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横河评论】

横河:CECC美国国会法轮功听证会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2年12月28日讯】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跟大家讨论一下关于在美国国会所举行的法轮功听证会,就是这个周二,12月18日的时候,在美国国会的参议院大楼里举行了一个听证会,题目叫“法轮功在中国:回顾与最新进展”,今天就跟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听证会的内容。

这时举办听证会的意义

首先,这个听证会是由CECC举行的国会听证,也是CECC所主持的第一次在国会单纯以法轮功为议题的听证,在这之前举行过一些以中国的人权迫害为议题的,其中也有法轮功的议题包括在里面,这一次是单纯以法轮功为议题。

CECC的全名是“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这是在2000年成立的,那时候中国准备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美国就有一个立法,叫做“美中关系协议”或者叫“美中关系法”,根据这个法律就建立一个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它隶属于国会和行政当局。

大家知道,在美国是三权分立,国会是立法、政府是行政当局,另外一支就是属于司法,这个委员会就隶属于三权当中的两个分支,就是国会和行政当局两个分支。它的任务就是在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以后,由这个中国委员会监控中国的人权和法治这两个问题。

现任的CECC主席是新泽西州的国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共同主席是参议员布朗。CECC每年会发布一次中国人权和法治的报告,它的内容非常广泛,从劳工权益到宗教信仰自由,从媒体自由到藏人、维吾尔人受迫害,其中每年法轮功的受迫害情况都在报告当中有详细的调查和报告。

这次举行听证会的大背景就是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有十三年多了,这个迫害还在继续进行。而刚刚经过的两个国家大选,美国是奥巴马连任,而中共方面,胡、温的10年结束了,全面交班给习、李。美国国会需要来全面回顾一下迫害法轮功的全貌,检讨过去所实行的政策,而且对未来提出建议和采取必要的行动,这些行动就包括立法等等。

所以它的题目定的是,刚才我们讲它的题目,它的重点是在中国,由于全世界修炼都是自由的,不需要美国国会去操心,让美国去操心的是人权和法治,所以只要注意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就可以了,因为只有在中国是受打压的。然后他要回顾、看一下现状,所谓的“update”,它的英文原文是update,就是说最新的发展情况怎么样、最新的进展怎么样。

这是一个专题,一共有8个证人出席作证。原计划是一个半小时,准备必要的时候延长半小时,结果延长了一个小时,共计是两个半小时。在国会上这8个证人出席作证就是属于比较大型的听证会。

两位受迫害的证人

谈一下受迫害的证人。这次的听证会有2名受迫害的证人来作证,就是他们自己受迫害的,一位是来自台湾科技公司的经理钟鼎邦。原来我们介绍过钟鼎邦的情况,他是在今年到江西去探亲的时候,被江西的国安扣押了54天。他谈到了几方面的问题,第一方面就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对台湾和海外的延伸,一方面是国安在审讯他的时候谈到了他的情况,对他在台湾一些活动的了解,可以看出中共的情报机构对台湾的渗透和对台湾的情报搜集远远超出他的想像。当然,他个人所经历到的只是反映出对台湾的法轮功学员的监控和情报的搜集。但实际上它有能力对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如此详细的情报搜集的话,对各方面应该都是这样子。这是一方面。刚才讲的是国安已经了解到的他的情况。

另一方面,国安希望从他这里得到台湾法轮功的情况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情况,希望得到的东西是很多的。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实际上台湾是和大陆完全不同的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台湾是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那么如果说管辖权的话,中华民国的宪法和法律倒曾经在大陆实施过,就是1949年以前,而大陆中共的宪法和法律却从来没有在台湾实施过。所以中共不管从宪法法律的角度,还是从中共的角度,它都没有对中华民国的公民在中国民国管辖的范围之内的台湾的所作所为有任何管辖权,它是没有的。

本来两边的法律、宪法、制度就不同,在台湾公民实践的是宗教信仰和信息自由,这种自由,每个人都能享受的自由到了大陆就变成违法的了。如果说大陆对于台湾的公民在台湾的所作所为要管的话,就像钟鼎邦的情况,那就是对台湾主权的一种侵犯,这种侵犯实际上不仅仅侵犯的是一个人的自由,也不仅是侵犯了法轮功学员的自由,而是侵犯了台湾的主权和每一个台湾人的自由。

他谈到第二个方面的问题就是关于信息自由。因为中共对他的指控是讲他可能涉嫌参与了插播,不管他有没有参与插播,他谈到信息自由是一个基本的人权,就是说当中共封锁信息在一面倒的宣传妖魔化法轮功的时候,向中国人民提供公正全面的信息就非常重要,因为人们是有权利在得到全面信息的情况下做出自己选择的。突破中共的信息封锁,在这种情况下就是一种义举,所以他说会继续做他应该做的事情。

他谈到的第三个问题就是海外营救。他根据自己的经历表示,中共会威胁他本人和威胁他的家人不要声张,就是说声张了对你没有好处,不仅没有好处还可能会判刑。但是实际上海外的大量曝光,正义人士的声援,对于他的最后释放能够回到台湾,他认为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其实这不仅仅是海外人士到国内去,到大陆去被非法抓捕人士的经验,也是很多大陆人士的经验。迫害者本身他们是无理的,他是怕曝光的,如果说大家都听他的,都害怕了,都不曝光了,实际上中共的那些官员、国保、国安会更肆无忌惮,只有在国际压力下,只有在国内的压力下,越曝光中共越害怕,而不应该是这些被迫害的人。

另外一位证人是一个前空军少校,胡志明,他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两次判刑投入监狱。他描述了中共对那些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情况,他是以亲身的经历来介绍这个情况,比如说派刑事犯去包夹、不让睡觉、毒打、洗脑等等。因为他是亲身经历的,讲述的人他自己在讲述他经历的时候很平静,但是听的人却觉得非常震撼。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汤维强教授,他是证人之一,他当时就说他自己研究法轮功这么多年,亲耳听到当事人的讲述,那个感受是完全不同的,他说他非常感动。主持听证会的主席和共同主席看来也是有同样的感觉,所以他们提问,针对的提问的最多的证人之一就是胡志明。

西方医生眼中的活摘器官

刚才谈到了有两位证人,下面谈一下西方医生眼睛当中的活摘器官。西奈山医学院徐建超教授的证词,他是从西方医生的角度来看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件事情。他说作为一个肾病医生,他有很多需要做透析的病人,就是很多已经符合器官移植的条件了,但是没有器官,所以他一直要做透析。这些病人在美国等待的时间是3到5年。

但是医生相互之间他们都了解,有一些医生的病人去了中国,在几周或是几天之内就得到了一个肾脏。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所以在美国的医生当中大家都了解。你瞒外人有的时候可以的,但是同行之间实际上是瞒不过去的,只是说人家拿不到证据,但是人家都是心知肚明,知道你这个器官来路不明的。

为什么呢?这些病人在中国动完手术以后他会回到他原来的国家,比如说美国去的病人他就会回到美国来,要继续进行抗免疫排斥的治疗,有的时候还会出现一些并发症或者是一些感染。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所碰到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是这些病人没有从中国带回完整的病例可以参考,他们对捐赠者的情况一无所知,并不知道捐赠者是什么人、年龄、性别、原来的健康状况等等,一无所知!所以这些病人回来以后,实际上就把这个负担加到了这个国家的医疗系统上面。这些器官接受者回到自己原来的国家以后就要耗费这个国家的医疗保险、政府福利和纳税人的钱,因此造成了无论是医生、医院,还有社会一个极大的负担。

所以在回答听证会主持人的提问的时候,问到西方国家应该做些什么的时候,徐建超教授就介绍了一些国家的经验,比如说以色列就立法,国会立法,就是政府的医疗保险不能给那些出国旅游移植回来的病人报销,如果说这些病人不能提供符合西方标准的器官供体、自愿捐献的那些文件,和整个一系列移植相关的文件的话,那么就不能报销。

结果,当以色列这个立法法律生效以后,出国旅游移植的病例就急剧减少了,而到中国去旅游移植的病例是百分之百全部停掉了。如果减少以后还有一些出国移植的病例,他是到那些比较正规的国家,就是所有的文件是齐全的,而且不会有问题的,就是完全符合西方标准的那些文件。

另外他还介绍了美国医学界已经采取的一些措施,包括对来自中国的移植的文章要严格审查,编辑或者是供稿者要负法律责任来提供完整的文件证明他的器官来源,而且很多地方已经开始不接受来自于中国的可能涉嫌回去以后会涉及到活摘器官的移植医生,美国有很多地方已经开始这样做了。这是美国医学界已经采取的一些措施。

对于医学界来说,我觉得它跟法律不一样,法律界它有一个问题,指控你要有一定的证据;而医学界正好反过来,你要发表你的文章,你要进行合作的话,你有义务提供这些器官来源合法的证据,就是你要提供证据,不是说让别人提供你并不合法的证据,而是你必须提供合法的证据。所以在这方面,医学界更有理由去采取一些措施。

史密斯议员特别谈到了他正在推动的一项立法,就是H.R.2121,这项立法禁止侵犯人权者进入美国,就是一旦确认这些人曾经犯了严重侵犯人权罪名的话,要禁止进入美国。这个禁令不仅包括他自己,也包括他的子女。

今天在做节目的时候有人谈到了,说这个可能对它没有办法,可能制裁作用更大。事实上我倒是认为制裁是针对一个国家制裁,这个国家制裁以后,如果经济制裁以后,一个是可行性的问题,因为现在的经济是全球一体化,这个有多大的可行性,另外一个,真正的制裁受苦的是普通老百姓,高官实际上是不会受苦的,制裁并不能够真正的打击到那些犯罪的人身上。

而禁令呢,禁止侵犯人权者的个人进入美国,就让侵犯人权这个事情落实到每一个实施者的个人身上去,也就是说这些人他要参与了迫害,他要积极推动了迫害,他自己就要承担责任,没有一个组织可以帮他承担的,不是说哪一个公安局来承担,不是这样的,而是说在这个公安局里面直接参与迫害的人,你个人承担这个责任,每一级都是这样。

这里面他就谈到了说以前曾经有过立法,就是禁止那些参与强制堕胎、强制流产的那些执行者进入美国。他一讲这个事情我就想到前不久在中国网上看到流传的一个故事,说是有一个计生办的人去办签证要到美国来,结果在签证处的时候,填表的时候说工作是“计生办”,马上就被拒签了。回来之后大家说还真的有这样的事情啊!

原来我也是猜想这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这一次才知道,听史密斯议员谈到原来是有立法的,就是说这个法律已经规定了,所以只要你是计生办的,你已经违反了这个法律,就是不能让你进入美国的。如果说H.R.2121通过以后,就会把它更广泛地运用于侵犯人权的那些罪犯。

是掩盖和难以为继而非减轻迫害

最后再谈一下迫害法轮功这个事件,随着时间的变化,过去的13年当中发生一些什么变化?这是这一次在这个听证会上谈到的一个问题。这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汤维强教授根据他的研究提出了一个观点,他发现在2002年是最后一年最高检察院对人大的报告当中提到法轮功,在2003年以后,最高检察院对人大的报告就不再提法轮功了。他又收集了各个省的人大的会议情况,发现有类似的,很多地方在2003年以后都不提了,有个别的省分可能还延续了1、2年,也就是说都停下来了,只是停下来的时间有差异。他根据这个就得出一个结论,说是迫害法轮功在中国已经不是安全力量的主要任务了。

本来按照一般的社会,就是属于公开透明的社会,这种研究方法得出这样的结论来并不为错。但是中国的今天并不是一个公开透明的社会,因此对于中国的信息的解读,和一个开放的民主国家的信息的解读是不一样的。同样的,国内也有很多人谈到好多年没有听到法轮功了,似乎在中国法轮功已经不是一个问题了。

这个该怎么样去解读?我认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中共发起的一场政治运动,而不是依法治国的一个行为,它也不是政府的行政行为,是一个党的政治运动行为,是党的政治行为。既然是党的政治行为,它本来就没有必要去向人大报告,如果说它愿意去做个样子,走走形式,那也是可有可无的,那也不是由人大来决定的,就是党决定,它要做个样子给你看,你就做个样子,人大根本就没有权力去决定这个报告对它做还是不做。

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从来就没有得到人大或者是政府的授权,我们也不能就根据这个去得出结论来说迫害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所以不能根据人大和政府有没有提到这件事情来证明这件事情存不存在。你是否向人大报告作为判断的依据,在进行对和中国有关的研究方面是行不通的。事实上,不仅对人大不需要报告,就是对中共的全国代表大会,就是党的会议是不是报告,也是可有可无的。

我们在前几次的节目里面提到, 香港的《动向》杂志十月份的文章,文章里面就谈到对法轮功的迫害,说是“胡温十年对此拿捏很到位”,讲的就是在党代会上也不公开提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了。这个文章怎么说呢:一方面在政治报告中完全回避,它的标志是2005年10月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公报。也就是说实际上是2005年10月份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开始,就是连党内的政治报告也不提了。

但是它又提到另外一句话就是,另一方面对维稳系继续的非规模性打击不闻不问。也就是说打压继续存在,丝毫没有减轻。它说的“非规模性打击”,实际上并不是说这个打击的规模小,而是说不是以全国性的运动的形式公开发动,区别只是在这里而已。也就是说,周永康所主持的政法委进行的照样是全国性的规模性打压,只是说他不再在各种报告当中体现出来了。所以说并非是打压减轻了,或者是政策调整了,而是把迫害掩盖起来了。

我们可以看到随着打压法轮功这个说法在人大和党代会报告当中的消失,中共大规模的妖魔化法轮功的宣传其实也消失了,这里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之一就是表明迫害的失败和难以为继。我曾经以央视《焦点访谈》的反法轮功节目为例分析过,就在1999年的7月份和8月份,《焦点访谈》几乎每天一集反法轮功节目;到了9月份突然减少,以后就一直保持在一个相对的低水平。

原因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当时江泽民是认为3个月就要消灭法轮功。因为历史上没有谁经得起中共几周的大批判和打压,就全都垮掉了,哪怕是国家主席也罢。所以他准备的大批判的弹药也就是2个月。2个月以后,法轮功没有倒,中共自己乱了方寸了,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有一段时间,反法轮功的宣传在央视的《焦点访谈》这个节目当中相对的低潮。

我这里只是选了央视的《焦点访谈》,其它的媒体不一定是同样的规律,因为不同的媒体有不同的性质,有不同的特点。文字媒体的批量生产比电视的批量生产要容易得多,这种规律不一定有电视节目那么明显。整个2000年央视的《焦点访谈》反法轮功节目保持一个相对低水平;到了2001年的时候,中共设计的一个“天安门自焚”伪案,各方面等于是重组了力量,又卷土重来,所以《焦点访谈》的节目在那一年又出现了一个高潮,持续一年,以后又快速递减;到2004年就基本上消失了。

这个消失和原来的消失它的意义是不一样的。这次是什么呢?就是中共如果继续原来的大批判的模式的话,那么毫无疑问会使国内的民众产生一种想法,就是中共你也有打不垮别人的时候啊!对于中共来说这就很不利,因为中共它在中国人民的心目当中建立了一种虚幻的假象,就说中共想整谁就能整垮谁。这种虚幻的假象对于中共的统治是至关重要的,不然的话,谁都不怕它了,谁都不买它的帐了,中共统治就维持不下去了,因为它不是靠选票来定的,而是靠这种高压政治来定的,来维持的。所以它不是不想批判,而是说它已经没有能力来批判。

另外一位证人也谈到了这几年出现的一些现象,就是民众起来反对迫害法轮功。这位证人是一位人权顾问,她讲述了一个故事,就是讲了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在2011年被关押在监狱里快要出狱的时候,被迫害致死以后,他的妻子、女儿向当局讨说法,结果当地把她们关进劳教所。他还有一个女儿在外面就开始征签营救她的母亲和姐姐,也去讲述她父亲被迫害致死的事情,很快的就征签到1万5千个手印。这件事情引起了当局的恐慌。

其实在过去的1、2年当中,类似的当地的乡亲用按手印的方式来支持他们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来反对政府迫害的情况,已经在很多地区发生过。“大赦国际”就这些问题,就是征签手印的事情,也发动过几次全球性的征签支持。“大赦国际”它有一种签名运动,签了名以后,把这些签名寄到中国的政府去。有几次就是关于中国民众用按手印的方式支持法轮功学员引起“大赦国际”的高度关注。这是这一次美国国会所举行的听证的那些情况和我的一些看法。好,谢谢大家。

下载收听

──转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评论
2012-12-28 11: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