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阳明:吃饭说可以休矣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2月16日讯】每次侵权的实施者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我是打工的,要吃饭。当然了,每次实施违法抓捕,或者上门监控,不可能由街道政法委书记自己实施,更不可能由区委、市委、中央领导实施。

最近几年维稳布控的在安元鼎事件被媒体曝光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有恃无恐。穿着制服的警察流氓、社会闲散人员、黑社会、甚至监狱里的羁押犯、服刑犯对维权人士侵权时都使用统一口径——为了吃饭。

果真如他们说的那样吗?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全国有13亿以上的人,参与侵权的违法活动的毕竟少之又少,本质上有良知的人绝不会去挣伤天害理之财。你们的吃饭是建立在伤害别人的前提上,更何况有许多人原本就有饭吃,而且吃得很好。比如芷江西街道原信访办主任孙秉干是公务员,已经退休几年,根本不愁吃穿。欺负、伤害别人的天性,加上铜臭的诱惑,使得他耐不住寂寞,重返侵权行列。

芷江西街道海阔天空(类似安元鼎)聘用人员宋祖亭,原本是企业干部,拿着远远高于在职职工的退休工资,根本不愁吃穿。每次敏感时期的监控,每天不少于200元以上的收入,使得他们泯灭了人的本性,津津乐道于对别人的侵权伤害的行为之中。

中共高于军费的维稳费用就是这样用在毫无意义的截访行为中。如果用在化解的实事上,何至于有越来越多的上访人员,何至于有直线上升的冤假错案。

中共用自己的行为为掘墓人提供为渊驱鱼的条件。用“自掘坟墓”形容中共的愚蠢再贴切不过了。古语说得好,“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中共的末日狂奔并不能挽救灭亡的命运,像这样的对抗行为做得越多,民间埋藏的仇恨就越大,一旦形成总爆发将势如破竹无法阻挡。

吃饭说可以休矣,急功近利的鼠目寸光可能遭到报应,人在做、天在看,轮回报应远古之训不可不信。

2012-12-16 4: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