱立熙认为:“从有报纸以来,社会公器只不过是报业老板拿来当污水坑的遮羞布而已。我认为,直到1988年韩国的《韩民族新闻》(Oh my news)以公开向全民募股而办成一份自由理念的报纸之前,世界上从未出现过‘公器报纸’。”他说,所谓的社会公器的媒体,必须是真正做到‘民有、民治、民享’,才有资格被称之为公器。”

“媒体是公器”的概念,对于生活在自由世界国度里的人们,总还是希望所有的媒体业者,都应该要有立场超然、自我约束的体认,并认清所肩负的社会负责,及忠于普世价值的使命;并能照顾到各个族群、阶级、城乡、政党、宗教、强权与弱势、主流与另类等的声音,让其都享有公平、正义、平等与自由的发声机会与管道。

而台湾其实已有坚持真实及公正报导与启迪、教化人心的媒体出现;近年也已有类似“韩民族新闻”的公民记者的新闻网站成立,虽然调查报导和网路新闻正处于萌芽阶段;但支持走正确路线的媒体,以“良币驱逐劣币”的方式,拒绝这些媒体巨兽,也是公民社会用实际行动捍卫媒体言论自由的一种方式。

网民学富五G表示,在网路资讯发达的时代,其实情势可以变得完全不同,你可以“做选择”,任何一个想讲话的“网路乡民”都可以自由拥有各种的发声管道,无论是开个部落格,还是申请一个脸书账号,都可以在弹指之间完成;这样网上谁说的话、做的事、写的文章,都可以很快的被检验、并传遍世界。

诚如金庸所说, 在资本主义社会“读者则有选择不看的自由”;但生长在共产主义极权国家里,政府不仅剥夺了任何人办报的权利和机会,同时强行成为所有媒体的唯一老板。

生命因勇敢而自由

台湾大学经济系系主任郑秀玲在11月29日公平会举办“媒体并购与结合管制公听会”上指出:“绝对要考虑蔡衍明所属旺中集团,如通过结合,跨媒体巨无霸怪兽成形,绝无疑问。”发言中,郑一度哽咽,指出从旺中案以来面临极大压力,“走在路上都要回头看有没有人跟踪,但今天还是要站出来,是为我们的下一代,民主的发展以及新闻的自由,以及专业的自主。”

台南中会仁德教会牧师吴富仁,叙述在他上国中时,班上一位说话动作比较女性化的男生,长期被班上一群一起鬼混的男生欺负。每次只要他们开始欺负他,在他心里就会有声音出现:“不要再欺负他了!你这个烂人!”但始终没有一次真正说出口。

直到长大后吴富仁依然为自己当时的内向、害羞、懦弱、龟缩,不能释怀,他说:“当你遇到强权威胁的时候,你可以勇敢说出口,但要有智慧,不要像我一样的龟缩。重要的是,这不是出自你的私心,而是出自‘你的上帝’要你做的、说的,如果是这样,在我们面临强权时,会有智慧与力量去抗衡。”◇

本文转自第304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2012/12/06)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12-11 3: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