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选读:越人歌

邱宜文

(封面提供 / 文津出版社)

  人气: 6839
【字号】    
   标签: tags:

越人歌 (1)

今夕何夕兮搴中洲流(2),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3)兮不訾诟耻(4),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5)君兮君不知。

注释

1. 《说苑‧善说》:“襄成君始封之日,衣翠衣,带玉剑,履缟舄,立于游水之上,大夫拥钟锤,县令执桴号令,呼:‘谁能渡王者于是也?’楚大夫庄辛,过而说之,遂造托而拜谒,起立曰:‘臣愿把君之手,其可乎?’襄成君忿作色而不言。庄辛迁延遝手而称曰:‘君独不闻夫鄂君子皙之泛舟于新波之中也?乘青翰之舟,极囗(原字为上艸下两)芘,张翠盖而囗(原字为左手右翕)犀尾,班丽褂衽,会钟鼓之音,毕榜枻越人(掌桨摇船的越人)拥楫而歌,歌辞曰:‘滥兮抃草滥予?昌枑泽予?昌州州湛,州焉乎秦胥胥,缦予乎昭澶秦逾渗,惿随河湖。’鄂君子皙曰:‘吾不知越歌,子试为我楚说之。’于是乃召越译,乃楚说之曰:‘今夕何夕搴中洲流,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心几烦而不绝兮,知得王子。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君不知。’于是鄂君子皙乃囗(原字为左手右翕)修袂,行而拥之,举绣被而覆之。鄂君子皙,亲楚王母弟也。官为令尹,爵为执圭,一榜枻越人犹得交欢尽意焉。今君何以逾于鄂君子皙,臣何以独不若榜枻之人,愿把君之手,其不可何也?’襄成君乃奉手而进之,曰:‘吾少之时,亦尝以色称于长者矣。未尝过僇(羞辱)如此之卒也。自今以后,愿以壮少之礼谨受命。’”
2. 搴:音千,举也。洲,水中陆地。搴中洲流,一曰“搴洲中流”,言撑舟游于水洲之间。
3. 被:蒙受。《孟子‧离娄》:“今有仁心仁闻,而民不被其泽。” 被好,承蒙您的善意。
4. 訾:诋毁、批评。诟,音够,耻辱。不訾诟耻:不避他人之耻笑。
5. 说:同“悦”。

赏析

〈越人歌〉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一首翻译歌。它出现在先秦时的楚国;当时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于新波之中”,听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这首歌,由于歌词是越语,鄂君子晳听不懂,还找了当地人来翻译成楚语,就是今所载之〈越人歌〉。所谓“新波”应是一个时间概念,指春汛之期,江湖水涨,新波荡漾。就是在这样一个美丽的季节里,鄂君子晳乘了一艘刻有青鸟图案(青翰)的船,上面放满花草,张设翠羽织成的伞盖,挥动着犀牛尾巴,衣饰斑斓富丽,钟鼓之声齐鸣,华贵地在江上游赏。划船的越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气派和排场,更加没看过这样仪表出众的人,于是在这美好春光和舟中情境的烘托下生起了敬慕之情,便用自己的母语唱出了表白的歌。词中“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生动诉说了自己因为低微身份而感到羞涩,却因深受吸引无法自禁而登船同游的心情;“山有木兮木有枝,心说君兮知不知”则运用了民歌的双关,藉“枝”与“知”的同音,若有似无地以景起兴,委婉表达了自己对王子的喜悦和感激之情。据刘向《说苑》所载,这个故事最后有个极完美的结局,鄂君子晳这位爵为执圭的楚王母弟,在听完歌词的翻译后深受感动,竟放下贵族的身段,挥起长长的衣袖,走上前去拥抱越人,并拿起绣花的锦被去覆盖他,结下了一份跨越身份地位的友谊。又由于这首歌谣的词意太过柔婉,也有许多人认为这是一首情诗,撑船的越人是位女子,她被鄂君子晳的翩翩风采所吸引,于是借着歌声来传达心意,结果其曼妙的歌喉与勇气感动了王子之心,在游湖结束后携着她的手一同归去,成为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越人歌》不但词意婉曲,而且有很高的艺术成就,其长呵句式和缠绵用语都非常接近《楚辞》的悱恻风格,因此也被视为《楚辞》的艺术源头之一。

参考语译

今夜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啊?我划着船在这江流和水洲间飘荡。
今天是一个什么样的日子啊?我竟能和一位王子同乘舟船游赏!
怀着羞赧接受您善意的邀请,不去在意他人的眼光和批评。
心中如此烦乱呀难以平静,能够认识尊贵的王子您。
看呀那山上有树木,树上有着树枝,
而我对您的爱慕啊,您却无法得知!

摘自《古诗选读》文津出版社 提供

 更多:古诗选读:《诗经》子衿

古诗选读:《诗经》硕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延陵季子将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献也,然其心许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徐人乃为之歌。
  • 楚狂接舆作歌之事见《庄子‧人间世》及《论语‧微子》篇。《论语》所载较简:“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 子产是春秋时代郑国的大夫,于昭公时为相,从政期间使得郑国富强,百姓有礼。由于他不以利益为尚,而以礼义和全民的福址做为施政的考量,认为“为善者不改其度”、“礼义不愆,何恤于人言”(《左传•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拟定军赋制,触犯到了许多人维护自己的私心…
  • 凤凰与麒麟都是上古传说中的仁兽,只有太平盛世时才能见着,而今却在乱世出现,还沦落猎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轻视戏弄。
  • 古歌谣仍占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潜在其〈古诗源序〉中便提到:“使览者穷本知变,以渐窥风雅之遗意。犹观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昆仑之源,于诗教未必无少助也。”
  • 古歌谣为散见于典籍中的上古逸诗,其辞简短隽永,自然和韵,而未收于《诗经》。今所见者多录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与清‧沈德潜《古诗源》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