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扣玛遭暴打重伤 上海访民愤怒要惩凶

访民愤怒地在医院门口拉出“尊重人权、保障人权、还我人权”的横幅表示强烈抗议。(知情人提供)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2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日前,上海维权人士王扣玛遭到当局殴打致重伤。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得知医院在有关部门要求下,欲将还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王转院,访民愤怒地在医院门口拉出“尊重人权、保障人权、还我人权”的横幅表示强烈抗议。


30日下午13:45点左右,王扣玛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访遭到信访办警方二支队多名保安人员的殴打拖拉,致使高血压发作,倒地抽搐,昏迷不醒,危及生命。(知情人提供)

30日下午13:45点左右,王扣玛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上访遭到信访办警方二支队多名保安人员的殴打拖拉,致使高血压发作,倒地抽搐,昏迷不醒,危及生命。

在场的民众立即打电话报警,120救护车将王送往上海市黄浦区中心医院抢救室进行抢救。当时,上海访民毛恒凤、童国菁、沈佩兰、石萍、詹荣妹、项文寅等数十访民也随同去医院守护王扣玛。

今天在医院照顾王扣玛的童国菁先生说:“这几天他都半昏半醒,今天状况比前两天稍微好一点,但还会头痛、恶心、呕吐,已连续三天三夜没进食。他主要伤在头颅(后脑和头顶),被重拳打过,有淤肿,嘴巴挨了一拳,上嘴唇的皮打破了,有肿块。当天送医时,他昏迷不醒,两个手一直在颤抖。”

毛恒凤表示,“那些打手骂王扣玛这段时间维权很活跃,当时,一个人摁着他,另一个人打他,他被打倒在地时,人已昏迷、抽筋、嘴巴肿了、脸发紫,我用膝盖顶着他的头,然后打110报警。”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今天精神稍为清醒的王扣玛接受了大纪元记者的采访,他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身体好了一点,血压很高,还会头痛、呕吐,谢谢大家的关心。”

王扣玛被殴打的事件传出后,引起上海访民的极大愤怒和关心,上海访民童国菁、朱金娣、徐玮、顾永洪、孙洪琴、李兰贞、项文寅等,自发到医院轮流守护病危中王扣玛。上海著名维权人士冯正虎、夏律师闻讯也赶到医院探望。

2月1日早上,上海访民到市政府信访办上访后,下午陆续到医院看望王扣玛。而在黄浦中心医院住院已久的胡小妹,其子段惠民因上访被警方活活打死,当她知道王扣玛被殴打的事后,80多岁的她坐着轮椅,要求女儿段春芳推着去探视王。

事发后,当地公安拒绝开验伤单立案侦查,并恶言刁难代理王扣玛去索取验伤单的律师。经过大家多方交涉和呼吁,今天(2日),当地公安到医院做了笔录。

对于访民上访频频被殴打,童国菁表示,他也遭遇过广场派出所的殴打,被打得鼻青脸肿,也没开验伤单。访民在信访办、派出所及北京上访,被殴打的例子非常多,最终都不了了之。

他说:“像王扣玛事件,访民都非常关心。如果继续让当局胡作非为,对大家的安全都是恐怖的事件。如果不遏止邪恶,又会出现段惠民事件,大家不希望、不愿再看到类似事件的发生,一定要向公安讨个说法,要求当局交出凶手,严厉惩办,不达目的不罢休。”

上海访民表示,“王扣玛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坚决扼制这种野蛮的法西斯行为,才能保障我们的人身安全。”

2008年,王扣玛的母亲滕金娣居住在上海市闸北区七浦路427弄17号,由于当局非法强迁没有安置住房,走上上访维权之路。因此被闸北区北站街道关押在黑监狱80余天,直至被迫害致死在黑监狱中。为了房屋及为母亲喊冤,王扣玛也踏上了上访路。


80多岁的胡小妹坐着轮椅,要求女儿段春芳推着去探视王。(知情人提供)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2月1日,上海近百名访民前往医院探望王扣玛。(知情人提供)


王扣玛30日被保安殴打见证人签名。(知情人提供)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2-02-02 3: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