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天行:追索王立军铁岭打黑真相

邢天行

人气: 19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2月18日讯】王立军1994年被升任铁岭市公安局副局长(科级)后,在铁岭任职9年,以打黑声名鹊起。尤其是铁岭打黑,至今仍是各个正面报导的主要内容。这次打黑被宣称打掉了4个黑社会组织,枪毙黑社会头目杨富等7人,19名涉嫌干警被惩治,被称为中国“打黑”史上的最大一次战役。王立军因此在中国法律界声誉鹊起,他的故事被编成电视剧,他因此被给予“一级英模”称号。最后,晋升至副厅级——公安局长兼党委书记。

铁岭打黑真是如媒体宣传的一样吗?在真实与虚拟之间,追索当年真相的蛛丝马迹,我们会发现,铁岭的一切蕴含了重庆今天打黑的因素。

追索真实的杨富

铁岭市位于辽宁省的北部,与吉林和内蒙古接壤,以农业为主,经济不发达。漫长的冬季农闲,当地人习惯用喝酒和赌博打发时间,容易滋生事端,民风彪悍。停留在铁岭人记忆里最大规模的群架发生在1978年,两队人在铁岭的北山互砍,称为北山战役。“打完之后,双方再花钱去给对方看病,没人报警,不想经官。当时普遍都穷,不用钱来衡量一个人,社会上谁能打架大伙儿就觉得他厉害,有面子。”杨俊富曾是省拳击冠军,他是那场群殴的胜利者,并且凭借北山战役打出了江湖地位,社会上的人都叫他“杨富”或者“三哥”。

杨富到底犯何死罪呢?

家住铁岭的W告诉我,按照国家对黑社会组织犯罪的定义,当时铁岭那些被枪毙的人,算不上黑社会组织。杨富(杨俊富)罪不致死。他包二奶,一帮人长期到他家里赌博,他抽彩头。他是赶上“严打”了,在风口上。他虽然做了一些坏事,但是没有人命案,也没那么大的罪恶,凑材料呗罪就大了。赶上“严打”的时候,有的盗窃犯一点小事都被判死刑了。杨富被杀,又连出其他人被杀,太过了。大家私下议论,都觉得打击犯罪是对的,但是重判太过了。弄出几个黑社会来,捞政治资本。王立军后来飞升,跟杀杨富他们有很大关系。

W说拿杨富跟盘锦被抓的黑社会团伙比,杨富根本不算黑社会。盘锦的黑社会警匪勾结,贩毒、贩枪、贩黄、监守自盗等等,的确罪恶很大。

W还说,开原那个骑倒骑驴的老头被王立军的车撞了,王立军打了他,老头还被拘留了,最后人家告王立军。那件事情是真的。老百姓都知道那是真的。

跟W有类似看法的铁岭人还不少。对杨富持同情态度的,大有人在。

从官媒报导看杨富罪不至死

官方公开的报导中,直接提到杨富当年行为的只有以下三处:

在铁岭最早一批个体户之一的蔡润芝的回忆中,杨富是个不乏仗义的人。90年代的铁岭与全国其他地方一样,一部分头脑灵活的人离开了体制开始自己经商当老板。社会上的混混打的是个体户们的主意。到店里吃饭最后不付钱,签个“佐罗”、“兰博”就完了。“你不能去报警,报警他们几天出来了你生意就做不成了。”遇到这样的骚扰,个体户们通常是按照江湖规矩办,找有威望的大哥来“摆平”。那个时候谁要是说一句“你等着我找杨富去”,小流氓们就不敢乱来了。久而久之杨富就成了“维持会会长”。他当然也不会白帮忙的,被帮忙的人自然会拿出来钱呀物呀孝敬他。

时任铁岭市政法委书记的张宝富说:“杨富去企业要钱,把刀就插在桌子上,强买强卖做到疯狂的程度。”

在后来颂扬王立军铁岭打黑的一篇文章中写到:“杨俊富去一家饭店吃饭,对女服务员说下流话。女服务员质问道:‘你干啥呀?咋可以这样说话呢?’杨俊富随即将酒杯里的酒泼过去,并大叫着:‘我让你看看我干啥来了!’说着,就将女服务员摁倒在地将其***。”

这里,个体户的回忆是最贴近生活真实的。在东北普遍存在杨富这样的人物。谁受了欺负了,遇到大大小小的麻烦,经常是找个对方给面子的人帮忙摆平,这比去公安局管用。再说很多事情也没法报案,私下和解是最好的办法。只不过,杨富的名头更响,找他的人更多罢了。因此,当地和周围的一些混混流氓、买卖人、警察等都少不了围着杨富转。他是公认的大哥级人物。这应该就是他后来被定罪为黑社会一号头目的入口。在重庆打黑中,朱明勇律师曝光的樊齐杭涉黑案真相中,樊齐杭也是这样被定为黑社会老大而后处死的。

至于说杨富强买强卖,强奸妇女,这两件官方能摆出来的最恶劣的罪状,即便是真实的,但是的确不致于死罪。

919杨富被抓前后内情质疑

尽管这次打黑行动确实使铁岭的社会治安好了几年,但无论当时还是之后,在辽宁警界都引起过争议。

王立军的老下属范进喜对前去了解当年事情的记者说:“当时我们只是了解到这四个团伙的危害性很大,可是因为报案的人不多,我们有价值的证据不太充足,并案打黑的风险太大了,局里不支持,后来请示到市委书记那里才得到了许可。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四个团伙全部落网之后,公安局贴了许多布告,在社会上广泛征集线索。”

当时的铁岭市公安局局长不同意部署919抓捕杨富,因为证据不足。而范进喜的话证实了这一点。副局长王立军是从市委书记那里得到的许可。这就有点不寻常了。姜维平揭露,抓捕杨富的真实背景是李鹏总理要为老同学公报私仇,那么范进喜的话其实是:市委书记不管证据如何,是一定要王立军抓杨富的,即使局长不支持,王立军也得做。

据一位知情者的爆料,杨富被抓以后,有人去跟王立军说情,王立军说这不是他的意思,是上面的意思,要整治铁岭黑社会!当时这个人回来后提醒何晶注意,因为体校校长何晶曾是散打冠军,自然也是一个江湖人物,跟杨富有来往。何晶也没在意,就像杨富没在意二亮子(张洪俊)被抓一样。二亮子有一个卖淫嫖娼的酒店,他被抓也属理所应当。而他们二人当时都没有什么事情应该被抓。再说,也根本没想到被抓后就是死罪了。

爆料者还说,王立军抓杨富时,没有像电视上说的什么又打又开枪的。王立军根本打不过杨富!王立军跟杨富说:杨哥,跟我回去一趟了解一下情况。杨富根本没当回事,可是没有想到去了就没有出来!

1994年9月19日是抓捕杨富的日子。这之前二亮子已经被抓。以杨富被抓那天做铁岭打黑案的代称——“919大案”,显然就是剑指杨俊富。

据参与这次抓捕的范进喜对记者描述:当天,王立军带着最为亲信的计连科、刘家铎、仲选、刘彦民等人,拿着微型冲锋枪到杨俊富所在的酒店。有三个人埋伏在酒店的通道,王立军和另外两个人等在服务员休息室里,与杨俊富相熟的刘家铎和仲选负责上楼把他引下来,在休息室里王立军亲自抓捕了杨俊富,然后让杨给他的同伙打传呼,警方张网以待。“杨俊富在饭局上被抓时,一起吃饭的还有警察呢。”

在这段陈述中,范没有提及王立军与杨富格斗并制伏他的信息。如果杨富是被制伏的,以他的个性怎么可能听话给同伙打传呼让警察抓呢?很有可能杨富是配合王立军准备跟他走,而给朋友打传呼通知一声。

先定罪抓捕,再收集罪证。这是中共一直以来的做法,因此冤假错案层出不穷。试图通过“严打”运动,整治社会,结果每次轻错重判、活罪死判的现象更是无以计数,被法律专家称为诟病。后来换名词了,叫打黑,也是搞运动。不守法律程序,严刑逼供,拼凑材料,罗织罪名,最后真是欲要人死活不成。

死杨富跟王立军一起活

杨富死了,成就了王立军的美名。媒体上津津乐道的还有杨富临死前对王立军的感谢和认罪,以示王的正义性。

报导说,王立军答应把没收杨富的三套房子还给杨富妻子一套,以便于让杨富妻儿有容身之处,好让杨富放心离世。还给杨富买烧鸡买西服送行。大家想想,如果那房子真是法律上应该没收的,王立军有什么权利说还给他一套就一套呢?以打黑名义将杨家产全部充公,再暂时还给一套,这就跟强盗霸占了家产再赏给你一个住的地方一样。杨还得感谢他的恩德。王立军真那么人道,应该让杨富在临刑前见妻儿一面,恐怕不必王掏钱给他买西服,他穿着妻子买的新衣走会更安心。

杨富被枪毙了,被剥夺了可能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好人的权利,带着黑社会老大的恶名走了。

不过铁岭人说经常有人去他坟前祭拜。他的坟就埋在龙首山上了,挺气派的。据说墓碑正对着原来的公安局。

当王立军在重庆打黑的事迹轰动全国时,2009年有铁岭的网友留言评论如下:

A:骑倒骑驴的被杨富撞了,杨富都没有说什么!王立军把一手服侍他的干爹都抓起来,你说他人品怎么样?文强原来不也跟王立军似的!兴许哪天你在电视上看见王立军也被抓了,也是贪污腐败!在他那位置哪有不贪污的!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

B、杨富劫富济贫,他手下的人干了一些坏事,不应该算在他头上。如果怪他,中国的贪污犯都是中国主席包庇的了。

C、我认识杨富,和我见面先说话,很礼貌谦和,我只知道他名声很大,却没见过他做过什么坏事。我觉得他很普通也很仗义,愿意帮助人,也很通情达理的,不知道为什么被处以死刑了。觉得挺可惜。

王立军成了英雄,杨富也跟着出了名,就像被判诬陷罪的王海洲因王立军而出名一样,是是非非,真真假假,总会有人追问下去。用不法手段把别人送上断头台的,自己早晚也会因不法而走上断头台。这是千古不变的规律。

附录:节选《重庆打黑英雄,后台竟是李鹏?》(姜维平)

“辽宁省一位身居高位的领导干部告诉我,那时,法库县要修建一个很大的水力发电厂,位于林河水库旁边,国家投资比较大,由国家电力部派去一个电力工程师,姓林,他是李鹏的同学,也是好朋友,但此人性格暴躁,爱计较小事。正好有一天,他在铁岭某饭店吃饭,巧遇杨俊富,{绰号杨富},他是当地大名鼎鼎的社会上的“大哥”,他不仅信仰回教,和当地许多信徒交往密切,而且自己也拥有一些产业,十分富有,经常杀富济贫,仗义疏财,所以多年来在当地一呼百应,人多敬佩。不巧那天他和林总工程师初次见面,就发生了冲突,原来,杨富也在那里吃饭,他们点的菜雷同,女服务员在上菜时,厚此薄彼,冷淡了林总,他依仗北京高干李鹏的关系,就粗暴地骂了女服务员,杨富也不知道他是谁,就护着女服务员,和他争执起来,林总工程师毫不示弱,还把认识李鹏挂在嘴上,激怒了杨富,便动手打了他三拳,其中一拳就把他左眼打瞎了。

这下可闯了大祸,但杨富不以为然,他说李鹏算个什么,老子在这一带就是爹!他回家后就把这事忘了,当地派出所装聋作哑,林总咽不下这口气,就回到北京找到李鹏告状,李总理震怒,给辽宁省领导打电话说,立刻派几个人把打人凶手给我抓起来,并说就用上次到北京作报告那个姓王的年轻民警去办,辽宁省的官员问是谁,李鹏竟记住了王立军的名,直接点将,还说办得好的话,就把王立军继续提升,于是,一场所谓打黑除恶风暴就在铁岭开始了。

这位领导表示,这个背景情况,只有几个人知道,为了稳妥,抓捕杨富的民警是经他特批,特意从沈阳市刑警队专门选调的,几天后很快抓捕了杨富,张宏俊等七个黑社会团伙,不久后全都枪毙了,虽然,当地有12000名回教徒联名上书,向中央请愿,并派500多个代表到北京为杨俊富求情,但李鹏执意要坚决为老同学报仇,所以杨富及其7哥们还是踏上了黄泉路。这位已退休的高官对我说,名义是打黑处恶,实际上是公报私仇,其实杀一个人就行了,但一下子杀了7个,太过了!……”

评论
2012-02-18 3: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