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断太后

包拯勘破恶势力支持善良的瞎婆
袁荣易

2. 《断太后》沦为盲眼乞婆的李太后(张化纬饰演)出场,自叹身为国母却住破瓦寒窑。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京剧《断太后》这出戏很简明扼要,用单纯的三个角色,就把北宋皇室的一件千古疑案交待清楚。京剧中的历史剧,与古代史书类似,文字精简,但内容既深且广。从前,教笔者左传的恩师傅隶朴先生嗜京剧,讲课铿锵有声,犹如老生演员凝炼的演出;他深通易经,以易入史,而左传原本就用到许多易经卦象,易史结合,学生大受启发。
左传具备“艳异富赡”的特色--突出奇异点,然后尽力前进,带出生动丰富的过程与高峰点。史书并非流水账,它有表现性,使人乐于看下去。《断太后》的“断”字就是奇异点,吸引你的注意力,看包拯如何断案。


1. 京剧中包拯就是个“直道而行”的形象,直截了当不搞弯曲,堂堂大正派的角色,金少山演来很有代表性(《打龙袍》剧照)。


《断太后》的情节用预兆、告示、验明太后真伪以及黄绫诗帕的证物来解决疑案,推进平顺,同时又有幽默感、经验老到的呈现。故事是讲:包拯行经赵州桥,忽起狂风括去轿顶(预兆),心想此地必有冤情,于是在天齐庙打尖,命地方(地保)告示大众可到此诉冤。果然有盲眼乞婆前来,自称李太后。包拯恍然大悟,回京奏明仁宗,仁宗始知李太后是自己生母,而刘太后竟然隐瞒仁宗二十年之久。


3. 《断太后》包拯行经赵州桥,忽起狂风括去轿顶,心中纳闷。

这是传统说部“狸猫换太子”中的情节,然而京剧仅有《断太后》、《打龙袍》两出戏来演,清末民初上海流行“连台本戏”,乃以梆子戏的《抱妆盒》、《拷打寇承御》做为头、二本,演出连台本戏《狸猫换太子》(李桂春录有唱片)。越编本数越多,编的严谨又具温暖感,很受观众欢迎。


4. 包拯在天齐庙设堂,命地保打锣告示大众可到此诉冤。

中共偷鸡摸狗,为了灌输斗争意识,散播仇恨毒素,复制从前连台本戏盛况,也来新编“山寨版”京剧《狸猫换太子》,1996年编为三本,把包拯塑造成华国锋在那斗四人帮呢!2005年再压缩为两本,号称“精品工程版”。包拯、宋仁宗(汪东兴?)、八贤王(叶剑英?)、陈琳与刘太后、郭槐两组人马“耍弄”斗争,陈琳大概是邓小平(资格最老),终于斗垮类似江青的刘太后与郭槐(郭槐一人足为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的合体,坏到不可思议)。


5. 地保引导盲眼乞婆入庙。台湾戏曲学院京剧团演出。


这一新编戏,违背常理,剧中人物没个性、没灵魂、剧情做作与阴森,可说是太假了(既没史书逻辑、也没易经逻辑)。但是三本、两本这系列缺乏人性的京剧之后,为加强影响力,又推出电视京剧连续剧,好像京剧本来就是这样演的。最近更可怕,正式开拍30集电视连续剧,以“写实”的手法搞成钦定本的模样,也就是定了调,蒙骗人民站在邪恶的立场看事情。这数年以来的谎言制造工程,使年轻一辈误把假相当真相。


6. 盲婆辨识真假包拯一。


我们拿京剧《断太后》做比较,立即能发现其扭曲之处。原来京剧《断太后》中仅有的三个角色,包拯、李太后及地保。中共新编的这套:包拯变成特务头子(等著寇玉、八贤王送情报)、李太后是疯婆子(明明眼睛看不见,却能认皇儿)、地保是个爱被打板子的受虐狂(地保范仲华,到衙门自己先脱裤子等挨打,以为就能救回李太后),荒唐的无以复加。


7. 盲婆辨识真假包拯二。


中共利用京剧将人物“恶质化”,一次一次扭曲演出,没人敢吭声,使观众习以为常,心性大变,不由自主加入魔鬼行列而不自知。
京剧《断太后》的包拯形象,过去名净金少山最能诠释,包拯就是个“直道而行”的忠臣,直截了当不搞弯曲,直话直说:简单、正直、公正。如今改头换面,在那与刘后、郭槐勾心斗角,暗地里攻防演练,搞成特务作业的模式,哪有一点正面的气象。
李太后知命守德坚忍,虽沦为盲眼的乞婆,但她有身份,怎么可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呐喊。而且原来的剧本她流落在遥远的赵州,怎么“突变”到汴京,元宵夜认皇儿,“无知”或“故意”去惊动刘后、郭槐,让坏人再度使狠。如此损人不利己的“惊人”行动,是要让观众看李太后的愚笨,看她在那里没有尊严的展现亲情?


8. 包拯认出真太后,立即大礼参拜。

《断太后》中的地保只是个串场的角色(上海连台本戏中给他取名范仲华,说他认盲眼乞婆李太后为义母,照顾她二十年,范仲华这种同情心使人温暖),地保一般能交差了事就行,毕竟他也没有实权。可是用在戏里却成为最好的衬托。地保不无抱怨:“哎呀,别的老爷,怕人家打官司;这位大人筛住锣,叫人家打官司”!这种心态的地保较符合真实的地保,也代表常人不求甚解,得过且过的心态,否则二十年太后沦落于当地,他竟会无知无觉。
人物性格:地保缓、包拯疑、李后急;包与李以唱腔相互探测、应对。三者急慢之间,交织出不可思议的情节。按史实“不存在”这个事,但按史实的“不合理”之处(考“宋史”仁宗为李宸妃所生,而刘后抚为己子。仁宗登基,刘太后垂帘听政十余年。李宸妃早刘后一年先过世,刘后强欲以宫人礼在‘宫外’办丧事。刘太后死前,仁宗完全不知李宸妃为母。观此刘之嫉抑李宸妃,确无疑义),又恰恰好证明这个事的“存在”是有极大的可能性。


9. 李太后拿出黄绫诗帕给包拯做为证物。


在宫廷里,刘太后权力拢断之下,宋仁宗不知真相,但等刘太后一死,宋仁宗就被告知真相了。中国共产党费尽心机窜改历史,愚弄的不只是中国人,外国人为做生意也不去揭穿它。但对中共塑造出的恶质人物,有感受的人还是能察觉。30集电视剧版“大宋传奇—新狸猫换太子”开机典礼时,被邀演“郭槐”的港星曾志伟说:“郭槐是个坏透了的人,以前我演坏人,不管是《甜蜜蜜》还是《无间道》,他们都有丰富的感情,有着支撑自己坏下去的理论基础,也就是黑道中的道,但郭槐没有,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中共的形象就是这个坏人,它每天按时送到你的萤幕面前,让你不寒而栗,心生畏惧,永远屈服在它的恶势力底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