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6)

翔龙 南云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六)

23、公路 外 日

程玉明骑过一个红绿灯,绿灯变成黄灯时,一辆黑色奥迪轿加速通过路口,对面另一辆车掉头,为了躲车,奥迪突然转向,失控似的往人行道上撞来,只听一声刺耳的急刹车声,程玉明连人带自行车被结结实实的撞飞了。自行车被撞得严重变形,程玉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人都看傻了,好像那一刻没有了思维。

奥迪轿车后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色刹车线,驾驶位置上坐的人是吕颊善,他愣了,嘴张得老大,双手在发抖。

程玉明嘴里呢喃着:师父救我,我没事,我没事。

他渐渐恢复了意识,睁开眼睛,视野从黑暗、模糊、清晰,他看见一圈人头围着,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坐起来。

路人甲:快别动,叫救护车上医院吧。

程玉明站起来了,抻抻胳膊,踢了踢腿,全身上下哪儿也没流血。

路人乙:(吃惊的口气)撞这么重愣没事,真神了,难道是铁打的?

吕颊善看见人没事,这才从车上下来,他看见轿车前脸已经变形,又看了看撞坏的自行车。

吕颊善:没长眼,怎么骑个自行车都不看路,瞧把我这车给撞的,让我回去怎么交待?!

程玉明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路人甲:这人怎么说话哪,到底是谁没长眼,是你撞了人家知不知道,啊?

路人乙:对,他是哪个单位的,不行找他领导去。

程玉明:算了算了,我人也没撞坏,就放了他吧。

路人甲:你这人也太老实了,被人欺负了,还替他说话。

程玉明: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处处做个好人,不跟别人计较什么。

24、公安一科办公室 内 日

吕颊善稍显狼狈的走进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抹了抹头上渗出的汗珠,依旧喘着粗气。

沙发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套名贵的茶具:棕色森质洗茶盘、电热水壶、高档紫砂茶具。硕大的老板桌对面,一个很大的水族箱,漂亮的珊瑚衬着几只黄色、蓝色的海鱼,海星伏在箱底。

刘小邙手提一个袋子推门进来。

刘小邙:大哥,看看这回的烟怎么样?

吕颊善接过袋子看了一下: 小熊猫,才四条啊。

刘小邙:大哥,找着这小熊猫可费老劲了,这种烟曾经是邓小平的专供烟,很不好搞的。

吕颊善:明天再多提点特情费出来,弄几瓶茅台一块儿给市局刘处长送过去。对了,刚刚我把车给撞了,明一早你安排个人去修修。

刘小邙:修车没问题,不过您没伤着吧?

吕颊善:没事。对了,明天找内勤给补写一个材料,就说这炼法轮功的人没事制造事端,酒后上路乱骑车撞坏国家财产。

刘小邙:明白,就写出“炼功的给人治病治出人命”一样的效果来?

吕颊善:好小子,悟性挺高。没白培养你,一点就透。

吕颊善拿出一盒烟,抽出两支,递给刘小邙一支。刘小邙马上掏出打火机,先给吕颊善点上,然后自己也抽了起来。

刘小邙:我在百货前的炼功点上,看见了一个老熟人,你知道,我上高中时被拘留了一回,我在看守所那个筒号里的牢头也在那炼功。

吕颊善:这样的人也去炼功?那你能不能争取一下,做咱们的内线。

刘小邙:我跟他聊了一下,估计够呛,现在他很积极,自己还开了一个书店,专门卖法轮功的书。

吕颊善(眼珠一转):既然不能被用,就要让他被利用。让内勤再写份报告,说法轮功有意招揽曾经被判刑人员,很可能有大阴谋。

刘小邙:好了,我这就去办。

吕颊善:你把寇里的人全都做个分工,让他们全部都去各个炼功点,渗透进去。住家就近的炼功点就行,不用太远,每天晚上8点回寇里汇报情况。

刘小邙:好,我把咱们全区炼功点的分布情况先整出来,然后你来定人。

吕颊善:不用,你定就行了。情况掌握的越细越好,到年底我给你报一个二等功。

25、百货公司广场 日 清晨

悠扬的炼功音乐,一群修炼人在打坐,微闭着双目,表情祥和,一派静谧安然。打坐的人群中有一个人,腿翘得老高,散盘着,脑袋也时不时的东张西望,显得格外显眼。近了才看清他是刘小邙。

来了两个环卫工人打扮的人,把广场扫得尘土飞扬,几乎钻到炼功人群里扫,惊扰了许多炼功人,大家看看这两个“环卫”,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有的炼功人起身挪挪地方,又继续炼,也有的炼功人干脆拿着坐垫,三三两两地回家了。这些炼功人只感到奇怪,却没人怒目而视。

26、临街公园 外 清晨

临街公园里,有另一群炼功人,同样也是静谧地打坐。来了两三个像是园林局的人,开始浇灌草地,水流到了炼功人的坐垫下面,许多炼功人起身,离开了绿地。

27、百货公司广场 日 清晨

程玉明看见这一切,脑子里回想想罗刚的话。

罗刚:我有个战友在公安局的政保,我发现他们可是要对咱们这功整事,所以提醒你们在各方面都注意些,别让他们给钻了空子。

刘小邙变得尤其活跃,跟这个人说两句,跟那个人说两句的,然后又跑到程玉明那儿,帮他摘条幅。

炼功人悄无声息的散去,环卫工人也走了,程玉明像个清洁工似的,手拿着扫帚,他把那两环卫弄得一片狼藉的广场扫干净,准备回书店。

对面来了一个吃着煎饼的孩子,随手扔了一个塑胶袋,程玉明捡起来扔到不远处的垃极筒里。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天濛濛亮,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晨炼完,纷纷离开了。程玉明忙着收拾答录机和法轮功条幅。
  • 程玉明捧着《转法轮》念,虽然念得不那么流利,但态度非常认真。程嫂坐着听,她的病好像已经痊愈了,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儿子正在写作业,却停下来,侧着耳朵听,点默默地点点头,好像他也听懂了似的。
  • 程玉明怀惴着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着。
  •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 响起《吉祥话》的歌声:

    “当心灵孤寂,记住大法好。当遇到困难,记住大法好。当乌云密布,记住大法好。当风暴来临,记住大法好……如果你听到他,心中阳光照。如果你走进他,百般烦恼消。如果你相信他,天天都微笑。如果你融于他,神圣自逍遥……记住大法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