呈现心灵 澳制帽大师生活历练中创作

有当今澳大利亚女帽界大师之称的瓦尔特劳德.莱纳(Waltraud Reiner)。 (摄影: Bernie/ 大纪元)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记者李欣然、马颖慧墨尔本采访报导)距离澳大利亚墨尔本最著名的购物中心Chadstone Shopping Centre不远处,有一家帽子店,那是誉有当今澳大利亚女帽界大师之称的瓦尔特劳德.莱纳(Waltraud Reiner)经营的天地。虽说帽子属于时尚品,但莱纳打造空间却颇有传统韵味。尤其赛马会或其他重大仪式,很多时尚爱好人士都会来这里订制帽子。

出生于奥地利的莱纳,早年居住在德国。步上“制帽之路”对莱纳而言,是个神奇的历程,犹如她离开德国来到澳大利亚,是人生中奇妙的转折!

在德国生活的前两年,莱纳计划自己挣钱就读心理学,但快乐的心境却让她不再想当心理学家。直到六年后,莱纳心中升起那自童年起盘旋不止的强烈感受,“我心中有一种渴望,那种我从11岁起就一直有的感觉,又强烈起来,那种感觉似乎并不是我自己发出的,这种感觉似乎知道我应该干什么,每当我想起它时,我都会流泪。”

随着感受日益强烈,莱纳明白那发自心底声音的提示:“我知道,我应该专门去做什么,但却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直到有一天,莱纳看到一本杂志上介绍澳大利亚凯恩斯的文章,“我突然想,也许我应该去澳大利亚。于是我去申请护照,而且很快就得到了。”于是莱纳离开了德国,但抵达的不是凯恩斯,最终落脚的是墨尔本。

心灵指引 寻觅终生志业

命运之神的指引,过程也许时而清晰又模糊,但总会分毫不差。偶然的机缘,莱纳得到了一家帽子店面试的机会,她回忆当时:“我缝了20分钟后,在那枯燥的缝制过程中,奇特的感觉又从我的心里升起来了。那时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我听到一个声音:‘我到家了,这就是我在寻找的职业,我不用再寻找了。’”莱纳心情的激动、兴奋、欣喜……“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寻找的,我要去做帽子,那才是我的职业!”

就这样,莱纳开始制帽学徒的生涯。当她确定制帽就是内心所要寻找的职业后,她开始多方求学,精研技艺。一次回家乡探望奥地利父母的旅游中,莱纳拜访了旅程中所有的帽子店。

“我一路都在问能不能在哪里免费学习?到了伦敦,在Rose Cory店,那是专为英国女王制作帽子的店,幸运的我在那里学习了四年。然后我又在Somerville帽子店工作了两年,而这家帽子店又是专为很多侯爵和公主制作帽子的名牌店。”莱纳在伦敦学到很多制帽的技巧后,回到了墨尔本,并买下了一家帽子店,一做就是七年。

遭逢人生打击 悟得新境界

正当事业顺利之时,人生中一连串的打击也随之而来,莱纳回忆:“1997年我先生出了车祸,使我不得不关闭我的生意,但当时我已经开始从事制帽教学,在墨尔本的大专学校教制帽专课,我在那里工作了三年。但到2000年时,我几近崩溃。”

当时的她,一对儿女尚幼小,分别是八岁与五岁,丈夫又有自杀的想法,莱纳只能压抑所有的想法、悲哀、气愤、恐惧……那些深藏心底的感受无人可诉说,“我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我知道我得做什么来解脱自己,但不清楚应该做什么,我的生命之神在此时又给了我提示!”

接受指引,莱纳的生命再次发生转折!她参加学习制作洋娃娃的培训班,学会了在制作的过程中,表达所有的情绪,所以当培训班结束后,莱纳觉得自己解脱了。“我第一次意识到通过创作表达自己情感的重要性,所以我在学校的教学目的完全改变了,以前它只是关于制帽技巧,而现在,我开始希望我的学生学会表达自己,用她们手中的材料表达自己!”

磨难和痛苦让莱纳开始思考,并使她从原先单纯追求技术升华到一个新境界,学会在创作帽子的过程中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用莱纳的话说就是:“用生活经验制帽。”

“我参加了很多的研讨会,制作了很多帽子,但没有两顶帽子是完全一样的。正像没有两个人是一样的,也没有两种材料是一样的。教学中我总是和学生一起做,也许制帽的方式相似,正如我们大家的生活方式可能相似,我们都呼吸,但我们是不同的人。”

每顶帽子如同每个不同独特的生命,就恰似每个人在生命历程里,总是扮演不同的角色,“我突然意识到,其实我们人生扮演的很多角色,就像我们戴的帽子一样。我们可以是女儿、恋人、母亲,可以有很多顶帽子,这些帽子并不能代表我们真正的自己,只是我们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的一种选择。”

制帽艺术 扮靓人生

如今,对莱纳而言,制帽已经不再是一门手艺,而是一门艺术了。自己获得享受的同时,莱纳也分享如何从“帽子”获得快乐,扮靓他人的人生。

莱纳分析,男性喜欢女性戴帽子,因为某些帽子会使女性更具女人味。对于女性而言,戴上不同的帽子也可以展现不同的个性风格,“例如,戴上一顶用鲜花修饰的帽子,会很有女人味;但如果带上一顶很高的帽子,人们就不得不抬头仰望你。你会由于戴了不同的帽子,而有不同的感受,更何况,你还可以将帽子都摘下来,还原到本来的自己。”

莱纳有来自各个国家的学生,也曾在香港和泰国开过制帽班,她发现东方女性对帽子既陌生又好奇。“我发现东方女士对于自己的头发很挑剔,她们对自己的发型也很挑剔,而且她们往往不戴帽子,但我把帽子介绍给她们时,她们都很兴奋。虽然戴帽子并不是东方人的传统,但为什么不可以戴各种帽子试一试呢?”

不同样式、颜色的帽子,可以展示人们不同的自我,相对的,在莱纳眼中不同的人也赋予帽子不同的灵魂。“我认为,帽子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心灵。虽然帽子本身只是一个物件,但戴帽子的人却赋予了它灵魂。例如,戴上某顶帽子,那个人可能会被赋予不同的美德,例如大度、有趣、幽默、现实、高傲或令人讨厌——我的意思是说,虽然帽子本身是死的,但帽子帮助戴帽者表达自己。”

戴帽如人生 换角度 别有风景

另外,戴帽子也讲究角度,不同的角度,帽子达到的效果就会不同。“如何戴帽子很重要,需要考虑发型,是否带耳环?是否上口红?而且戴帽子需要考虑角度问题,因为戴帽子的效果会因为这些而改变,如果你戴帽子的角度不对,效果也不会好。”而人生也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不同的角度自然会看到不同的风景。“从一个角度看我们的人生也许很糟糕,但如果换另外一个角度,也许你会有一种完全不同的感觉。”

走过困境,莱纳经营目前的制帽店,颇受时尚人士喜爱,也从事制帽教学的她,性格显得豁达,看不出曾经的抑郁与迷失,她说,每个人都戴着一顶无形的帽子,人生需要笑声,需要幽默的态度。“如果人生中能够有更多的笑容,我们会活得更轻松,戴帽子表现自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任何人都可以戴帽子,其实每个人都戴着一顶看不见的帽子,我们希望,用我们有形的帽子将那个看不见的帽子表现出来,并且让戴帽者因此而感到快乐。”

“对于我而言,帽子并不是我生命中的全部,但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它是一种心理的艺术。”是技艺,是艺术,或许对莱纳而言,从“帽子”那儿得到的是更多人生的哲理与省思。

--转载自《新纪元》258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化中心、社区大学伴随着人们身心灵的成长,提供了重要的养分,这些积淀已经成为许多台湾中壮年和新一代成长过程中共同的记忆。在这些成长记忆的培养土上,许多人投入了相当的心力去浇灌,使得文化的养分均霑庶民的身上,赖万镇先生是其中朴实又光鲜的一棵常青树。
  • 对于人民和社会,民生主义比共产主义好,中华民国比共产党中国好,中华民国是中国大陆民主化的希望。这是我20年前生起的希望。20多年过去,在对民国逐渐有了更多的了解之后,我更加坚信,大陆民主化绕不过中华民国——它的宪法、它的施政,它百年以来的社会政治实践。
  • (shown)来自台湾的湖南餐馆老板彭永双怎样挑战高品味的伦敦客、世界名流,成功经营中国菜餐馆的故事。英国的美食评论家,伦敦《泰晤士报》的专栏作家吉尔.可恩( Giles Coren ) 评论说:“很久以来我就一直认为,这家也许是世界上最好的中餐馆。”彭永双的心愿,是要为中国菜、为华人的餐馆争光。他的餐馆吸引了很多社会名流前来,包括英国王室的人员和电影明星。彭永双这样看待餐馆的成功:“这不是说成功不成功,第一个,你一定要坚守你自己的本分,你的岗位,我一定就是这样,我始终一定要把菜式摆在第一位,把客人摆在第一位。”
  • 英国伦敦众多的中餐馆里,有一家很特别的湖南餐馆,它没有菜单,价格相对很贵,在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当今,餐馆却是常年客满,需要预订才能就餐。它所谓的菜单上写着“交给我们吧”(“leave-it-to-us menu”)…湖南餐馆的老板彭永双从事餐饮业已经40多年,也是在英华人非常成功的例子。“我们餐馆在这边已经30年,70年我从台湾来到英国,80年来这边开了这个餐馆。…”
  • (shown)(续)攀越声乐巅峰喜踏神韵之路(下):荣获第三届全球华人声乐大赛金奖。圆曲凭借天赋、刻苦和追求,从偏远的西藏山区到国内声乐的最高学府中国音乐学院歌剧系,从大陆的中央民族歌舞团到海外的西班牙,又到世界顶级的意大利声乐大师班成了著名声乐教育家卡洛.贝尔卡基的得意门生,后来他在意大利成为优秀的歌剧演员和男高音歌唱家,可以说是登上了声乐的巅峰。2009年圆曲参加第三届全球华人声乐大赛,他一举拿下金奖。圆曲把他的歌唱的生涯和他的人生经历娓娓道来,回顾往事无限感慨。他感到艺术水平的提高,更来源于精神境界的升华,无求而自得。
  • 攀越声乐巅峰喜踏神韵之路--访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圆曲(1):藏族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圆曲艰难曲折歌唱之路。一首气势恢宏的歌,深沉高昂却飘然出世的感觉,仿佛一切尘嚣都已远去,只有这天籁之音。圆曲的声音世上罕见,像是来自天上,使人身心震撼,进剧院的时候人们带着沉重的负担,走出剧场的时候,使人通体舒畅,背后像是长了翅膀。
  • (shown)张俊杰说,绘画不是技术而是心术,做一个善良、正直、率真的人是绘画的基础,艺术的境界走到高处,表达的是对自然与万物的爱。提升自己的心灵,与自然结合,不断提高层次,是没有止境的。
  • 翻山越岭,陡峭的山坡,碎石不停落下;荒草蔓长已分不清方向;经受大自然洗礼及岁月刻痕,回家的路已中断、消失。跟随老流兴部落的泰雅族人找路寻根,促成陈洁瑶开拍《不一样的月光》,透过电影,看到原住民对待土地的温柔深情。
  • (shown)出道两年,10岁的陈彬睿写了50多篇影评,得到“最年轻的影评家”称号。应邀参加好莱坞动画片《驯龙高手》新片宴会,陈彬睿在群星灿烂的宴会上游刃有余,在众星瞩目中采访了动画片的导演和主要演员,最开心的是进门时得到两个玩具,出来后还有玩具!
  • 八、九十年代,曾经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很多片商开戏,制片人忙得不亦乐乎。那时也涌现出无数的大牌明星,塑造了香港电影的独特风格和味道。但如今香港电影面对大陆市场的挑战,在夹缝中生存,前景充满曲折。陈自强分享他对于香港电影过去、现在和未来的看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