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城记

川一
【字号】    
   标签: tags:

早上起来,看外面银装素裹,欢欣宁静,呆在屋里,听听这些快意江湖的歌曲(沧海一声笑),有淋漓畅快之感,感谢黄霑、罗文,可惜他们走了,从此尘世再无才子?

想写一点点自己关于两岸三地的文化经历及感受,起因可能源于昨天carpool吧。昨日进城路上,车主、我、两位情侣。听车主口音,猜他应该湖北人,没错,他猜我是台湾人,说依据我之前和他联系用的是繁体字,现在说话做事似乎又比较温柔甜腻、闷。告诉我是成都人,想自己是和台湾人说话比较多一点的缘故,当然自己也喜欢这样子吧。回来的carpool还是他的车,同伴换了一个说话超甜腻,听起来充满喜乐的姑娘,和一个开始基本不说话的女孩子,因为白天近七个小时的谈话,有些想发呆,一边打盹一边听他们聊天,听着这个女孩子的甜甜口音,想这个车主不会再说我说话腻了吧。后来自己加入聊会,原来这个姑娘也是成都人,因为工作环境基本都是台湾人,于是她说话便是典型的台湾腔了,知道那位不太说话的人来自香港,大家聊起了关于两岸三地的电影和电视剧了,也算不错的消遣,八点左右先把我送到家,结束了是一个蛮有意思的carpool。

自己接触的大陆文化,书籍基本上都是课本或者其他实用性的书,包括计算机、或者英语考试用书,媒体曾经关注本土的新闻联播,天气预报,后来发现都不太真实,于是只关注本地的报导,天天630,比较少看其他电视了。关于报纸,小时候少看,后期除了工作学习,主动看的会包括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庆晚报、重庆晨报、华西都市报等,以及后来出差到每一个城市会买当地的报纸来翻翻,不过认为这似乎只是有目的了解当地时政,而并非爱好文学的需要。书籍类,中学以前接触很少真正文学类的,因为几乎没有,小时候是些幼儿读物,大一点就是读者之类杂志,后来到大学,在读书馆看了一大批解放初期,类似艳阳天、苦菜花等反映新中国成立初始人们生活的书,倒也激起对于新生活的热情。网络文化不怎么关注,总是觉得大陆网站里面“怨气”太多,“苦情”太浓,网络成了诉苦出气的主要场所了,一直比较喜欢看类似天涯论坛之类的贴吧,因为感觉相对比较真实吧,最喜欢看里面的旅游杂记和图片。大陆文化给我的感觉就是当今所谓主流文化趋势,讲究实用性、现实性,但客观或谈不上吧。

台湾文化给我的感觉便是真正的“小资”,卿卿我我,细腻缠绵。初中时期,邓丽君、龙飘飘、凤飞飞等人的歌曲整日里在大街小巷传唱,那时还住在大山里面,家里是严格的中国教育,电视和录音机等现代化设备一律不许入类,尽管父亲那时可以替别人搞到香港的许多紧俏品,但他认为那些会给我们带来不良教育。哈,但是他没有想到我们的邻居是远远走在时代前列,他家有我们村第一台录音机,几乎每天用大大的声音放着当时流行的那些歌曲,于是,每天晚上放学回家最快意的事情,就是端着小凳子,拿着一本教科书(母亲的规定,除非看课本,否则不准呆坐),耳朵里如此如醉的听着那些歌曲,于是学会了很多类似“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小秘密,压心底压心底不能告诉你……”之类的歌曲,然后琼瑶的书又铺天盖地进来了,惹得青春期的我们整天抱着书本呆呆的凝视窗外,希望有个潇洒倜傥的老师对自己有所青睐,嗯,当时倒的确有一个老师对班上当时最成熟可爱的女生有所青睐,结果自然也如窗外的结局一般现实了,那是后话。哎,那时自己也向往,只是因为是班上年龄最小的,又是本性后知后觉的人,几乎所有人把我都当做小学生看待,谁知道俺的心里也有春潮泛滥呀!电视会在最近几年看一些综艺节目,觉得蛮有意思,其他社会的相对真实情况也是大学毕业以后看电视得到,在大陆时主要是凤凰卫视,但谁知道真实情况呢,不过我个人倒是不太关注政治。这次来这边开始相对系统的看些台湾本土的书籍,关于历史社会地理,以及一些作家的书,现在还在了解过程中。

台湾文化给我的感觉,真实、细腻,百姓生活的味道。

初中后期,开始接触到香港的那批武侠作家了,梁羽生、金庸、古龙,飞雪连天射白鹿之类基本全看完,一本厚厚的书,一晚上完成,躲在被子用手电看,因为第二天便要传给别人,真是奇怪,眼睛居然没有近视。那时,香港的电视电影对于一个乡村的孩子还属于天方夜谭,记得那时看的唯一电视剧就是大陆八六年版红楼梦,乡中心小学的一台黑白电视对外开放,收费每人五分人民币,十三岁的我会走四十分钟山路(那个山路还是要经过很大一片坟场,呵呵,走过时鬼怪故事自然会呈现眼前了,于是飞奔,可能后来积累成了跑步的功夫),用买零食的钱换一张门票,看完一集以后又飞跑回去,现在纳闷,那时妈妈也不管我晚上到底干嘛,真是奇怪。香港的电影、电视剧是上了大学以后才开始大批量接触(因为高中的重要任务是学习课本知识,仅有的业余时间是全部拿去训练了,哎,可怜的自己,在高中期间除了睡觉,可能就没有自己的时间了,哦,周末还是有一天属于自己的)。

大学期间,学校在所在城市的文化区,于是,完成相关学习任务之余,平时晚上时间基本都献给文化馆的录像馆、电影院,录像馆放的几乎都是香港最流行的片子,电影院便是国外的经典片子居多(从这时起,开始大量接触国外文化,其实最早应该算是中学开始用家里的小收音机听甜腻腻的美国之音,笑曰,自己的台湾腔那时便形成了),那时的票价都便宜,大概是因为沙坪坝的大学比较集中,放映业竞争激烈,于是大家都争相拿好片子,低价钱吸引学生(很幸运的,商人们拿的几乎都是经典片)。我当时还属于学生中比较有钱的吧,因为成绩还行,每个月有奖学金,又可以拿到一定的运动训练补贴(运动员的福利了,但比赛奖品都是实物或者奖状),后来,又去做家教,于是,真是小小的富婆了,偶尔,也会愿意那些自己看起来还比较顺眼感觉比较安全的男同学请我周六去看电影,因为周六一般会看通宵,五部电影,看完之后早上六点左右各自回寝室再睡一觉,大部分时间是自己一个人去了,然后下午起来,洗衣服,做作业,周六晚会去跳舞,周日去爬山,真是美好的周末。应该说,香港的文化是我最爱,娱乐性是有的,社会性也有,现实性也具备,周星驰、钟楚红、张曼玉等等几乎伴我大学时代,尤其喜欢披露江湖恩怨的故事,这首笑傲江湖的歌应该是我认为的香港文化的代名,面对现实,但又不失江湖豪气,以及勇气。

后来,又看批量看香港的连续剧,包括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上海滩、地产风云、创世纪等。总之,香港文化对我的影响似乎是较大的,但因为觉得香港毕竟那时不属于中国,便现实的把关注目光投在了深圳、广州,以至于直到出国前夕,深圳广州都会是自己心目中最可爱的城市,十余年里,每年是一定要找时间到那边去“渡假”,感受岭南文化,而且,曾经的重要理想是在那边找一份工作,只是,因为自己太爱那里,以至于不忍破坏那种美好印象(因为深刻知道旅游和移民的本质区别),于是,后来有了一个一切都不错的工作在等着我的时候,签了约,我还是放弃了(真是很抱歉,对于当时的“雇主”),因为,实在太爱,便想一直保存那份美好,是的,现在依然爱南方,但一直不愿意去香港,可能还是想给自己梦中留一块想像的空间吧。嗯,在这一点上,可能像台湾人的某些习惯,小资,小闹。

对于现实香港人的的了解不多,也是看电视,他们的实干精神是我佩服的,但不太喜欢直接接触,有种观念认为他们太实在,尤其是女人的太实在,也许实际并非如此。

个人认为,如果一定要找个中国文化的代表,也许香港最能代表,中国人的深重苦难,但又百折不挠,江湖豪气,又幽默自嘲。

后来这些年来,基本游离在西人群中,对于两岸三地人的现实了解不太多了,但心里还是一直关注的,自己毕竟和他们同类的。

说完过去,回到现实。

再回来记录昨天白天的事情,10:15AM左右见到报社那位睿智聪明坚定细腻的B,大家在咖啡厅聊了近三个小时,之后到报社见着了社长以及上次采访我的那位可爱的记者,纯洁可爱;社长是一位看起来非常干练严谨的女士,典型的女强人外型,之后三人,B,记者,我,在会议室进行了午餐,叽里呱啦到五点过,她们说我的文风是典型的小资、细腻、敏感、遐想,有时有些多愁善感,能用文字写出大家心里想说的话,适合副刊,我赞同。临走时送了我一堆报纸,一盒食物,当然还有一筐关爱,谢谢他们了。5:40PM左右在york mills等候6:30的carpool,拿出计算机一边看伊索寓言一边啃苹果晚餐,看着那群动物斗智斗勇,想自己进入人间还得用人类的方法。

回到家中,收拾收拾,十点左右倒头大睡,到早上七点醒来,开始这篇文字。

爱这宁静,一会出去雪地走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曦旭化晶霜 湖烟映彩光 风扬云帆起 山秀天水长
  • 人从出生到老就是一连串的学习过程,是对未知领域的认知,同时也是对自我的认知,原来我们都有很大修正和提高的空间,不论是习惯、想法、能力、品味……等等,人们常说的“活到老,学到老”的确很有道理。
  • 在这高原之巅,人迹罕至,无人去欣赏她的美丽,无人来感受她的芬芳。但我却未见她有任何的寂寞之颜与失落之意;相反,她美丽,美丽中更透着一种不可侵犯的仙姿与生命的威仪。
  • 我遥望长天,感慨万千。感叹宇宙的博大,感慨个人的渺小。在纽约初次体验飓风,让我学到了许多书本上学不到的东西。古语说:“云在青天水在瓶”,在大自然的面前怀着一颗谦卑敬畏的心…
  • 笑是一个人的自然属性,一个笑脸常开的姑娘总是惹人喜爱,笑如花蕾在绽开的那一瞬间,给人带来美好的回忆。
  • 学会在这种坚守中随遇而安,以另一种姿态丰富这个世界,并在磨难中,呈现出生命纯正的光华。
  • 想起故乡的夜晚从那些老屋的窗口映出的昏黄的灯光,思绪便会沿着记忆中的小路,走过每个街邻的门前,走过门前的槐树柳树,走向那亲切温暖的 灯光,走进那个虽逝犹存的时空里……
  • 八月初,当年医学院的同学团聚,同班同学也借此小聚。因为各种原因这次不能成行,只好从电子邮件和照片中一睹昔日的同窗,一解思念之情。回忆往昔之际,一位自杀多年的同学的故事,依稀浮现在眼前。人们通常会为自行结束生命的人感叹,而医生的使命是救死扶伤,所以,学医的人自杀,令人尤其难以想像。
  • 转换到新的环境后,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办公室里,鲜少和学生接触,但面对崭新的环境和事务,都必须重新适应,没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整理东西。
  • (shown)幸福是需要靠努力才能经营出来的,但不一定要向外去求、用钱来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