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阚斐:政改至今为何无法实施

阚斐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2月23日讯】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对政改的需求由柔性到刚性,社会各阶层轰轰烈烈的民间讨论也随着时间的延展愈演愈烈,政改已到了势在必行的地步,可一到需要政府实施的时候,就被党领导下的政府以五花八门的“中国现实”理由所回绝,最典型的一种说法是说“中国人的素质不足以搞政改”,这可笑的说法不用反驳,早在几年前的超女的普选中和最近的乌坎的普选中,中国人对此说法已经予以充分的驳斥与痛击。

政改究竟是什么?就是民主!通俗的讲,就是宪法下的所有老百姓都有权被选当官,都有权选谁当官,都有权监督被选上的当官的!那为什么不说民主说政改,这也是共产党的愚民技俩—不敢实行民主制,还要拿出一个名词来对老百姓遮掩,妄图瞒天过海—政改,是什么?也许是官场上的什么名词吧?

台湾的民主选举和民主制度已经充分诠释了中国人的素质不仅可以搞民主,而且可以把民主搞的有声有色。那么,中共领导下的政府为什么不敢搞民主呢?这还得从头说起。

1949年中共执政后,毛政府打着社会主义的幌子搞专制,从上台到死,发动的无数次运动中,为达到一己之私,以暴力斗争理论全面打乱中国社会秩序,迫害死数千万中国民众,也强迫了中共高层众多领导者参与到迫害中,因此中共的领导者都背负了沉重的人权债,这沾满人民鲜血的运动发起者和实施者在毛死后,为求得自保,拉出运动中几个替死鬼,算是对人民的一个交代。而这些侥幸留下来的刽子手们仍然畏惧可能的清算者和有一天终究会成为被清算者,拚命的掩盖历史真相和坚持不被清算的标准也就成为必然。

这些脱胎于毛时代的力求自保者,自然把坚持专制的所谓的社会主义制度当成不被清算的标准,这样做,一,可以判别路线是否一致,二,也使对方手上沾满鲜血,从此也走上自保的道路,与他们成为共同利益者。说白了,就是坚持专制。

不仅如此,这种坚守的标准也在全社会广泛推广,并加以严格实施,那些能够认同并坚守专制制度的,不管做了什么,都不会被打压,都会出现在这个利益群体中;相反,不符合这条标准的,不管你为社会做出多大的贡献、多么仁义善良,都会被冠以反对社会主义、危害国家政权等诸多罪名被国家机器打压。

看看毛后面的,邓政府对要求民主的学生开了枪,因为在邓的眼里,这些学生可能引发反对专制的民主制度,自己势必遭到清算,尽管学生的言行符合宪法规定。邓还指定积极镇压的沾满学生鲜血的江为接班人,因为江保证了邓下台后不被清算,承认坚持毛邓路线。

江上台后,对法轮功群体进行了镇压,因为在江的眼里,刚刚过去的8964是最大的梦魇,尽管法轮功信仰的是真善忍,任何人数众多的群体都是可怕的,鲜血和人群恐怕是江最惊魂的吧?江下台前指定了胡为接班人,因为胡在邓政府期间是给班禅下毒酒并得到邓的隔代指定的,是志同道合的追随着,更重要的是,胡保证了江下台后不掉脑袋,讲演稿里第一句就是坚持马列主义毛思想邓理论三代表。

至于说不得不下台的江和当政的胡的明争暗斗,也不过是江对自身担忧的一个内在动机,总觉得还是自己的人在台上更安全些,因此就会在权利上有了争夺,也就有了各派人马大打反腐败这张牌的表象了。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改革开放多年,中国不实施民主制度。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薄熙来这样的人权恶棍,在全世界都在搞民主的时候,他在重庆搞出了唱红歌这个怪胎。因为在这个问题上等于是向中共权利机构表了个态:我是和你一伙的!作为江派的活跃人物和野心家,派系斗争也在所难免,是否被反腐,那是中共权利内部的家事了。

归根到底,中共领导下的政府是无法搞政改的,就是说,中共无意搞民主,要说中国的民主的道路有多远,还要看我们对中共的专制了解有多深,还要看中国民众对中共这个邪恶政权的邪恶能容忍多久。

评论
2012-02-23 8: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