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5)

作者:翔龙 南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五)

21、百货公司广场 外 清晨

天濛濛亮,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晨炼完,纷纷离开了。程玉明忙着收拾答录机和法轮功条幅。

刘小邙从人群中走出来:程哥,你也在这儿炼功啊?

程玉明:呦,这不是肖三爪吗!

刘小邙:程哥你可别这么寒碜我了,我都这么大人了,你叫我刘小邙行吗?

程玉明:嗨,小子,听说你去了公安局?就你那小样,刚进看守所的时候我还是号长呢,哎,劳教了二年又去部队当兵,神通广大呀!

刘小邙:通过关系呗,嘿嘿,我家邻居正好在部队当副连长,帮我弄了一个假政审外调函,这就当兵了。复员的时候我还是三等功呢。

程玉明:偷东西也能立三等功,要么怎么叫你三只爪呢。

刘小邙(假装可怜样):是,是,我听说这功挺好,也来看看。

程玉明:这功太好了,看了《转法轮》以后,我才知道怎么做人,以前那四十年都白活了。你看,前些天我还在公园那个炼功点,学功的人数增长太快,公园眼瞅着装不下了,我就建议搬这儿来一部分人。

两人边走边聊。

刘小邙:程哥,我也想炼,你们这儿谁是领导啊?

程玉明:修炼,没领导。

刘小邙:怎么可能没领导,那谁组织的这么一大群人说来就来了?

程玉明:我们这里真的没领导、也没组织,就是谁愿意来炼谁就来,不愿意炼了就走。你要非说有领导那就是我们这的辅导员吧,新学员都是他教会的。

刘小邙:辅导员是干什么的,什么职务?

程玉明:这辅导员也不是什么职务,就是他比别人都学功早,有热心义务教教别人。

刘小邙:那想学功的话得交多少钱?

程玉明:不收钱、不收物,想学就学。

刘小邙:那我也想要学,你能教我吗?

程玉明:那没问题,现在教就行。

刘小邙:我看你拿这个答录机,你就是这里的辅导员吧。

程玉明:不是,我每天没什么急事,所以就帮着辅导员干点事,就是每天早起带着答录机和炼功带过来。大家炼完了,我再拿回去。

刘小邙:咱们这有多少人炼功?

程玉明:七、八十人吧。

刘小邙:都认识吗?

程玉明:有些经常来的,算是认识。有的还叫不上名呢。

刘小邙:那好,我明天五点之前来。

程玉明:你在炼功前最好先看看书或先听听讲法录音。

刘小邙:好。

程玉明:那你跟我去书店。

22、程玉明的书店 内/外 日

百货大楼后面不远处,是一处独立的平房,三间相通,像个临时建筑,并不正规。远远地能看到房子上方正中位置有一个红字的牌子,上写着“新生书店”。

刘小邙:我知道这儿,原来是居委会临时办公室,因为没暖气冬天太冷,这就当成他们仓库了。

程玉明:前段时我租下来了,便宜呀,简单刷刷,又买了些旧家俱,改成书桌还能用。

两人走进屋里,屋内宽敞、简洁,几组大书架靠墙而立,还有几个写字台。屋子中间支了一个烧媒球的炉子,炉子上坐着的铝壶喷出水汽,一位身材不高但稍显壮实的妇女正在拢火,听门响,转过身笑着招呼客人。她梳着短发,黝黑的脸颊泛着红光,一副吃苦耐劳的模样,与之前病床上躺着的,判若两人。

程玉明:这位是你嫂子。

刘小邙:程嫂。

程嫂:呦,来客人了,我给你们沏茶去。(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大茶杯倒上点花茶,用炉子上刚刚烧好的水给沏上。)

刘小邙四处转着,走到一个最好的柜子前面。

刘小邙:程哥,还专有一柜子是法轮功的书啊,每样给我来一本吧!开个发票。

程玉明:开发票?给公家买?

刘小邙:呵,不是,不是,我自己买,开个发票回家给媳妇报账。

程玉明给他各拿了一本书,算钱,刘小邙四处张望着,漫不经心地。

刘小邙:卖这些书,发财了吧。

程玉明:我不挣这个钱,就是给大伙提供个方便,多少钱进,多少钱卖。(他拿起一本书,书后价显示12元,他在发票上记了9元)

刘小邙抱着书走了。程玉明也骑车向另一方向走。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程玉明捧着《转法轮》念,虽然念得不那么流利,但态度非常认真。程嫂坐着听,她的病好像已经痊愈了,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儿子正在写作业,却停下来,侧着耳朵听,点默默地点点头,好像他也听懂了似的。
  • 程玉明怀惴着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着。
  •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

    “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