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翔:是“民族复兴”还是“专制解体”

2012年12月23日在“中共解体研讨会”上的发言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2月25日讯】2012年12月21日的“世界末日”预言,对于我是“绝望中的希望”,我以为,它只能属于“过去时”,而没有“未来时”。“末日”预言未成真,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没有置身于末日的“最深的黑暗”之中,却是沐浴于人类新的开端的“最初的曙光”之中!

人类已经进入“人体宇宙”精神意识的时代,对东方地域的中国人来讲,“宇宙人体”意识的觉醒,就是对中华民族“天人和合”或“天人合一”的人文精神意识的天然承传;而对我个人“诗化人生”的生命追求而言,这种有别于理性化的人为“自我设限”的实证与逻辑思维的精神意识,凸显的是缘于“天然感应”、人文艺术领域的感性与直觉的“人体宇宙情绪”,其最初表现始于我1962年中国大饥荒年代的诗《独唱》和创作于整个六十年代的诗化哲思《留在星球上的札记》。在异质于“实证科学”的“人文艺术”领域,重要的是以感性、直觉为基础前提的“独立思维”或“超前思维”!

现在人类精神意识或自由文化理应已进入非“传统世俗”的“星际时代”,人为污染、人满为患的我们星球上的活在当下的人类“迁徙”与“移民”外星球已经揭开隐秘的帷幕,而在中国大陆人们的生存状况却仍然禁锢在极权主义意识形态之中,狭隘精神意识孕育一个民族的普遍“弱智”和“脑残”,其唯一产品就是“权利不公”与“贫富悬殊”,在一个特权社会人民基本的公民权利也无从保障,就我个人而言,言论、创作、出版权利终生封杀,我的人权已被这个专制社会任意剥夺和践踏已经高达54年!如果全民起来向特权者讨还欠债,它何以向每一个中国公民合法偿还?!这个专制社会的子宫怀孕不了“高智慧”、“高能量”的创造型人才,这个黑洞中唯一分娩的只能是层出不穷的“贪官”、“淫官”、“狗官”一类的畸形怪胎,其生产量远远超越于“大跃进”年代的“高产”!你闭着眼睛在人群中瞎碰,左碰右撞也难免碰上一个早已由“共产”变为“私产”的“私产党”徒!其“贪权、贪财、贪色”的“三贪业绩”遥遥领先于全世界、在不同国体中绝无仅有!!!

东西方文明正面对转型,在东西方人文背景上,中国新一代的执政者正倡导“民族复兴”。人们要问,究竟是以人文变革作铺垫的伟大中华民族文明或文化复兴,还是毛泽东开创的“共产党文化”复兴?!“五四”运动“砸烂孔家店、打倒孔老二”,毛泽东发动的“文革”,全面毁灭中华民族历史文化菁华,一个独享特权的专制政党要“复兴”什么?能“复兴”什么?!诸子百家、唐诗宋词同共产党至今崇尚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迥然异质、天海之隔,两者不可同日而语、风马牛不相及!早已抵达存活极限的暴力体制及“文化”今天究竟是需要“复兴”还是“解体”?!

任何民族真正的变革,首先以人文作铺垫,文艺复兴运动如此,法国启蒙运动如此。专制中国,你能复兴什么?!农民“革命”中“占山为王”的“毛泽东思想”?今日电子时代的中国人还要延续对毛时代以来一具一具的“政治僵尸”的尸体崇拜吗?!还要延续和复兴“文革”和“六四”式的“党文化”吗?!哈威尔早就尖锐揭示:“文学高于政治、人权高于主权”,毛泽东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禁锢至今,能产生和构筑中华民族什么样的精神品性的文学、文化和文明?!是否还要继续向全民强行灌输毛式农民“革命文化”并向全球推销和促销、换回世人公开和内在的鄙夷和耻笑?!民主台湾的马英九称:“不是文化服务政治,而是政治服务文化”,时至今日,毛的头颅还高悬天安门城楼,毛的僵尸还挺在天安门广场,其“中国特色”的专制政治、思想、文化僵尸还在21世纪人类“人体宇宙”精神时空中阴魂不散!而今日中国从言论表达到文字书写无可逃脱的仍然无处不是严格的“政治审查”?!奉劝中国新一轮执政者,若要唤回民心和得到举世认同,唯有从敢作敢为中切割、自救,从开放党禁、报禁中解体传统暴力专制,还中国人以普世认同的天赋人权和每一个中国公民理应享有的各项基本权利!早没有人相信共产主义了,它已经面临真正的举世末日。真正的民族复兴是什么?这正如最近中央台破天荒播出的《V字别动队》电影中所言:“思想是不怕子弹的!”暴力可以监禁和摧毁血肉之躯,却消灭不了人类的思想自由和自由思想!!!“艺术家用谎言说出真相,政客用谎言遮掩真相。”对于真相,艺术是“揭示”,政治是“遮掩”。一党意识形态的中国社会环境,有自由诗人、作家、艺术家存活的精神空间吗?!有有别于“体制内”和“党文化”的自由精神文化吗?!“人民不应该害怕政府,政府应该害怕人民!”活在当下的今人不再是“脑残族”了,傻乎乎地面对毛农民高呼“万寿无疆”!电子时代、互联网时代的人眼界大开,民怨沸腾中,一座座火山此起彼伏、前呼后应!众生平等,今天的中国人谁怕谁?怕贪官、还是淫官恶吏?伟大中华民族就从十四亿中国人的自由生命和生存意志中复兴!!!

今天不仅是一个互联网时代,也是一个DIY时代!你想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自己创造!自己制作,自行创造人类世界的奇迹!而不是永远受命于人,摆脱不了外在于自身的任何邪恶的力量的支配和驾控!人就是人,不依附于党妈、独立于天地,尤其是今日的80后、90后乃至95后的新新人类!!!

今日中国执政党民心丧失,网路反腐热潮汹涌,然而仅仅举报各级贪官却难免作秀,难免“新官上任三把火”,难免“说的一套、做的一套”?!无从在根本上改变社会实质。何谓社会腐败?一党专制就是最大的政治腐败!专制体制本身就是最大的腐败!就是培植社会贪腐层出不穷、累禁不止的最大的温床!反贪反腐不仅要持之以恒、言行如一,最根本的就是要触及现行社会体制本身!!!都21世纪了,当代人类,无论是一族一国一党,谁还能继续容忍谁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大权独揽、独拥特权?!反极权电影《V字别动队》中说“面具下面不但有肉体、还有思想”,“面具后面是一个人,这个人有理念,那是子弹打不穿的!”

最后,我向公众展示一幅以其身躯点燃“茉莉花革命”者穆罕默德∙布瓦吉吉肖像,这是一幅东西方、中美合作的“诗书画”作品,应亲赴战场的艺术家陈维明之邀,为支持叙利亚人民反抗独裁暴政的“土耳其画展”而创作的作品之一。画面的诗为《火炬之歌》,写于中国“文化大革命”高潮的1969年8月15日。正是这一天,在西半球的美国,由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年青人投资和发起的首届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在纽约附近的贝塞尔开幕。这个在自由的国度揭幕的音乐艺术节声势浩大,吸引了几十万嬉皮士参与。同样的日子,同样的呼唤和行使生命自由的权利,“最终成为60年代嬉皮运动象征标志之一”、“成了摇滚史上的永恒神话”!1969年8月15日,同一个日子,同一个星球上,东西方文化自由交叉!

如果说一个自焚的突尼斯小贩,燃烧的身躯是一支火炬,那么今天中国的“火炬”岂止是孤立的一支?那是一片浩大的愤怒的火海,一座座喷涌呼啸的火焰山!这其中我们看见的是全世界对“活摘器官”反人类罪行的谴责和抗议的画面,也看到为维护藏传佛教信仰和民族文化而自焚的前仆后继的西藏人民……

下面是穆罕默德∙布瓦吉吉一画的诗书内容的中英文:

穆罕默德•布瓦吉吉

焚烧的身躯点燃了茉莉花革命的火炬
啊火炬你伸出了一千只发光的手
张大了一万条发光的喉咙
喊醒大路喊醒广场
喊醒一世代所有的人们──
让人恢复人的尊严吧
让生活重新成为生活吧
啊沈沈暗夜并不使人忘记晨曦
而只是增强人对光明的渴念
火的语言呀你向世界宣布吧
人的生活必须重新安排
把真理的洪钟撞响吧
──火炬说
把科学的明灯点亮吧
──火炬说
把人的面目还给人吧
──火炬说
把暴力和极权交给死亡吧
──火炬说
把供奉神像的心中庙宇捣乱和拆毁吧
──火炬说
把金碧辉煌的时代宫殿浮雕和建筑吧
──火炬说
火焰的手拉开重重夜幕
火光主宰著整个宇宙
人类在烈火中接受洗礼
地球在烈火中重新铸造
火光中一个旧的衰老的正在解体
一个新的流血的跳出繈褓
(─摘自《火神交响诗》之一《火炬之歌》片断,1969年8月15日文革高潮写于热泪纵横中)

Mohamed Bouazizi

with his burning body, lit the torch of the Jasmine Revolution!
Oh torches, you reach out a thousand bright hands
To open the thousands of pulsating throats
Rouse up the highways, rouse up the squares
Rouse up that whole generation of people
Let man be restored to his dignity
Let life become life once again
Oh, night’s dark won’t make man be forgetful of dawn
For it rather enhances his yearning for light
Oh language of fire! You proclaim to the world that
Man’s life must be now rearranged
Ring the great bell of truth,
—–say the torches
Light the beacon of science,
—–say the torches
Restore man his self-respect,
—–say the torches
Send violence and force to perdition,
—-say the torches
Confound and destroy the idolatrous shrines in your hearts,
—-say the torches
Build a modern and radiant palace of glistening gold,
——say the torches
The hands of the fire remove night’s weighty pall
Of the whole of the cosmos the fire is Lord
Mankind is baptized in this wondrous fire
The World is transformed in this wondrous fire
In its flames the decrepit and old is destroyed
While a new world all bloody leaps forth from the womb

( The calligraphy is excerpts from Huang Xiang’s Song Of The Torches written in 1969 during China’s Cultural Revolution. Mohamed Bouazizi/穆罕默德•布瓦吉吉 by Huang Xiang and William Rock, Acrylic and Chinese ink on canvas, 36x 60”,2012)

2012年12月22日于纽约
(注:2012年12月23日在“中共解体研讨会”上的发言)

评论
2012-12-25 1: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