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公开讲述摘除犯人器官 王立军涉活摘器官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Matthew Robertson报导、苏臻编译)叛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的王立军涉嫌参与数千件灭绝人性的暴行,他或许已向美领馆官员提供这些罪行的证据。

原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和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由于担心遭到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暗杀,于2月6日驾车逃入美国成都领馆寻求庇护。

王立军在美领馆停留了24个小时,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王立军向美领馆官员透露他和薄熙来所犯下罪行的细节,然后在中共国安部官员的保护下离开了成都。

在王立军所犯下的罪行中,最令人怵目惊心的,是他参与了中共政权极力否认的活摘良心犯的器官。在成为打黑英雄前,他曾经公开参与器官摘除的行动。

王立军的获奖

王立军于2003年出任辽宁锦州市公安局长,三年后,他获得一个奖项,但是,这可不是他打击罪犯的奖项,而是他进行器官移植研究的奖项,也就是研究如何最有效的从犯人身上摘取器官,而这些被摘取的犯人,在当时可能还是活的。

2003年5月至2008 年6月,时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兼任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主任,为了磨练技术,王立军主持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做了数千例现场试验。

2006年9月,旨在促进青少年科技的慈善机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授予王立军“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根据该基金会网站的介绍,基金会接受中共发展的中国共青团的直接领导。

王立军在颁奖典礼上发表感言(仍在网上保存),他感谢光华基金会成员多次到辽宁省“现场心理研究中心”考察。

有一次,当光华基金会成员不得不从海外赶往研究中心考察时,王立军说:“他们想见证器官移植,他们认为器官移植有利于公众,以及帮助中国政府以人道和民主方式,提高执法力度。”

王立军在颁奖典礼上还补充:“我们的科技成果是现场几千个密集移植的结晶。”

在他的感言中,王立军说:“对于一个老警察而言,看到有人被执法并看到他的器官被移植到好几个人身上,我非常感动。这是许多人辛勤工作的伟大成果。任晋阳秘书长为首的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的所有同仁,他们多次到研究中心考察,他们亲临一线,就在器官移植的现场,他们和我们经历了所有的一切。”

在颁奖仪式上,光华基金会秘书长任晋阳表示,授予王立军奖项是因为他的“基础研究和现场试验”让移植器官受体更易于接受器官。

任晋阳说:“王立军教授和研究中心研发出全新配方保护液,经动物实验、离体实验及临床应用,注射这种保护液之后的肝脏和肾脏,更易于被器官受体所接受。”

移植手术现场

调查中国器官移植手术的研究员时常被中共官员的言论和他们的暗示所困扰。

曾广泛报导强摘中国政治犯器官的美国《标准周刊》(Weekly Standard)记者葛特曼(Ethan Gutmann)表示:“王立军所谓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既不是配备医疗车的处决现场,也不是进行器官移植的手术室。”

葛特曼补充说,王立军的获奖作品--全新配方保护液,可能是抗凝血剂,当从一个心脏仍在跳动的活人身上强摘器官并移植给另一个人时,抗凝血剂会降低器官受体的免疫系统的排斥概率。

葛特曼说:“移植手术之前是否得到被摘取器官当事人的同意,这是完全无法保证的。充份证据显示,被害人可能是维吾尔族穆斯林、藏族佛教徒、基督徒,或是更大有可能的法轮功修炼者。换句话说,王立军因野蛮残暴而获得奖项。”

我们无法从王立军的谈话中得知,他所指的数千个现场器官移植,有多少比例的器官来自罪犯,有多少器官来自政治犯,或者来自如法轮功修炼者等的良心犯。此外,在中国,有很多非暴力罪行可以被判处死刑,但是中共并没有公布包括被处死人数和他们所犯罪行的统计数据。

屡获殊荣的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共同撰写一份有关中国法轮功修炼者被活摘器官的调查报告,他们估计,在2000年到2005年的六年间,在中国境内进行了6万个器官移植手术,其中41500个移植手术,其器官来源于法轮功修炼者。

换句话说,在王立军主持“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期间,约三分之二移植手术的器官来自良心犯,其中大部分可能来自法轮功修炼者。

根据乔高、麦塔斯和葛特曼等三人的数据,著名杂志CQ Global Researcher估计,从2000年到2008年,为了获取器官,超过62000名法轮功修炼者被杀害。

活摘器官

专家们迫切想了解的是,在王立军的移植现场,那些犯人在被摘取器官时是否真的已经死亡。专家们说,鉴于摘取前的药物注射,那些被摘取器官的受害人的心脏,在摘取当时,极有可能还在跳动着。

麦塔斯说:“中共过去的做法是枪决,现在他们以注射药物来代替枪决。实际上,注射药物的目的不是致人于死,而是用来麻痹人,然后从活人身上摘取器官。”

当一个被移植的器官是从活人身上摘下时,由于比较新鲜,器官受体的排斥率也比较低。麦塔斯说:“来自脑死的器官比较容易变坏,但是,若经由药物注射,让人活着,随后摘取的器官可以保存较长的时间。”

王立军近日与成都美领馆官员的谈话,可能揭发了他在辽宁省任内,进行移植手术中,所使用的注射药物的功能。

无论如何,王立军叛逃美领馆是证实中共至今仍在活摘器官的一个大好机会。

2月13日,华府法轮功发言人黄祖威博士在记者招待会上,呼吁美国政府公布王立军和美领馆官员的谈话中,与迫害法轮功真相有关的内容。

(责任编辑:毕儒宗)

评论
2012-02-18 8:4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