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郦剑锋】一本书暴露了中共改革与反腐的目的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2年12月29日讯】据悉,新当选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曾在11月30日召开的座谈会上,当面向大家推荐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所著《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从而引发人们对该书的兴趣,该书目前已成为大陆畅销书。

作为主管反腐倡廉的最高官员,他对此书解读的着眼点肯定也是与反腐、改革等相关联。或许,可以从中看出中共新班子反腐改革的大致脉络。

这本书究竟都讲了些什么,或者说在哪些地方可能对今日中国具有借鉴意义?这是我们最感兴趣的。

虽然法国1789年大革命距今已200多年,但当时的法国与今天的中国双方所处背景、历史环境竟有不可思议的相似之处。最主要有两点。一个是,经济一定程度繁荣,处于上升发展期,统治秩序松动(与以往比),人们有一定的自由度,社会表面上一派歌舞升平。

另一个是,都涉及专制制度的命运这个大问题,专制统治面临何去何从的十字路口。是走向自由、平等、民主,还是继续专制,延续旧制度?

也就是说,社会一方面处在繁荣稳定悠闲自得之中,另一方面却又潜伏着巨大的危机。这跟今日中国极为类似。表面形势一片大好,实则危机四伏,矛盾百出,像坐在火药桶上,随时可能爆发。

再看书中的几个关键点。这个比较有意思,有点颠覆了我们通常的认知。

第一,引发革命的原因。这是书中最为精彩也最具启发意义的部分,大概也是中共最关心的地方。托克维尔别出心裁地揭示了有关革命爆发的两个看似错误的原因:

(1)革命并不一定必然发生在专制统治压榨最重、剥削最深,整个社会已成为各种矛盾焦点的恶劣情况下,相反,倒是经济的若干繁荣可能会成为革命孕育的条件,加速革命的到来。

(2)在民众感受苛政最轻的地方革命往往率先爆发。

即是说,在长期高压下,民众心理上会噤若寒蝉,时间久了忍耐和默不作声就成了习惯,或者对专制、镇压都习以为常,这样革命就不易发生。而一旦统治秩序松动,放松下来,就像弹簧一样马上可能导致井喷式报复性反弹,革命就会出人意料地发生。

第二,革命的几种类型。三种:(1)政治革命,只针对专制制度,不影响整个社会正常秩序;(2)社会革命,指把革命扩大到社会领域,进行社会改造;(3)精神文化革命,即开始改造或触及人的精神与心灵。显然,后两种革命的方式因无限扩大革命的范围,最终必然走向反面,使社会动荡、动乱从而失控。

第三,革命的利弊得失。“所谓革命,就是一句话:起初你们抛弃了我们,最后,我也就抛弃了你们”,“路易十四的中央集权已经使得法国革命不可避免”。但是,革命在冲击原有旧秩序旧制度的同时,却不一定带来新制度的美好,以及民主、自由和平等,疾风暴雨式革命的巨大破坏性、激进性,可能将整个社会冲击得七零八落一干二净。

应该承认托克维尔的先见之明。纵观历史,当时的法国大革命,后来的巴黎公社革命、俄国革命、中国革命,都没有超出托克维尔的理性分析。这几大革命看似很先进功绩多多,给人带来的却不是幸福与快乐,更非自由与民主。它们不仅没有结束旧专制,相反,却把一套最专制最独裁最腐朽的东西套在人民头上,让人民饱受新制度的极度黑暗之苦。

中共高层引荐这本书,显然也是看到了目前中共面临的巨大危机所在。但怎么解决,却是中共的死结。想改革吧,风险太大,既得利益集团、特殊群体、极左派、文革余孽等强势阻挠反对;不改吧,风险同样不低,等于不想革命不想改革,因为革命和改革已被中共贴上政治标签赋予了特殊的含义;逐渐觉醒明了真相的民众对专制、滥权、腐败、社会不公也不会答应,更不能一味忍受下去,可能因此而会起来革命。故此始终处于进退两难境地。

另一方面,即使改革,也会像以前那样,划定禁区,不会触及中共的根本制度和一党专政,十八大规定的“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正是如此。现今的反腐败虽然表面雷声大,但只会是一场新官上任的“毛毛雨”而已。反腐败亡党,这是中共跳不出去的,自然不可能真正反腐倡廉。

可见,中共的用意很明确,包括反腐、改革,目的绝不是单纯为反腐而去改革,而是为了阻止革命发生,缓和社会矛盾,以继续维护中共的旧制度和统治。因为统治了60多年,中共必然清楚中国社会发生的一切问题皆源于共产党专制制度,制度导致了各种腐败,导致了人民不满,导致了一切。共产党的本性决定了其不会改变,所以只能是在中共体制内修修补补。

现在国内有许多著名学者提出“赦免贪官”(十八大前自己承认、退赃等可以既往不咎),以换取对改革、反腐事业的支持,这种怪异论调能够堂而皇之拿上桌面,恐怕不是心血来潮不是空穴来风,足见中共对贪腐的无奈,招法已经不多。

当然,对于人民起来革命,靠革命起家,掌控中国社会多年并崇尚斗争哲学,奉战天斗地为乐的中共倒不见得多么害怕,最起码政权枪杆子等操自我手。钓鱼岛日本人挑战,中共害怕吗?正求之不得。中共一手挑起法轮功事件,诬陷法轮功参与政治,到处寻找把柄,可法轮功奉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以大善大忍之心展现修炼人的高境界并持续不断讲真相,这才是中共害怕的。谁都害怕失去人心,一旦人民对执政者不再信任,恐怕共产党的末日就会来临。这才是中共最感恐惧的。对腐败也是,中共并不怕腐败,腐败还可以凝结党心,把大家拴在一条船上共患难,怕的是腐败把人心弄没了,怕的是人民了解真相,了解中共的本质面目。

不过,人民反抗中共暴政也不见得要像攻占巴士底狱那样来一次实际革命行动。既然“天灭中共”是历史的大趋势,中共怎么反腐,怎么改革也是徒劳的挣扎,欠账作恶总得偿还,不可能让你通过改革和反腐来抵罪吧?杀人犯可能也孝敬过父母,也做过好事,但依然得以杀人治罪。眼下,面临内外交困的危机,中国人对它的嘲讽与彻底不信任,实际上就等于宣布了中共的死刑。人民都觉醒了,不用具体的革命,它也要倒台吧。

最后,我们还是以托克维尔的话作结束语:“对于一个坏政府来说,最危险的时刻通常就是它开始改革的时刻”!坏总得有坏的成本,坏的结局,坏的报应。

评论
2012-12-30 2:0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