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山东六旬老人被卖做奴工 疑遭劳教所投毒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12月19日讯】山东菏泽市鄄城县法轮功学员陈安爱,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关押到山东第二劳教所,一年后被迫害致中风症状(半身不遂),病因成疑。劳教所为推卸责任,将已失语的陈安爱推给亲属。后据悉,陈安爱病情恶化,成为植物人,至今近况不详。

二零零九年初,六十岁的陈安爱被山东菏泽公安以八百元的价格如同贩卖奴隶一样卖到山东男子第二劳教所,非法关押到第七大队,陈安爱就此与相依为命的女儿失去联系。

在七大队,原七大队长罗光荣纵容恶警、帮凶们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并且嘱咐那些帮凶们在打法轮功学员时“别打出外伤来”。恶警们为了“转化”陈安爱,经常喝斥、谩骂。尽管陈安爱行走缓慢、背有点驼,以罗光荣为首的恶警强迫陈安爱去“习艺车间”参加每天十五个小时的奴役性劳动。

二零一零年春天,一天早晨用餐时,陈安爱发觉自己的右手失去知觉,手里端的装有玉米粥的铁制碗掉在地上,玉米粥撒了自己一身。正在值班的警察向七大队队长罗光荣汇报后,医务室无法确诊是什么症状,建议去山东章丘市中医院去诊断。当天章丘中医院的诊断为“老年中风前兆”,建议回家治疗,即所谓的“保外就医”。

从医院回来后,陈安爱的病情逐渐加重,右侧半身已不能动弹,罗光荣认为陈安爱是在装病,不予理睬。在其他法轮功学员及个别警察的要求之下,罗光荣才同意把陈安爱再送到章丘市中医院“急诊”,因没能查出病因,陪同前去的七大队长罗光荣勃然大怒,认为陈安爱装病,耽误了自己的休息时间和挣钱的时间,对躺在病床上陈安爱抬手就是重重的两记耳光,骂骂咧咧地命令把陈安爱拉回劳教所。

十五天过去,陈安爱的病情更加严重,已失去了语言功能,嘴里发出“啊、啊”的声音,加以左手的手势,别人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警察向罗光荣汇报后,罗光荣只关心往自己的腰包里装别人的“血汗钱”,对这个不再能为自己挣钱的人毫不在乎。

在法轮功学员们的一再要求之下,罗光荣看到陈安爱身体已不能动弹,且已失语三、四天,大小便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害怕承担责任,才同意把陈安爱第三次送往章丘中医院治疗,并且不得不每天派出两名警察去医院陪护。

山东第二劳教所及七大队罗光荣为了推卸责任,不得不给陈安爱办了“保外就医”,并匆忙将把陈安爱送回家,用连哄带骗的方式交给了陈安爱的侄子。后据悉,陈安爱病情恶化,成为植物人,至今近况不详。

山东第二劳教所以不明药物加害法轮功学员

山东省第二劳动教养管理所(简称省二所)位于章丘市官庄乡29号,自从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是山东省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黑窝。第二劳教所十个大队,其中七大队、八大队是专门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二零零八至二零零九年,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多达三百多人。

第二劳教所的恶警们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和领取“转化”奖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之类的东西)。经部分善心未泯的包夹法轮功学员的服刑人员证实: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在秘密的情况下,七大队恶警李公明、宋男、毕海涛,安排服刑人员姜国成、黄伟、丛培宽、曹仁、吴志刚、逮兴宝、那景学、梁志峰,恶警罗光荣、张勤,安排服刑人员于松良、王勇,在法轮功学员的食物中投放导致精神异常的不明药物,致使法轮功学员出现头痛、头晕、半身麻木、出鼻血、脸、脚、腿发肿等状况。恶警们企图用这种卑劣阴险的手段,从身体和精神上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

此外,那些坚定对法轮功的信仰、不写所谓“三书”的法轮功 学员,还被长期加重迫害,毒打、吊铐、不许睡觉等。恶警拒绝法轮功学员家属的正常探视,阻断通信联系,使法轮功学员与外界完全隔绝,家属甚至无法知道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身体健康状况和人身安全。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2-12-19 1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