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剧本:新生(7)

作者:翔龙 南云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七)

28、公安一科办公室 日 内

刘小邙给汇报工作。

吕颊善:有动静吗?

刘小邙:他们就是挪挪地方,跟没事一样。

吕颊善:这事上面已经给定性了,让咱必须给整出个突破口来。

刘小邙:他们虽然不在乎自己的利益,可是他们很在乎功的名誉。

吕颊善:我向上面汇报一下,看能不能找一个专家或权威人物写篇文章刺激他们一下。到那时候,只要能抓点人就好办了。这样就能把文章做大。

刘小邙:哦,对了,资料统计出来了,咱们区里有大小炼功点130个,每个炼功点都有专门的负责人,全区共有炼功人员8千多人。

吕颊善:咱们区就这么多人?

刘小邙:这还是经常去炼功的,咱们的人偷偷统计出来的。还有一些不常去的,就没法统计了。

吕颊善:资料点有多少?

刘小邙:大小书店里,卖炼功书的有十几家。

吕颊善:多么危险的数字,光咱们一个小小的区就这么多人,全国该有多少人?咱们这个材料一报上去,嘿嘿,今年的一等功就是我的了。

字幕:1999年4月25日,天安门广场发生了万人大上访事件,起因是天津的科痞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出版社出版的《青少年科技博览》发表文章,污蔑、栽赃法轮功。当地法轮功学员主动去教育学院澄清事实,遭到天津公安的抓捕,当法轮功学员请求放人时,天津公安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这次上访被国际社会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却被中共江泽民集团歪曲成“围攻中南海”。

1999年7月20日,中共发动了对这个善良修炼群体的全面迫害。

29、新生书店 内 1999年7月19日夜

书店比新开张的时候更整洁了,分隔了三个区,每个区各挂一个标示牌,分别是“法轮功学习资料”、“普通书刊”、“阅读区”。阅读区有桌椅板凳,几个放学的学生在那里聚精会神的看书。

程玉明充满留恋地看着书店,等到看书的人都走了,他把法轮功的书籍拿下来规整地装进箱子。程嫂不知从哪弄来一个小推车,夫妇两人趁着夜色把书推回家了。

30、程玉明家 内 清晨

程玉明神色凝重,出门前望了一眼程嫂。

程玉明:不管我回来不回来,你一定要坚持修炼法轮功,你一定要记住是师父和法轮功给了咱们第二次的生命,我们不能做一点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情,明白吗?

程嫂:放心吧,我等着你回来。

31、新生书店 内 日

“法轮功学习资料”的标示牌已经不见了,程嫂从普通书籍区里抱了一摞又一摞重新摆在这个区里。听见脚步声,程嫂回头,。刘小邙进来。刘小邙的视线停留在原法轮功书籍的区域里,发现了某些变化。

刘小邙:程嫂,忙着哪,程哥不在吗?

程嫂:小刘啊,你还不知道吧,同修们都去上访了,程哥一早就走了,现在还没回来。

刘小邙:大法书都搬哪儿去了?可得保护好啊。我听说已经有人被抄家了。

程嫂:你放心,我们都安置好了。

书店门口有两个人路过。

路人甲:太壮观了,那么多人呢!

路人乙:这功怎么了,一夜之间就不让炼了,人家去上访也是合法呀,都被抓上大轿车带走了。

路人甲:是啊,十几辆车来回的运啊,体育场都装满了。

程嫂跑到门口,想招呼那两个人,想抬手,又停住,向远处张望着。

32、公安一科办公室 内 傍晚

夏夜的天空被晚霞染红了大半边,鲜红得像渗出的血,空气依然燥热。办公室里打着凉风,吕颊善惬意地品着茶,欣赏着水族箱里的鱼。

罗刚被刘小邙押进来。

吕颊善:(假装热情地)啊呀,罗刚,这是怎么回事,四星级宾馆的老总怎么也炼上法轮功了?(对刘小邙)忙你的去吧!

罗刚:(不卑不亢)是啊,为什么被抓起来,我还想问问你哪。

吕颊善赶忙招呼罗刚坐下。

罗刚不客气地坐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壶,给自己倒了了一杯喝了。

吕颊善:(连忙又给倒了一杯)渴坏了吧,多喝点。在体育馆里听到广播了吧,国家已经明确说了,这法轮功是邪教,要求所有党、团员以及国家公职人员都不许再练了,你就别再练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罗刚:什么叫识时务啊,难道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做一个高标准要求自己的好人是不识时务吗?

吕颊善:我这是为你好,你现在应该是副局级了吧,比我还高两级那。跟你实说吧,我们内部开会时有要求,一切冥顽不化的顽固分子都要严肃处理。什么叫严肃处理,就是该开除的开除,该免职的免职。你炼法轮功能当饭吃啊?你得为自己的前途想想。

罗刚:工作是我为社会做贡献的管道和手段,职务是我努力工作的结果。难道炼功健身就要被剥夺其为社会做贡献的机会吗?

(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奥迪轿车后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的黑色刹车线,驾驶位置上坐的人是吕颊善,他愣了,嘴张得老大,双手在发抖。
  • 天濛濛亮,炼功点的法轮功学员已经晨炼完,纷纷离开了。程玉明忙着收拾答录机和法轮功条幅。
  • 程玉明捧着《转法轮》念,虽然念得不那么流利,但态度非常认真。程嫂坐着听,她的病好像已经痊愈了,脸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儿子正在写作业,却停下来,侧着耳朵听,点默默地点点头,好像他也听懂了似的。
  • 程玉明怀惴着钱和罗刚给的东西,低着头,加快脚步往家走,撕破的裤子在风里一飘一飘。一不小心撞一个路人。
  •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程玉明坐在后坐上,摸了摸浅色座椅和豪华的装饰,眼里流露出羡幕的神色,随即变得紧张,两只手交叉的摩挲着。
  • 一阵狂风吹进,长长的落地窗帘随风乱舞,一个中年男人过来朝窗外看了看,把窗关小了些,他的背影身形矫健,转过身,只见面容方正,神态祥和,他坐回书桌前。桌上亮着一盏清灯,灯前一份稿件,纸已经略略发旧,旧得卷了角,稿件的题目:一个屡次犯罪入监人的新生,标题下面的署名:程玉明。
  • 内景。郑圣勇家中,郑圣勇的房间——夜
    书桌上,郑圣勇打开电子信箱,出现一信件:
    何文的画外音:圣勇,今年的8月13日,我回到家乡探亲,暴雨己经下了一夜了。在我们村的上游二十里外,有一个水库决口 
    画外音隐去……
  • 美国华盛顿国会山庄,大法弟子的讲真相点,有讲真相的电视,讲真相的展版,在这里的学员多数是西人学员。有三位元西方学员在炼功,电视里正放着“天安门广场自焚”真象的录影,一团前来参观国会山庄的来自大陆的中国人围着看。
  • 郑圣勇与那劳教所的魏队长(三十多岁)分坐办公桌两边的椅子上。
    雷队长:像你这样有硕士学位的技术人材,为什么要迷信炼法轮功?
    郑圣勇:我这条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
    魏队长:哦?
    郑圣勇:我读大学三年级时,患了肝癌,己到晚期,我家族中有一个叔叔就是得这个病,不到三十岁就去世了,按医生的诊断,我的存活期可能只有半年,我当时万念俱灰,年纪轻轻的我,生命就要走到尽头,你说,这是什么滋味?
  • 内景。郑圣勇家中,三室一厅——夜
    郑圣勇走到客厅:妈,您来一下,
    刘贵芝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郑圣勇喜悦的向她招手:妈,快来。
    郑圣勇的房间内的书桌上的电脑萤幕上──明慧网的网页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