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争驰 齐桓公为何独能成就霸业?

陆真

正见网图片

    人气: 259
【字号】    
   标签: tags:

齐国的齐襄公是个荒唐的国君,有一次他与鲁桓公喝酒,酒后竟然杀了鲁桓公。他还跟鲁桓公的夫人通奸,经常责骂朝中大臣,招致很多人的怨恨。

齐襄公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异母弟弟,一个是公子纠,一个是公子小白。这两人见齐襄公荒淫无道,知道他早晚会惹来祸患,就出国躲避了。公子纠在鲁国,有管仲辅佐他;公子小白在莒国,有鲍叔牙辅佐他。

周庄王十二年(纪元前685年),齐襄公被朝臣杀死,大家想拥立新君,这时侯想起了 两位在国外避难的公子。一些大臣便派人暗中到莒国去,请公子小白回来。

鲁国听说齐襄公死了,就想让公子纠回齐国即位,同时还派管仲带兵,在莒国通往齐国的途中,拦截公子小白。管仲带着兵在路上拦截,果然见到了公子小白一行。他暗暗弯弓搭箭,射向公子小白,只听“啊”的一声,小白跌下车来。

管仲以为小白已死,赶紧把消息报告给鲁国。鲁国人认为公子纠已经没有竞争对手,可以高枕无忧了,于是护送公子纠的部队,行军更为缓慢,六天后,才到达齐国。

其实,公子小白并没有死,那一箭只射中他的衣带钩,他假装死亡,命人加快行程,很快到达了齐国的都城。大臣们见小白回来了,就拥护他,做了齐国的国君。这便是齐国历史上最有作为的君主齐桓公。

鲁国想拥立公子纠不成.反受欺骗,不由恼羞成怒,发兵攻打齐国。齐桓公率兵抵抗,结果,鲁军大败,陷入了齐军的包围圈。齐桓公写信给鲁侯说:“公子纠是我的兄弟,我不忍心杀他,请鲁国自己杀掉他。而管仲是我的仇人,他差一点射死了我,我非要抓到他,把他剁成肉酱不可。否则,我就要围攻鲁国的都城,灭掉鲁国。”鲁侯接到信后很忧虑,就把公子纠杀了。同时,把管仲关在囚车里,送到齐国去。

当初,齐桓公登位的时候,心里的确想杀死管仲。他的谋臣鲍叔牙,对他说:“我非常荣幸能做您的臣子。您要治理齐国,我想我可以胜任;但您如果想称霸天下,却非得有管仲不可。管仲在哪个国家,哪个国家就会强大起来,你一定要重用他。”齐桓公信任并倚重贤人鲍叔牙,便听从了他的意见,就写信给鲁侯,假装说很恨管仲,实际上却是想把他请到齐国来,重用他。

管仲到达齐国后,鲍叔牙到城外去迎接他,解除了他的镣铐,让他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去见齐桓公。齐桓公对他厚礼相待,把国家大事,都交给管仲处理。在管仲、鲍叔牙等贤臣的辅助下,齐桓公整顿齐国的政治,发展齐国的经济,大量启用贤能之士,齐国迅速强盛起来。

齐桓公在位的第四年,齐桓公征讨鲁国。鲁将曹沫率领的军队,连吃败仗,鲁庄公愿意献出一部分土地求和,齐桓公答应了,双方在齐国的一个小城里会盟。鲁庄公刚要向神明起誓与齐国签约,这时,曹沫手持匕首,劫持了齐桓公,并且威胁他说:“赶快答应归还齐国侵占的鲁国的土地!”齐桓公吓得魂飞魄散,赶紧答应了,曹沫便放下匕首。

齐桓公脱险后,非常后悔,想不归还鲁国的土地并杀死曹沫。管仲劝说他道:“你已经答应了他,现在又要失信杀掉他,虽然可以解决一时的愤恨之情,但却在诸侯们面前,失去了信用,也就失去了天下的支持,万万不可!”齐桓公想想也是,于是就履行诺言,把这次战争中取得的鲁国的土地,都还给了鲁国。诸侯们听说了这件事后,都觉得齐桓公言出必行,很讲信用,便都很信服齐国,心里想归附它。于是,有许多诸侯,专程到齐国来,拜见齐桓公,齐桓公从这时起,开始称霸。

后来,北方边境少数民族山戎,攻打燕国,燕国向齐国求救。齐桓公为了救燕围,出兵去讨伐山戎,一直深入山戎的境内很远,才返回。齐桓公把这些土地全部送给了燕君,让燕君十分感动。众位诸侯们,听说了这件事,就更加佩服齐桓公。

齐桓公在位之后的第三十五年,召集诸侯们在葵丘(今河南兰考)开会。周天子也派代表来参加,还送来了贺礼。历史上称这次会议为“葵丘会盟”,它标志着齐桓公霸主地位的正式确立。

以上这些成绩,都是齐桓公信任贤人鲍叔牙,由他推荐管仲治国,所取得的。接下来,是管仲推荐另一位贤者宁戚,所取得的成绩。

齐桓公在位时,宋国国君宋桓公有些高傲,他自以为宋国是一等诸侯,有些看不起齐国。齐桓公组织的几次会盟,他都不来参加。齐桓公决定出兵宋国,以示惩罚。

齐军走到半路,看到一个放牛人,此人悠闲自得,还唱着歌,大意是说现在世道不平,长夜漫漫。齐桓公心想,齐国在我的统治下,国势强盛,百姓安居乐业,怎么能说是长夜漫漫呢?就让人把他带过来。这个人见了齐桓公,依然从容安详,镇定无比,见了齐桓公,只是象征性地拱了拱手。齐桓公说:“我大齐国,天下太平,万象更新,你怎么这么唱呢?”

宁戚回答道:“我唱的句句属实,你说你齐国百姓安居乐业,你又为盟主,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其他诸侯国没有不听你的,但我觉得您言过其实。我知道你当国君之时,险些丧命;与鲁国交战,又被曹刿打得大败而归。你说你是盟主,可那次会盟,只有四个国家前来参加;后来宋国又悄悄溜走,通知开会的其他十来个诸侯国,都没有参加。还有那次柯地盟约,你被曹沫拔剑相劫,不得已交出汶阳。你又怎么能说:你的命令,其他诸侯们言听计从呢?”

齐桓公大怒,下令把宁戚绑起来斩了。而宁戚却丝毫不怕,反而大笑起来,说道:“别人都说齐桓公开明,礼贤下士,而且度量大,今日一见,并非如此,与昔日的夏桀、商纣一样,是一个昏庸、滥杀无辜的暴君。管仲还专门推荐我来投奔这样的人,看来,管仲也是个没有远见之人啊!”

齐桓公一听,立刻冷静了下来,心想:此人绝非凡人!不然管仲怎么会推荐他呢?于是连忙叫人,将宁戚带回,齐桓公亲自松绑,边松绑边说:“先生莫怪罪,我只是想试试先生的胆量。今日一见,先生果然胆识过人。”宁戚从怀中拿出了管仲的信,对齐桓公说:“主公,我并非真正辱骂你,如果你是昏君,我宁戚还会在此等候多时,有意投奔于您吗?我只是试试您的气量。”

齐桓公觉得宁戚果然有胆有识,于是与宁戚谈论起天下大事,宁戚分析深刻、明晰,很有道理,深得齐桓公赞赏,所以齐桓公决定重用他,就拜宁戚为大夫,为他准备了一辆车,一起前去攻打宋国。

这一日,齐桓公率兵到达宋国边界,与管仲、陈、曹的军队会合。齐桓公准备下令攻城,宁戚却劝阻道:“主公,我们不能轻易出兵,我们大军抵达宋国边界,宋国不敢放肆,我们应先礼后兵,看宋国能不能心悦诚服地归附我们。如果他们不归附我们,我们再发兵也不迟啊!”

齐桓公觉得很有道理,这时有的大臣说道:“宋国对我齐国首先无礼,无视我大齐,跟他还讲什么礼不礼的,干脆攻打他算了。如果找人去劝说,劝说不成再攻打,恐怕那时宋国已做好了应敌准备。”

宁戚说道:“我大齐军队远道而来,宋国早已知道,不在乎这一时片刻。如果他不归附,一定早已想好了对策。另外,我大齐霸业初成,别人无礼,我亦无礼,岂不是一丘之貉?这样,其他诸侯国也不会心悦诚服地归附我们!”

于是齐桓公派宁戚前去说服。这时,宋国正在商议对付齐国的办法,准备和齐国生死一拼,忽听有人报:“齐国使臣宁戚来见!”

宋桓公不知宁戚是何许人也,也从没有听说过宁戚这个名字,有个大臣叫戴叔皮,对宋桓公说道:“宁戚原本是卫国人,一个放牛的,在路上骂了几句齐桓公,齐桓公反而觉得他有才能,后来拜他为大夫,他到我们这里来,一定是说客。”宋桓公问道:“我们怎么办?”戴叔皮答道:“我们到时候看他怎么说,如果有不妥之处,我就扯一下主公的衣服,主公就命人将他拿下。”

宁戚目不斜视,昂然上殿,对两边的武士,根本没放在眼里。见到了宋桓公,宁戚不卑不亢地拱了拱手,对宋桓公说:“报告宋桓公一个不幸的消息,宋国已大难临头了!”

这一句话,说得宋公目瞪口呆,他那副盛气凌人的样子,一下子就没了。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态,赶紧故作镇定地说:“何出此语?我宋国乃一等公爵国。”

宁戚笑了笑说道:“宋国是一等公爵国,但是并不强大,宋公不礼贤下士,有才能的人不想辅佐您,天下百姓也不归附您,这岂不是大难临头吗?如今大齐兵强马壮,与宋国有隙,大军浩浩荡荡在外安营扎寨,准备随时攻打宋国,宋国岂不危险吗?”

这时,戴叔皮早已忍无可忍,扯了一下宋桓公的衣服,而宋桓公认为宁戚说得很有道理。不但没有下令杀宁戚,反而走下座位,亲自走到宁戚面前,给宁戚看座。这一下把戴叔皮气坏了,可没有办法,君主不下令,臣子不敢妄动,而两边的武士,也都像泄了气的皮球,原来紧握剑柄的手,也松开了。

宋桓公满脸陪笑问道:“大齐国军队压境,我宋国应如何应战?”宁戚答道:“齐强宋弱,不可硬拼,那样做,不仅黎民百姓受罪,而且宋国国力受损。不如和齐国订立盟约。齐国本次出兵,也并非想与宋国为敌,而是奉了周天子的命令。如果宋国主动议和,齐国一定会撤兵。到那时,百姓一定会为此而感激您,您的威望一定会加强,天下贤士也一定会投奔于您,您也可以借此良机发展国力,强大军队。”

宋桓公听了宁戚的话,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备上了厚礼去见齐桓公。齐桓公非常高兴,没有动用武力,就迫使宋公心悦诚服地订立了盟约。

齐桓公把宋国送的厚礼,全都转给了周天子。周天子觉得齐桓公深明大义,眼中有周天子的地位,十分高兴,又奖赏了齐桓公。而其他诸侯国,也觉得齐桓公不计私利,值得信赖和尊从。

宁戚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宋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齐国兵不血刃,就制服了宋国。

从以上两件事,可以看出:齐桓公信任贤士,贤士再荐贤士,像滚雪球一样,白球越滚越大,贤士越聚越多。于是政治开明,策略恰当,上下齐心,民富国强。成为当时群雄竞驰皎皎者。众望所归,似群星捧月;霸业之兴,如水到渠成。

(事据司马迁《史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有一次,唐太宗询问大理卿刘德威说:“最近,我发现刑法律条,在执行中有些苛刻。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
  • 齐桓公称霸以后,又过了六年,贤相管仲生了重病,眼看不能治愈。齐桓公很着急,便亲自去看望他。
  • 宋朝的孙抃,是眉山人,他与唐介、吴中复二人,平时并不认识,但是因为孙抃佩服他们二人为人正直,所以就向朝廷大力的推荐,他们两人也因此而被朝廷拔擢为御史。
  • 正当张曜志满意得的时候,有一件事,使他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当时有位御史,名叫刘毓楠,向清廷上本弹劾张曜,认为朝廷所用非人。
  • 一天,白老汉像往常一样,起个大早,沿着马路拾粪,不知不觉走到了十几里外的小镇上,看到村口一家木材厂堆放着新进的上好木料,不觉的左摸右瞧的。
  • 那天晚上,他们一行人来到一座小镇,找到镇上的一家客店,要求投宿一晚。店主人一看他们带着沉重的木箱,便婉言谢绝。
  • 他的一位亲戚,有一天晚上,借住在他家中,半夜里,在恍惚中,听到地府里有两位神人在商议问题。
  • 王忠是河北密云县汪参将的忠实仆人,自幼跟着主人汪参将,从家乡扬州府,辗转来到北方,他到二十多岁还没有娶亲。正好云娘的父母在密云县城,开着一个小酒店,紧挨汪参将的住处。王忠经常到酒店,为主人买些酒肉食品,一来二往,就跟云娘混熟了。云娘的父母看见王忠是个老实后生,又与云娘要好亲近,便请人说合,让王忠做了女婿。
  • (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中国传统过年,民间古老习俗围绕敬神的主题。正月初五有“迎财神”的习俗,迄今仍广为流传,成为重要的中国年俗。初五又俗称“破五”,民间流传送穷习俗。所以这一天非常重要。
  • 《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在书中写了许多助长邪淫、偷盗和杀生的情节,极尽的诲盗诲淫。结果施耐庵的儿子、孙子、曾孙,生下来的时候,全都是哑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