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选读:接舆歌

邱宜文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人气: 2371
【字号】    
   标签: tags:

接舆歌(1)

凤(2)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
天下有道,圣人成(3)焉;天下无道,圣人生(4)焉。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
已乎已乎(5),临人以德!殆乎殆乎(6),画地而趋(7)!
迷阳(8)迷阳,无伤吾行!吾行郤曲(9),无伤吾足。

注释

1. 楚狂接舆作歌之事见《庄子‧人间世》及《论语‧微子》篇。《论语》所载较简:“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接舆,楚隐士也,因行止傲放不合流俗,故称为楚狂。
2. 凤:传说中吉祥的鸟类,羽翼五彩华美,是乐土中的生物,见则天下吉。《山海经‧南山经》:“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首文曰德,翼文曰义,背文曰礼,膺文曰仁,腹文曰信。是鸟也,饮食自然,自歌自舞,见则天下安宁。”《山海经‧海外西经》:“此诸夭之野,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皇卵,民食之;甘露,民饮之:所欲自从也。百兽相与群居。”
3. 成:谓成就其志业。
4. 生:谓保全其生命。
5. 已:止。已乎,犹言“算了吧!”
6. 殆:音代,危险。殆乎,警示语,犹言“危险啊!”
7. 画地而趋:画下一个范围而自己急着进入其中。趋,快步向前。司马迁〈报任少卿书〉:“故有画地为牢,势不可入。”
8. 迷阳:王先谦注:“迷阳,谓荆棘也。生于山野,践之伤足。”
9. 郤曲:迂回而行,指寻间隙进入或曲折前进,以避开荆棘。郤,音细,空隙。

赏析

〈接舆歌〉见于《庄子‧人间世》及《论语‧微子》篇,楚国的贤者接舆追上孔子的马车,用歌声对正周游列国求取出仕机会的孔子提出劝告。“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凤鸟本是传说中乐土的生物,具备着德,义、礼、仁、信五种美德,能带给人世幸福。据《庄子‧秋水》篇的记载,凤鸟(鹓雏)的性子高傲,洁身自爱,即使从南海飞到北海这样漫长的距离中,如果没有见到梧桐木绝不停下休息,不是精洁的果实和饮水绝对不去食用,就像一位绝对不受尘世污浊沾染的圣人一般。这首歌显然是把孔子比作了凤鸟,而对于圣人沦于乱世之中,受人世功名利禄的沾染,表达了深深的遗憾。并认为世间的一切是不可预测和期待的,“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人应顺时而处,不当强为。

这首歌表达了一位出世者从高处审视人世的观察:人以自己的观念来衡量,常常是看不见真相的,把福与祸、对自己生命好与坏的事物颠倒看待。真正的幸福来到眼前时却不能够发现,还以为是负荷;而确实会伤害自己的事物却反认为是好的,拼命追求而不知回避。真正的圣者不是能在人世间实行什么理想,而是可以不为常人所拘,保持自身的纯净,从常人之中超脱出来。

参考语译

凤鸟啊,凤鸟啊!为什么你的德行衰败了(竟飞来此乱世)呢!
未来的世道不可期待,过去的种种已无法追回。
天下如果清明而崇尚道德,圣人的理想就能实现;
天下混乱而失德,圣人只能够保全自身。
在现今这个时代,能够免遭刑辱就很不容易了!
幸福比羽毛还轻,却不知道怎么去取得;祸患比大地还重,却不知道怎么回避。
算了吧,算了吧!不要在人前宣扬你的德行!
危险啊,危险啊!人为地划出一条道路让人们去遵循!
遍地的荆棘啊,不要妨碍我的行走!
我要迂回曲折的前进,不要刺伤了我的双脚呀!

摘自《古诗选读》文津出版社 提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子产是春秋时代郑国的大夫,于昭公时为相,从政期间使得郑国富强,百姓有礼。由于他不以利益为尚,而以礼义和全民的福址做为施政的考量,认为“为善者不改其度”、“礼义不愆,何恤于人言”(《左传•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拟定军赋制,触犯到了许多人维护自己的私心…
  • 凤凰与麒麟都是上古传说中的仁兽,只有太平盛世时才能见着,而今却在乱世出现,还沦落猎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轻视戏弄。
  • 古歌谣仍占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潜在其〈古诗源序〉中便提到:“使览者穷本知变,以渐窥风雅之遗意。犹观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昆仑之源,于诗教未必无少助也。”
  • 古歌谣为散见于典籍中的上古逸诗,其辞简短隽永,自然和韵,而未收于《诗经》。今所见者多录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与清‧沈德潜《古诗源》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