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伍凡评论》

伍凡:评中共向外扩张战略的趋势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12月27日讯】伍凡: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321期,今天我要讲的题目是“评中共向外扩张战略的趋势”。

全世界正处在一个大变动之中,包括政治、经济、金融、社会、人口、气候和天象都在激烈的变化,中共也处在这个大变化的过程之中,即将过去的2012年充分暴露了中共解体分化的过程。

习近平南巡要再一次高举“邓小平路线”

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接任了中共大位,12月7日习近平开始了他就任中共总书记后的第一次出巡广东,重踏了邓小平1984年和1992年南巡的老路。他的政治意图是非常明显的,是要在中共内部再一次高举“邓小平路线”,再一次企图挽救中共免于亡国亡党的结局。但是邓小平南巡之后近30年,中国和世界的局势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当年有利于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中国政治、经济、社会条件和国际环境都已经不复存在了。

习近平在政治上要追随邓小平,那势必要继续执行《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继续走官僚垄断资产阶级专政,继续盘剥和镇压中国民众,并且还要坚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经济政策。邓小平的这条路并没有得到善果而是恶果,习近平还要去做第二个邓小平,那他绝对是救不了共产党,而且还会加速共产党的灭亡。

习近平现在所遇到的难题和邓小平30年前所遇到的难题是不同的。习近平面临的问题是在中国社会和中共党内普遍的要求政治改革、平反六四、推动阳光法案、党政分家、司法独立、新闻自由、网路自由、推行《新非公36条》和阻止《国进民退》等一系列问题。至今习近平并没有针对上述问题提出改革口号,没有讲明改革目标、路线图和时间表,但是他却提出了“民族复兴”的口号。11月29号习近平在北京发表了讲话,他讲要实行“民族复兴”和中国梦。

习近平提出“民族复兴”口号 中共明显的走上法西斯道路

中共十八大通过新党纲,要高举伟大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旗帜,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为指导思想。现在加上习近平“民族复兴”口号,也就使得中共明显的走上法西斯道路,以向外扩张来转移和掩盖国内社会矛盾。就在习近平讲“民族复兴”口号的时候,藏人自焚将近100人的事件、法轮功被镇压和屠杀长达13年、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了23年,这些事件都是中华民族内部的重大事件。

“民族复兴”首先要在中华民族内部复兴,而不是向外扩张。中共继续迫害中国民众和中华民族的时候,实行一党独裁法西斯专政,中华民族是不可能复兴的。纳粹希特勒德国的彻底失败,德意志民族受灾受难就是个例子。

强国之梦 强军之梦

习近平在南巡的时候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想,是强国梦也是强军梦。一是要记牢坚决听党指挥,这是强军之梦;二是要记牢能打仗、打胜仗是强军之要;三要记牢依法治军、从严治军是强军之基。习近平正在扩军备战,急剧向外扩张中共势力。习近平正在运用“民族复兴”的口号掩盖法西斯扩张的目的。

在他南巡期间发生了两件事,第一、是朝鲜发射“光明星3号”卫星;第二、12月13号是南京大屠杀75周年纪念日,派出海监局的飞机进入钓鱼岛领空,这两件事是习近平推行“民族复兴”口号,向外扩张的步骤。但是胡锦涛和习近平都在疾呼腐败将使中共亡国亡党,如何解救中共呢?习近平计划用“民族复兴”的口号来挽救中共,为此,我们应该回顾中共前国防部长迟浩田的内部讲话。

迟浩田和胡锦涛的内部讲话都要向外扩张

在2006年2月26日,迟浩田做了个内部讲话,题目是:《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他说,从表面上看,现在的中国与当年的德国相比,历史有着相当惊人的相似之处,人们都感到生存空间严重不足,他们都高举社会主义、民族主义两面旗帜,所以自称为民族社会主义,他们都崇拜一个国家、一个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迟浩田讲,德国当年的三条经验,却是我们在完成我们历史使命、实现民族复兴时应该汲取的。这就是牢牢抓住民族的生存空间问题,牢牢抓住执政党的领导,牢牢抓住当“地球之王”这个大方向,紧紧拧住这三个问题不放。

而实际上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都是与希特勒法西斯的一些组织,类似或者相同的,并且这两个名字也取得很相近,中共是共产党,相信社会主义、马列主义,而希特勒是叫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也挂了社会主义。

迟浩田讲,无论如何,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我们宁可要整个世界、整个地球与我们党共存亡,也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现在不是有“核捆绑”理论吗?就是说核武器把整个世界的安全绑在一起,要死大家死一起。我看世界上还有另外一种捆绑,那就是我们党的命运和整世界的命运捆绑在一起,如果我们共产党完了,中国就完了,世界就完了。

迟浩田还讲,中国的复兴和西方战略利益有着根本性的矛盾,所以必然受到西方国家的全力阻挡,所以中国只有冲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围堵,中国才能发展,才能走向世界。从历史上来讲,美国没有像俄国和日本那样,侵占和为危害中国,而且在抗战时帮助中国打日本,但是它将来必然会是我们民族复兴的阻力,而且是最大的阻力。长远来讲,中美关系就是冤家路窄、你死我活的关系。

迟浩田最后讲,所以解决美国问题就是解决其他一切问题的关键。第一,这使我们有可能向那里大量殖民,甚至建立同属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另外一个中国。

上面迟浩田毫不掩饰的讲述中共的战略目标,中共正步法西斯德国的后尘。我们看看胡锦涛他是怎么说,胡锦涛他在内部秘密讲话时说:我们关起门来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全世界都由我们党领导和安排,不仅从思想、文化、经济及政治上,也要从组织上有保证,为全地球制定统一计划。只有到了这一天,我们才可以说,中华民族,世界革命人民,现在有了的,就等于永远有。

上面我引用了胡锦涛与迟浩田的两个内部讲话,可以看出中共的战略目标,中共正步法西斯德国的后尘,现在由习近平带领中共走向这条死路。

习近平要求开创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新局面

在12月13号,习近平在北京会见了美国前总统卡特,习近平讲:新形势下,中美双方要不畏艰难,勇于创新,积累正能量,努力建设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关系,开创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新局面。

最近中共向美国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中美两国完全可以共用“太平洋世纪”。从胡锦涛与迟浩田的想法突然转变到习近平的想法,是不是太突然了?在我看来,习近平是在玩弄模糊策略,掩盖他真正向外扩张的战略意图。下面我要引用两篇文章来说明这个问题。

在12月6日,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副所长、《国际问题研究》主编阮宗泽他写了篇文章,题目是“中美面临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历史机遇”: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的世界处于历史变革的关口,国际金融危机的阴影还并未消散,世界经济下行的风险仍然如“达摩克利之剑”高悬头顶。国际与地区的热点,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粮食安全、资源安全等跨国跨界的问题此起彼伏,相互交加,使今天的国际情势尤其错综复杂。新兴大国的崛起,世界财富、权力的转移,加快推进国际关系的扁平化的发展趋势,“新兴力量”逐渐成为国际舞台的主角,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看来相应的更多的国际责任也随之而来。

如何破解新兴大国和守成大国相处,一直是个历史难题,在国际关系史上,当新兴大国的实力接近和超过守成大国之际,往往是两者关系最动荡、最不稳定的时期,在这个时期两者可能都会感到来自对方的很大的压力,对对方的一举一动格外敏感,政治制度、历史发展阶段等方面的差异也会导致相互不信任。

然而世界在变,美国在变,中国在变,这种变化将如何赋予中美关系新的内涵呢?发展中美关系必须创新思维,那就是需要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妥善处理两国关系,关键是要共同探讨、建立一种崭新的大国互动模式,打破历史上大国零合竞争的恶性循环,向世界提供新的公共产品。

中美关系的未来全球瞩目,牵动世界的神经,处理得好是世界之福,反之是世界之祸。中美两国不大可能成为盟友,若走向冲突后果不堪设想,因此中方前瞻性的提出了中美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主张,相信太平洋之大足以容纳崛起的中国与美国。要求中美两国超越历史上大国武力争霸、你死我赢的零和游戏,打破大国政治的悲剧的魔咒,走出一条长期稳定、互利共赢、和平竞争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

美国高调重返亚洲和推进再平衡战略,故意渲染和放大中国崛起带来的危险,介入南海争端,加紧整合其在亚太地区的力量布署,特别是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布署和投入,这包括强化与其盟友的军事关系,如加强与菲律宾、越南及澳大利亚等国的军事合作,开辟新的军事基地,布署先进战机,扩大军事存在,举行越来越大的军事演习,出售更多的武器以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等等。

近年来中国在对话当中,积极主动的向对方提出自己的关切与诉求,如要求停止美国军队和飞机在中国近海频频侦查的行为,取消对华高科技出口的限制,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为中国企业投资美国提供公平的环境,使中国对美直接投资更加顺畅,等等。上述务实内容,使得对话含有更多的“含金量”,双方的诉求也更加的均衡。

我上面引用了阮宗泽这篇文章的一部分,他是充份表明了中共它自认为是一个“新兴的大国”和美国这个守成大国之间的矛盾,那怎么解决呢?那么要来一个和平共处但不是盟友关系,并且提出来自己单方面的要求,要求美国来满足它的这些要求。可是美国所提出来的要求中共是一概不理,美国提出人民币汇率的问题、人权问题、停止镇压和打压法轮功问题、要求释放高智晟等种种人权问题它一概不理,因为中共认为那是干涉中国内政。那么在这种状况下要单方面的让美国让步,中共是全盘通吃,这种新型的大国关系能建立吗?我看是建立不起来的。下面我引用美国专家的看法。

美国詹姆士斯顿基金会《中国简报》在9月7号由作者麦克查.尔斯写的一篇文章,他的题目是“中国寻求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今年8月解放军副总参谋长蔡英挺访问华盛顿的时候向媒体强调了与美国建立新型军事关系的重要性,蔡的讲话反应出北京正在更广泛的寻求与美国建立“新型大国关系”。北京希望新型大国关系能够避免破坏性的竞争,同时保护其最重要的利益,因应中国国力的上升带来的种种挑战。中国强调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重要性始于今年,中国快速崛起和美国相对衰弱的观感,深化了两国的互相猜疑。

美国的一些人担心,中国挑战美国的地位特别是在亚太地区;中国的一些人,则害怕美国会通过遏制和拖慢中国增长来维持自己的影响力。由于这种互相的猜疑,加上历史上常有的老牌强国和新兴国家之间的冲突,因此有理由担心美、中会卷入一种对抗性的冲突。美国欢迎中国崛起为大国,发挥其不断上升的全球利益和影响力,相应的更大作用;此外,避免悲剧性的历史对抗重演,始终是华盛顿高层讲话的一个主题。

北京正在寻求与美国发展比历史上许多大国的关系更为稳定的关系,不会轻易退化为破坏性竞争或公然对抗。重要的是,北京显然认为这种关系将促进中国推进更广泛的国内和国际利益,但是不太明确的是,中国下一任的领导层具体打算如何实现这些目标?以及在中国的国力上升之际,发展这种新型关系会有多大的胜算?

北京构想的新型美中关系存在一个最成问题的方面是,这种关系势必要求华盛顿容纳中国的利益,而基本上按照北京的条件来,明显的不是相互调整,北京认为需要改变做法了,只是美国自己相信华盛顿很难接受。尽管双方存在着诸多共同的利益,寻求新型的大国关系为推进互信的目标值得称赞,但暗示必须按照中国的方式来做,可能大大的增加实践北京提议的难度。

美国专家讲,你单方面的要求华盛顿要遵守中共的要求,这事情增加了非常大的难度去建立一个新型的大国关系。什么叫“新型大国关系”?那是中共单方面的要求,你得听我的!太平洋很大,“我们”两个都可以在一起,可是一切都按照中共北京我的要求。这不是“新型大国关系”,而是一个单方面的依靠自己的经济力量、军事力量向外国扩张,向外国讹诈。我想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上面我引用了两篇文章,基本上刻划出了中共要求“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面貌。

中共的嚣张 美国的反应

那么我们下面也来看看,中共如何向美国扩张的一些实际例子。就在前两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带了一个庞大的队伍,有外交、商务、科技、财政二十多个政府部门的官员,一个庞大的访问美国的代表团,到美国来进行贸易、经济谈判。王岐山在这次访问中他说,中共对美国审查中国企业到美国投资非常不满意,王岐山说:美国不应该审查中资企业的政治背景,他要求美国停止政审美国的中资企业。

可是英国《金融时报》12月20号发表一篇文章说,美国和一些西方国家认为,中国国营企业的高管是由中国共产党组织部任命的。中国的大型私人企业也是受到美国的政治审查,比如美国国会相关的部门认为,中国的私人企业华为通信为中国的情报部门,提供了干预美国通信网路的机会,可能会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带来威胁。而事实上华为的总裁过去是解放军军官,他是中共党员,他现在名义上是著名的大型私营企业,而实际上他里面的高级官员都是由中共中央组织部任命的。

我们再举个例子,中国三一集团总裁梁稳根,他是中共党员,参加了十八大并且参加了中共中央后补委员竞选而落选。所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今年9月份签署一个行政命令,取消中国三一集团“关联”公司在美国俄勒冈州某一个军事基地附近的风力发电厂项目,而他的原因是为了国家安全。为此,三一集团随后就起诉奥巴马,在美国要跟奥巴马打官司,这个官司还在进行当中。

你想美国有没有权利审查到美国来的这些共产党员带着资本到美国投资?美国的国会和美国的白宫和国务院认为,他们的行为会影响到美国的安全,甚至他们会盗取美国的机密。可是王岐山到了美国非常嚣张跋扈,他一个反问的口吻说,如果他们参入共产党和其他的党派你该如何核查?不要说如果了,我想美国情报部门很轻易就知道中国的大型国营企业的高官,以及私人集团的一些高官都是中共党员,这是非常清楚的。

那么在美国按照美国的移民法,来自共产党和独裁专制国家的党员或其所属机构人员不得进入美国,这一条是从二次大战结束之后就定下来了,当时针对苏俄、古巴,也针对中共,反正是共产专制国家和独裁专制国家,都禁止他们的党员进来。可是因为中美要发展政治、军事、经济、贸易、金融等等密切的关系,这条法律实行得并不严格也不太在意,甚至国家主席、总书记胡锦涛,国防部长,这次王岐山是中共政治局常委也可以到美国来。

但是你作为一个企业主管,到美国来长期居住并且是带着共产党使命到美国来经营你的经济金融活动,甚至也盗取美国的技术情报,那美国政府当然要审查你,不审查你那美国官员就失职了,就违反了他们制定的法律。所以王岐山这种口吻是非常嚣张,他说我大爷现在有钱,我在你这儿投资,你还不开大门让我进来吗?这就是一种典型的以钱财做后盾,向外扩张的一种例子。

那么我们看看美国怎么看,美国《美中经济和安全审查委员会》他们提出了2012年的最新报告,从经济贸易、国家安全利益、区域关系、知识产权和政权交替等方面,对中国过去一年中的表现提出了评估,并且向国会提出了对应的建议。这个委员会在报告里讲中国去年加紧扩张现代化军力,并试验一系列的新核武导弹系统,中国的核武资讯本身不透明,并且中国没有加入很多全球重要的核武器协议。委员会要建议国会向美国国务院查寻更多美国对华军事计划,美国应该考虑对中国国营企业在美国的投资实施更严格的审查法律。

原因之一是这些企业被指得到了中国政府的补贴,对美国企业带来不公平的竞争,美国需要建立一种机构来甄别中国国营企业的投资公司或者产品,是否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产生威胁。

因此可见,从中国共产党的长期战略目标,他们是视美国的存在是中国兴起的死对头,它一定要打破这个死对头,使得中共能够向外扩张。并且一旦在中共不能生存的时候,共产党要带领它的共产党员要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去占领他们的领土,消灭当地的人民,要重复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殖民战争。这是他们长期以来一直在做的。现在的一切无论是经济也好、军事也好,科学技术领域向美国渗透扩张,这是他们要达到战略目标的一个步骤。

解体中共 阻止中共对外扩张

所以我们看到习近平现在要带领共产党要“民族复兴”,要向外扩张,形成个中国梦,甚至要按照迟浩田的讲法,就是要把美国变成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第二个中国。你看这是对全世界、对全人类带来的是什么?不是和平而是战争,这非常可怕的,那么我们为了要阻止共产党这样一个扩张的战略目标,阻止胡锦涛要把共产主义红旗插向全世界。

那么唯一可以做的,那就是要解体中共,结束中共一党独裁专政,中华民族才能得到解放,才能在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普世价值下得到伟大的复兴和发展;否则中共要把全中国全世界捆绑在一起,要死大家一起死,这不是我们所要的。这是我今天的评论,谢谢各位收听,再见。

评论
2012-12-27 10:2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