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3)

作者:翔龙 南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三)

10、华都酒店 外 日

程玉明怀惴着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路人:你没长眼啊?

程玉明抬腿踹了对方一脚:你他妈骂谁?认识老子吗?你说谁没长眼?

11、华都酒店 内 日

罗刚回到自己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前,望着自己对面墙上一个大大的“忍”字,回想起自己十几年前的一幕:

12、某部队警通连连长办公室 内 日

罗刚和吕颊善,比现在年轻,着部队军装,坐着谈话,桌上两杯茶。

罗刚:(努力压制着即将喷发的情绪)偷盗这件事能反映出一个人的品质问题,如果让他一个人把咱们整个连队的风气给带坏了,那时候可就什么都晚了,让他提前复员吧。

吕颊善: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上纲上线!

罗刚:我知道这刘小邙是你们家街坊,所以你袒护他我就一直没说什么,上次他利用外出时间在影院拍婆子和人家男朋友打架的事压下来就压下来了,反正也没出太大的事。(呷了一口茶)最近几次连队里丢东西都是刘小邙来以后发生的,这次……

吕颊善:(插话)我没有征求你连长的意见,就让文书写了一个假情况报上去了,是有点不合适。但,事后我不是让刘小邙找你去承认错误了吗?

罗刚:这哪是承认错误去的?提了一大堆东西,进门后也不说自己的问题,就说是来看我的。我用他看我呀,啊?让我把东西全给他扔出去了。

吕颊善: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罗刚:没有!

13、程玉明家 内 夜/日

程嫂:怎么这么高兴啊,有啥喜事了?

程玉明:(高兴地手舞足蹈)让你说着了,我今天遇到贵人了!

程嫂看着程玉明,满面疑云。

程玉明:(得意地)今天我碰上一个宾馆总经理,介绍我去做停车场的管理员哪!

程嫂:真的?

程玉明非常认真地:那还有假,不过他说我现在还是一身的流氓习气,不够资格,给我拿来了几本书,让我快点看完了,明白了以后让我去宾馆找他。

程嫂(惊喜):啥好书,能让你改掉流氓习气,那我就陪你一起看。

程玉明兴奋地:那太好了。

白天,程玉明坐在妻子床边,给她念书,这本书是《转法轮》。

晚上,妻子睡看了,程玉明还抱着书,边看边时不时地抹把眼泪。

他睡着了,胸口紧紧抱着那本书,像怕丢失了宝物似的。

14、街上 外 日

程玉明在街上走着,人精神了,脸上一扫往日颓废,洋溢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他不小心撞了一个路人。

路人:哎你没长眼哪!

程玉明火气往上窜,刚想横眉立眼的回骂过去,立刻压下来了,他使劲咽了口吐沫,笑着赔礼:对不起,对不起,真是不小心。

路人:切~

程玉明:您慢走。

15、华都大酒店餐厅包房 内 日

这是一间四十多平米的大房间,装饰豪华,中间的大型圆桌,能坐20个人,桌上摆着一簇鲜花。圆桌一侧是电视、音响,另两侧是两排皮沙发。包房内还有两个隔间,一间是配菜、沏茶的操作间,直接连着外面走廊;离操作间不远处是卫生间。

罗刚领着吕颊善等人进入包房,把他安排在主座位置,自己则陪坐在一侧。

罗刚:我记得老吕爱喝郎酒,今天就喝郎酒好不好?

吕颊善:好,就是郎酒!

罗刚给吕颊善等人各倒了一大杯:今天下行我还有一个重要会议,只能喝点饮料陪你们了。

吕颊善:那不行,你这个大酒鬼不喝酒怎么行?

罗刚:不行,真不能喝了,以前天天大酒大肉的,都晚期肝硬化了,我这条命啊,可是上天赐的。

吕颊善:可不像有病的啊,你还是那么年轻,比十年前的气色还好啦

罗刚:来,吃菜,咱慢慢聊。

16、华都大酒店餐厅包房内 日

几番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之后,吕颊善已面色潮红,喝高了,话也多起来。

吕颊善:官差有个屁用,哪像你这样当大老板的吃香,整日里香车美女,啊,多美。

罗刚:我这是给人打工的,国营的买卖。再说我的人品你们还不知道,没那么多花花肠子的事。

吕颊善:我们为了提高待遇也是动了不脑筋啊。

罗钢:那你们也不能把自己的破案率说成是百分之八、九十啊,后来人家查了一下,美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社会治安最好的时候,破案率好像也没超过百分之五十。

吕颊善:那都是领导脑子里想出来。(嘿嘿一乐)我们公安一科原来最吃香,三反五反、镇压反革命啊,镇压一贯道啊,那是我们的正差。

罗刚:前段时间,北京这儿,一直嚷嚷着要把你们给撤编,归到安全局去,那不挺好的吗?

吕颊善:好个屁,你知道安全局新组建时,去的都是什么人吗?都是我们这里不要的!我们去了那不就成后娘养的了?想要保住我们这只力量,就得证明现在社会还是有很多不安全的政治因素。

罗刚:没发现不安全政治因素的迹象啊,你这一向老谋深算的,又想什么辙呢?

吕颊善:我原来就说,你老罗真没政治头脑。我可是发现了一个重大线索!

罗刚:啥?

吕颊善:法轮功!

罗刚心头一惊,愣住了。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着。
  •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

    “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 一对年轻的亚洲人夫妇和一位年纪稍大的妇人照顾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海兰羡慕的看着这幸福的一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