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今日:整肃“内人党”内蒙逾万人死亡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2月04日讯】(大纪元李洋综合报导)1968年2月4日,中共在内蒙古开展挖“内人党”运动。调任内蒙古军区代理司令员的滕海清在中共中央授意下,在内蒙古自治区开展了大规模的挖肃“内人党”运动,通过刑事逼供等残酷的手段,数十万人被打成“内人党”,遭逮捕和关押,上百万人受到株连,其中有1万6千多人被迫害致死,受害者大部分是蒙古族。

老内人党与新内人党

所谓“内人党”即“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蒙古史上有过两次“内蒙古人民革命党”。1925年10月,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在张家口成立,它由共产国际及中共所创建并领导,是活跃在民族地区的共产党的外围组织。30年代中期已经解散。

1945年8月,内蒙古东部的蒙古青年又重组“新内人党”,建立“东蒙党部”发表了《内蒙古人民解放宣言》。1946年4月3日,在内蒙古自治运动统一会议上,以乌兰夫为代表的共产党派得势,投靠中共的哈丰阿、特古斯等人统统升官晋爵,反对派遭到清算。这次会议还决定: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解散“内蒙古人民革命党”。这是历史上的“四三会议”,从此中共掌控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

乌兰夫是个汉化和俄化的共产党的忠实信徒,不会讲蒙古语。他在中共的调教下,依靠中共的势力,分化瓦解了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1947年成立了“内蒙古自治政府”,为毛泽东打江山立了大功。后来,乌兰夫官拜至中央级。但是,好景不长,这个早期投靠延安的留苏派、毛泽东的忠实拥护者,最终被毛泽东无情地抛弃。乌兰夫是在文革期间最早被罢黜的中共地方高级官员之一。

中共在“文化大革命”中发动挖“内人党”从“挖乌兰夫黑线肃乌兰夫流毒”的“挖肃”运动开始,这个“挖肃”运动的中心要害是挖所谓乌兰夫的“暗班子”——“反党叛国”的“内人党”。

中共授意 全面围剿  

1967年5月,中共调派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滕海清到内蒙古,代理内蒙古军区司令员,并任自治区革命委员会主任。滕海清在内蒙古不遗余力地推行文革整肃运动。1968年2月4日,滕海清和李树德(内蒙古革委会副主任)受中央文革领导人接见,当时中共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康生说,历史上的“内人党”至今还有地下活动,军队内部也有“内人党”。在康生和谢富治的唆使下,内蒙古自治区革委会滕海清等人策划并成立了挖新、老内人党的工作小组,开始在内蒙古进行挖肃“内人党”运动。

在中央文革、中共中央支持下,一场从挖肃“老内人党”到挖“新内人党”的迫害浪潮在内蒙古全面展开。在为时一年半的时间内,挖肃内人党的迫害活动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从首府呼和浩特迅速蔓延到了地方各盟、旗、县乡村。

迫害者通过威吓、暴力的手法,对受迫害者施以近百种五花八门的酷刑,将许多人揪出来,关在黑房子里,而被揪出来的人若不承认自己是内人党,则受到拘禁、天天搞车轮战严刑逼供;而承认了,又要供出新的内人党成员。中共甚至将自己当年指派监控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的“中共延安派”乌兰夫也打成“老内人党”的总头目。滕海清在内蒙古军区政治部200人中,就揪出180个内人党,其中10人被迫害致死。“内人党”受迫害者所遭受的肉体酷刑以及精神上的凌辱都堪称登峰造极、令人发指。

当年曾亲历这场运动的受害者之一哈斯格尔勒说,这场从金字塔的顶端发动、领导、布置,不断督战的运动之火,到了金字塔的最底层,火就越烧越旺越大,到后来已发展到无法控制,对蒙古民族和这个地区造成的损失是永远无法计算和估量的。哈斯格尔勒当时在乌兰察布盟GY县中学工作。

残酷迫害 种族清洗

中共“挖肃”运动在内蒙古自治区全境对蒙古族展开了大规模的酷刑逼供、残酷迫害。“挖肃”挖到蒙古包,挖到羊群里。很多牧场畜群被宣布为“叛国”的羊群、牛群、马群,被没收、赶走以至死亡,牲畜大量减损。苏尼特右旗优良白马纯种从此断绝。绝大多数的蒙古人连“内人党”这个名词都没有听说过,却不明不白地成了“内人党”。中共亦将自己许多的基层组织也打成“内人党”,甚至更将蒙古民族的许多传统活动和风俗习惯也视为“内人党”的活动。

阿巴嘎旗有一个牧民老妇被批斗多日,追逼交代“内人党”。她不知道为什么天天折腾她,后来听出大意是向她要“内人党”这么一个东西。于是第二天起大早就把自留牛赶往供销社去卖掉。然后将卖牛钱放到柜台上,要买“内人党”这个东西,回去好交任务。售货员哭笑不得,说:“我们这里没有内人党,也不卖内人党。”老太太非要买一个,多少钱都行。售货员没有办法,找来一个会蒙语的人给她解释“内人党”是非卖品。她这才怏怏而去。

挖“内人党”运动中,遭受打击迫害的主要是蒙古族,也有其他少数民族。从城市到草原,从大人到孩子,蒙古人人人自危,并辐射到全国有蒙古人的地方;上至内蒙古自治区副主席吉雅泰、哈丰阿等,下至普通农、牧民,甚至连妇女儿童也未能幸免。蒙古族妇女受到的酷刑虐待更是丧失人伦。整个民族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这是和平时期的一场灭绝人性的血腥浩劫。

曾任阿拉善左旗的旗长苏德宝(蒙古族)当年被酷刑逼供,其脑袋上被钉了个钉子,至今钉子已经无法取出了,否则有生命危险。

据中共内蒙古官方的事后统计,有34.6万人遭到诬陷、迫害,有16,222人被迫害致死。在《内蒙古自治区史》(内蒙古大学编)中记录,有27,900余人被迫害致死,有12万多人被迫害致残。而这些数字仍不够准确,实际受害者不止这些。

前内蒙古党委第二书记廷懋曾在一信中披露“内蒙在‘文革’中打‘乌兰夫反党叛国集团’和挖‘新内人党’,死两万多人,伤残十七万,被株连的上百万人。”

民间上访的受害人寡妇们(三十二寡妇上访团)的统计数字是:致死4万多人;伤残人数为14万多人;被抓、被挖、被迫害的人数大约有70万。当年在乌兰察布盟GY县中学工作的哈斯格尔勒也认为,“三十二寡妇上访团”的数字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面对如此残酷迫害,这个忠厚、善良而又笃信佛教的骑马民族终被激怒了。他们先后涌向呼和浩特,“五十孤儿上访团”在首府街头哭声震天;“一百寡妇上访团”在刽子手衙前顿足呼号;“军队干部家属申冤团”到内蒙古军区司令部大放悲声。

1968年11月以后至1969年的5月,挖“内人党”运动达到了顶峰。随着运动的高压残酷,反抗行动也愈来愈激烈。到了1969年3月,遭受迫害的内蒙古人带着墨写的、血写的汉文、蒙文的各种告状信、申诉书、亲人的遗书、血衣、刑具,纷纷以步行、骑马、扒火车等各种方法,冲破层层封锁,涌向北京。锡林郭勒盟一位边境牧民逃出来,不向咫尺境外跑,而是骑上骆驼,千里向南赶往北京。

当年北京站、中山公园、国家民委、民族文化宫、中南海等地都坐满了来京申诉的内蒙古人,他们在天安前跪地嚎啕,哭诉自己所受的灾难,在中南海新华门门前呼冤求救……。

“先杀后抚” 匆匆收场

1969年5月22日中共高层针对内蒙古发出了24号文件(简称“五二二指示”),要求对误伤的好人彻底平反、放人。毛泽东在文件中也批示称“在清理‘内人党’运动中,内蒙古已经扩大化了”,以此平息众怒,稳定局面,防止事态扩大。

为此中共中央高层试图以抛弃滕海清来平息内蒙古局势,“五二二指示”使得内蒙古局势的风向标一夜逆转,滕海清成了口诛笔伐的对象。滕海清不得不面对着那些孤儿寡母、身体的受迫害者声泪俱下的控诉。

另外,当时内蒙古各级革委会和积极参与“挖肃”运动者,并不相信来自中共高层的“五二二指示”,只视其为一张废纸而强烈抵制,使得受迫害者再度进京上访。

至此,内蒙古人才发现中共在铁的事实面前,并没有认错,只是发文指出在挖“内人党”运动中,犯了扩大化的错误。于是引发了内蒙古人更广泛的彻底纠正挖“内人党”错误的抗争,进京上访的人仍源源不断,工人、农民、牧民、知识份子、学生等,上上下下,从城市到农村、牧区,形成了一致的空前抗争行动,他们一致要求中共中央惩办滕海清。

中共高层原先试图以牺牲一个滕海清来缓和内蒙古的社会不满和民族矛盾,却没有料到毛泽东“五二二指示”非但没有平息大众的情绪,反而使得参与挖肃的各级领导也加入了上访的队伍。他们指责中共中央的方针朝令暮改,过去不挖肃是右倾,现在挖肃了是左倾,基层领导成为了平反运动的替罪羊。结果挖的和被挖的在内蒙古地区形成两派,对立起来,局势失控了。面对内蒙古的危局,中共高层反过来又对“批判滕海清”踩刹车。

面对内蒙古人对所受迫害进行强烈抗争,中共高层恐怕内蒙古因“内人党事件”激发蒙古人的民族情绪而导致苏联、外蒙古的介入,将北京军区司令员郑维山取代滕海清,以此安抚受害人,平息内蒙古人的怨恨。同时,派军队进驻内蒙古,在1969年12月19日对内蒙古进行全面军管。

然而郑维山主管下的军管会也并没有停止迫害“新内人党”,在军管会下的内蒙古,草菅人命的事情时有发生。

无法清算历史

中共在内蒙古这场挖“内人党”运动前后持续了将近二年。当时中国全境的蒙古族人口只有200万人,按民族人口比例,其致死、致残、被迫害人数之高,是骇人听闻的。其惨状,令幸存者不堪回首,成了蒙古人心中永远的痛。

据内蒙古官方在总结这场冤案报告中说,“滕海清等人采取了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凭空捏造手段,用尽骇人听闻的极其野蛮手、残酷的各种刑罚,大搞逼供信,造成特大冤案,共打成48万多人为新内人党。”至于是48万人还是34.6万人,这也将成为历史之谜。

文革结束后,中共不得不承认挖“内人党”是个冤案,受害者应该得到平反。然而部分受害者,尤其是牧民没有得到任何补偿。尤其是,那些迫害者们仍然把持着各级权力。他们的上级有意袒护犯罪者,没有给他们以应有的惩罚。

1980年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向中共纪委提交的一份报告中提出,造成这一惨案的滕海清等人罪行严重、民愤极大,应予以法律制裁。不然,难以平内蒙古各族人民的民愤。

但中共对于滕海清等犯罪者处理结果让人唏嘘不已。中共认为滕海清有战功不追究其责任,有意袒护,并让其任济南军区副司令员。中共为抚慰民心,只是惩罚几个普通参与者,把他们当了“替罪羊”。

1987年,作为清算内人党事件的最后一幕,呼和浩特市中级法院对当年参与挖肃内人党积极罗列诬陷材料而深得滕海清的赏识的乌兰巴干进行审判。然而,对乌兰巴干的判决并没有平息内蒙古人的愤怒,认为这是一个“糊涂案”,这个重大的冤案应由滕海清等五个当时领导人负责,而不应该由乌兰巴干这样的一般参与者负责。

“我是蒙古族。”家在北京的娜仁花(受害者)回忆说,在文革“内人党”案中,全家被打成“内人党”,她失去了两位亲人爷爷和父亲。她在内蒙古的亲人也无人能够幸免,叔叔、伯父、姨、舅舅都被打残。

娜仁花说,“‘内人党’案最可怕的是以种族的名义进行屠杀迫害。这同希特勒迫害犹太人是完全一样的。……希特勒迫害犹太人和斯大林大清洗两桩罪恶,被毛泽东合二为一地加害于蒙古人头上。毛泽东至死只承认内蒙问题‘扩大化了’。中共官方文件把挖‘内人党’的罪责扣在了林彪、江青、康生头上,找来替罪羊,试图伪造历史、逃避历史责任,以保持神坛上毛泽东、周恩来的牌位。”

“历史无法清算,但我们应该尊重历史!”

(责任编辑:辛明)

评论
2012-02-04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