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1)

作者:翔龙 南云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主要人物:

程玉明:四十多岁,从昔日惯犯,成为一名的法轮功学员

程嫂:程玉明妻子

罗刚:某大型酒店总经理,法轮功学员

吕颊善:公安政保科科长,罗刚昔日战友

刘小邙:吕颊善手下

(一)

字幕:2006年 洛杉矶

1、罗刚家 内 夜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他的妻子端来一杯茶。

妻子:罗刚,还没有玉明的消息?

罗刚:是啊,我已经打听了所有国内的朋友。

妻子:99年那会儿,我们只知道他被关进看守所。

罗刚:后来就没有消息了,7年了,他在哪儿呢?(一声叹息)

妻子:(突然想起什么)你等一下。

妻子拿来一张报纸。罗刚接过来。报纸上写着:大纪元时报、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罪恶……

罗刚静默的看,拿着报纸的手在颤抖,渐渐握紧的左拳一下砸在书桌上,杯子里的水溅出来,溅落在稿纸上,“程玉明”三个字模糊了,又一阵风吹来,所有的纸都在跳动。

字幕:1998年 北京

2、北方某监狱 外 日 冬

高墙电网的建筑,严厉阴森。大铁门缓缓打开,旁边标示牌:×××监狱。一个剃着光头,略显驼背的中年男人走出来,背着深色破旧的包裹,他的面色惨淡,形容颓废,满脸胡子茬。

他仰起头,迎着太阳眯起眼睛,耳边回响着狱警刚才的话。

画外:(傲慢略带嘶哑的声音)程玉明,这可是六进宫出去了,你就是个改造不好的社会渣滓。我敢肯定,用不了多久你只定还得回来。

他的脸上略过一丝无奈与茫然,迈着沉重的脚步,头也不回地走了。

3、程玉明家 内 傍晚 冬

一个大杂院,这原本是一个宽大的四合院,不知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由于主人需要,便在空地上盖上房子解决住房不够的需求,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留一条走道外,空闲的地方都盖满了房子,现在的大杂院早已看不出原来四合院时的规模和样式了。程玉明家就在进了大门后的第二排房的最外手的两间房。

旁边门口的炉子上煮着中药,升腾着片片白烟。程玉明出现在家门口。

门被推开,环顾四周,看见床上躺着的气息微弱、头发凌乱的女人,那女人听见有人进来,挣扎着欠身,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惊喜的微笑,笑容里还带着抹不去的苦涩。程玉明扑上来扶住她,两人无言,女人眼角落下两行清泪。

程嫂:安下心,好好找一个工作,咱不嫌钱少,只要能踏踏实地过个日子就行。

程玉明:他娘的,我痛恨这个社会,要是每次出来能有一个合适的工作,谁愿意进监狱,那不是人待的地方!

4、大街 外 日

程玉明边走边张望路旁的门市。走进去一家,马上又被里面的人推出来。

他碰到一个扫马路的人,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他接过扫帚扫起来。

5、程玉明家 内 傍晚

程玉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屋里,拉开灯,灯色昏黄。他一头栽倒在床上,休息了片刻,起身去外面的炉子上端药,递给程嫂。

程玉明:这些年在这狗日的监狱里面把身体都待完了,刚干了半天,这身子骨跟散了架子一样了。

程嫂:不行咱借点钱,去批发市场囤点菜回来卖。

程玉明一听这话,脸色由阴转晴。

6、程玉明家 内 日

过了几天的中午,程玉明突然闯进屋,喘着粗气,直奔柜子,快速拉开柜门,取出一把菜刀。

程嫂:(依旧是躺在床上的,声音微弱但急切)玉明,你这是怎么了?

程玉明:(瞪着急红了的双眼)这帮狗日的!把咱的东西都拉进办事处了!

程嫂:(疑惑地)为什么呀?

程玉明:(气喘吁吁)进到菜市场里去要先交五块钱的税,我这还没挣钱那,就把摊位摆在了市场的外面,谁知道,那个地方原来是办事处张主任家里一个亲戚的地盘。这倒好,我还没卖出两份哪,就来了一帮子人,连拉带扯地把我借的三轮车、称和屯回来的菜都给拉进了办事处。

程嫂:(叹了口气)玉明,千万别这样,咱们底子本来就潮,就是没事他们都能给编出点事来整人。

程玉明的耳边又响起了狱警的话:我敢肯定,用不了多久你只定还得回来!

程玉明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蹲在地上。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

    “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 一对年轻的亚洲人夫妇和一位年纪稍大的妇人照顾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海兰羡慕的看着这幸福的一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