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廖亦武在台发表新书《六四•我的证词》

中国流亡诗人廖亦武来台湾发表新书《六四•我的证词》,描述他在八九天安门事件期间,发表诗作<大屠杀>被捕,4年在监狱中受到的屈辱与折磨。(摄影:钟元 / 大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2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中国流亡诗人廖亦武来台湾发表新书《六四•我的证词》,描述他在八九天安门事件期间,发表诗作<大屠杀>被捕,从先锋诗人变成政治囚徒,4年在监狱中所受到的屈辱与折磨。他说:“我觉得整个就是人变成狗的过程,因为你要活下去就必须这样,最后你会忘记你是干什么的,忘记你是一个政治犯”。

从先锋派诗人到底层政治犯

廖亦武日前表示,《六四•我的证词》写的是他坐牢的一些经历,1989年天安门屠杀当天晚上,他写作诗作<大屠杀>,当时是中国传播最广的一首诗歌,因为这首诗歌很多人坐牢,廖亦武是首犯,还有其他几十个从犯。坐牢之前他怀着文学的一些野心,但“入狱第一天把我的人生观完全改变,第一次搜身就把我整个打垮了。”

忘了自己是一个政治犯

廖亦武说,他们几个人扑上来把我的衣服、裤子扒个精光,然后开始搜身,最后把筷子捅进肛门看有没有藏东西,整个动作就好像从人变成一条狗的过程,但人在监狱里你必须这样才能活下去。他在监狱里左边是一个杀人犯,右边是一个逃犯,他们经常非要讲犯罪及逃跑的过程逼他听,“其实很多故事是不愿意听,但就要讲给你听,后来我就看到这些人,我也忘了自己是一个政治犯。”

书稿被搜走两次 非常绝望

“《六四•我的证词》是出狱之后开始写,书稿被公安搜走了两次,每次写了1年多但被搜走,功夫完全白费!”廖亦武痛心的说,第一稿30多万字,第二稿20多万字,被搜走后心里面非常的绝望,但也没有办法,只能从头开始写,但第3次写遗漏很多细节,然后就不断的修改,修改了6次。廖亦武表示,但这把我变成记忆力非常好,我称自己为“时代的录音机”也是这样。

共产党六四开枪 截断青春梦想

廖亦武4年坐牢自杀2次未果,去年为了出版《六四•我的证词》逃离中国定居德国。他说,“我在国内申请16次被阻止出国,后来出去了一趟又不行,最后还得逃离那个国家,这个肯定是不正常的。”他指出,1989年时期大家怀着一种青春的梦想,希望中国走向民主,但共产党竟然开枪杀了2、3千人,他们青春的梦想就被截断了,现在他都50多岁了,他要把多年积累的经验写出来。

中共开枪屠杀9岁小孩

廖亦武说,他重新整理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天安门屠杀死亡名单时,其中有最小的死者是9岁孩子,只因那天晚上出去看热闹,就被戒严部队当场给打死了,当时群众还抬着他的尸体游行,但这么多年没有人把类似事情整理出来。

六四历史不会被遗忘

他引用台湾导演侯孝贤电影《悲情城市》中的陈仪广播片段,指出在六四时期政府抓通缉犯时也是用高音喇叭在播放,“历史很多东西会一再重现,无论是台湾或中国的年轻人,只要我们有足够的耐心,当他们找不到历史的根时,他们会回溯过去。”他强调不担心写六四的书没人看,“这对我自己也是自我疗伤的过程,自己要替自己去排毒。”“如果真正是好的文字、文学、历史纪录,我相信既然西方人能够接受,包括中国人、台湾人也能够接受。”

中国市场 很多商人见利忘义

对于旺旺集团总裁蔡衍明的六四不当言论,他说,“因为中国的市场使很多商人见利忘义,这是很没有眼光的事情,实际上中共开始走下坡路,但商人没有那么敏感,到了2011年因为茉莉花革命很多独裁者倒掉,中共最亲密的盟国北韩独裁者也死亡,美国总统也公开宣布反恐结束,美国战略要重新调整,现在共产党成为人类最大的问题,台湾要是连这点都看不到是很短视。他认为天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大陆成为大一统的时间远远没有它分裂的时间长久,一个独裁政权没有能力统治全国的话就要允许分裂。”

缅怀六四 避免历史悲剧重演

对于出版《六四•我的证词》的缘起,允晨出版社发行人廖志峰表示,我们人类如果是所谓万物之灵,我们应该从六四历史得到教训,如果没有,作为一个人到底跟动物有什么两样?廖志峰说,从一个人的角度来关怀,如果历史没有做一个清洗或整理,悲剧其实会再重演,出版商应该把它保留下来。

(责任编辑:贝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