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4)

作者:翔龙 南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四)

17、程玉明家 内 夜

程玉明捧着《转法轮》念,虽然念得不那么流利,但态度非常认真。程嫂坐着听,她的病好像已经痊愈了,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儿子正在写作业,却停下来,侧着耳朵听,点默默地点点头,好像他也听懂了似的。

18、公安局一科 内 下午

吕颊善下班,走出空荡荡的办公室,心里满是不高兴,路过另一间办公室时,他在墙外,听到屋里你一言我一语的。

小刘:副科长,改天你去我家教教我妈,她身体不好

副科长:没问题,可有一点得说清啊,法轮功不是专门给人治病的,是修炼,按“真、善、忍”修心向善,才能袪病的。

小马:知道知道,不管是修炼还是治病,反正我媳妇的病炼功炼好了。

吕颊善在外面听得真切,气就不打一处来,转身回了办公室,拿起电话播了号。

吕颊善:刘小邙,你来一下。

刘小邙屁颠屁颠地进来:头儿,您这屋清静得跟庙似的!

“啦!”吕颊善气愤的一拍桌子:把咱科那三十多间做情报点的房子,全变成家属房,明天分房,凡跟着我的,就给他一套,跟着副科的,不给。

刘小邙:嘿嘿,您这招高,看他们是要房子,还是要法轮功。

吕颊善勾勾手,刘小邙耳朵凑上来,吕颊善与他耳语一翻。

19、华都大酒店 内 日

上午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明媚了整间办公室,一株巨大的富贵竹绿油油的,生机盎然地站立在办公桌旁。罗刚在聚精会神地看书。电话铃响起,传来前台服务员的声音。

画外音:罗总,有一位叫程玉明的先生找您。

罗刚:请他进来。(轻轻地合上书,书皮上三个大字《转法轮》)

程玉明:罗总好。

罗刚:老程,最近怎么样?

罗刚迎着程玉明,请他坐在沙发上,拿了个一次性杯子,沏了茶递上。

程玉明:多谢罗总,最近感觉特别好啊。

罗刚:你这脸色比上回好多了。

程玉明:什么病都好了,咱一个大老爷们的,所以上回没好意思跟你说,原来我有很严重的肾病、心脏也不太好,做梦也没想到啊,竟然通过这么短时间的炼功就给炼好了,是你把我们一家领上了一条真正的修炼之路啊,我再也不像以前活得那么糊涂了,现在觉得修炼着活特别有意义。

罗刚:其实我也一样,以前得了肝硬化,301医院、协和医院、佑安医院都看了,都是一样的结果,每天晚上睡不着觉时,总是幻想着自己会在什么情况下死去。我还特别想去一趟西藏,无牵无挂地,在别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把生命结束在那个还算是干净的地方。(眼睛湿润了,为了掩饰情绪,他喝了口茶)

程玉明仔细地听。

罗刚:后来呀,我父亲的战友带来一个消息,说301医院的院长也得过肝硬化,炼法轮炼好了,这下我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赶紧找法轮功,这不,我又回到工作岗位,成了一个乐观向上的健康人,再也不是那个整天想着死的病人了。

程玉明:是啊,法轮功太神奇了,不仅我和老婆的病好了,而且心里头也没有原来那种被人歧视的阴影了,人也精神起来了。

罗刚:那就好好炼,有时间咱们一起多交流交流。今天到我这儿来,不光是为说这些事吧。(笑)

程玉明掏出一个信封(信封角上有一个圆形墨迹),推给罗刚。

程玉明:带来这一千块钱给你,不是你的帮助我哪能有今天。

罗刚:什么谢不谢的,都是同修,这钱你先留着,看到时候能不能用在弘扬大法上。

程玉明:师父可说过,辅导站不能存钱存物。

罗刚:师父说的是辅导站,咱们这是咱俩个人之间的事,纯属个人行为。

20、临街公园 外 清晨

临街公园一片开阔地上,四、五十位法轮功学员在炼功,有的看起来是退休老人,有的像是干部,有的像工人,有的是学生,还有几岁的小朋友,也跟着父母一起炼。随着炼功音乐的停止,他们纷纷离开,静静的,偶尔有人互相寒暄几句,脸上都带着纯净的笑容。

程玉明:罗总,你可是少见啊。

罗刚:这两天,我把法会交流稿给你修改完了,正好今天有时间,顺便把稿子给你。

程玉明:罗总,我这稿子行吗?

罗刚:除了有些文字写的不太通顺外,内容写得很好,实在,只是你这个题目太笼统了,我建议你换成《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

程玉明:好,就听你的。罗总,还有个想法想问问你。

罗刚:什么想法?

程玉明:我不想看停车场了,专门来修炼大法。

罗刚:这可不行,师父说了,我们修炼要符合常人的生活状态,你不工作怎么生活,又如何修炼,这不又和你以前一样了吗?

程玉明:我不是什么都不干了,我已经攒了一些钱,另外再借点,就在家附近开个小书店,一方面能解决温饱问题,另一方面能帮新来的学员解决请大法书难的问题。

罗刚:(思索中)原来是这样。好,我可以帮你投点资,先把书店开起来再说。还有个事提醒你。
程玉明:啥事?

罗刚:我有个战友在公安局的政保,我发现他们可是要对咱们这功整事。

程玉明:好,我回头和辅导员说一声,其实我们是身正不怕影子斜,啥也不怕他。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程玉明怀惴着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着。
  •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

    “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 一对年轻的亚洲人夫妇和一位年纪稍大的妇人照顾着一个5岁左右的男孩﹐海兰羡慕的看着这幸福的一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