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张朴:王立军事件印证“天灭中共”(上)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3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梅溪若英国伦敦报导)重庆“王立军事件”事发突然,正处在中共“十八大”换届前夕的敏感时期,中共希望的是平稳过渡、顺利交接班。但在这当口上突然“东窗事发”,出其不意地给中共利益集团迎头一击,致使中共这艘行将末路的破船如彗星般从黑空中失速坠落。旅英华人作家张朴先生在接受大纪元记者专访时表示,“王立军事件”印证了法轮功几年前就提出的口号——“天灭中共”。

“敲山震虎”王立军迫投美领馆

张朴表示,王立军突发事件后面隐含着某种必然性。 迫使王立军夜闯成都美领馆寻求庇护,实际上是中共高层中有人想弄掉薄熙来所致。王是薄熙来的得力干将,要想断了薄熙来进常委的路,王立军就是一个最好的“先打”。打掉王立军实乃是“敲山震虎”,弄掉薄熙来。

他说:“这个‘敲山震虎’的路子从王立军在东北铁岭及其它地方当公安局局长、副局长的时候就已见端倪。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打掉王立军的同伙,从中牵出了王立军干出的许多坏事,这样逼着薄熙来不能再支持王立军,导致同一条道上的薄、王二人开始分岔。薄熙来靠不住了,在无人可投靠的情况下,逼着王立军背水一战,跑进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

张朴认为,薄熙来抛弃王立军实乃忍痛割爱。从东北开始,薄一直对王立军器重有加,王是薄的心腹、最贴心的打手。即使薄熙来的城府再深,他需要王立军帮他做事不可能不和王立军交底,所以王立军对薄熙来的事情、甚至中共高层的事情完全有相当的了解。

他说:“王立军作为重庆公安局局长、作为‘唱红打黑’的一个重要成员,证明薄熙来是非常器重他的,他为什么要抛弃他的得力干将?从逻辑上讲、从人情上讲、从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人讲,这条船翻了大家都不好吧,一定是上面要弄薄熙来、先打王立军,然后再排挤薄熙来。”

薄“唱红”得罪太子党

薄熙来在重庆大搞“唱红打黑”,张朴指这是薄熙来想另辟蹊径,用一种不同于中共的统治方式来招引大家的注意,然后挤进中央常委。

他说:“我在英国得到的一个确切的消息。薄熙来的儿子薄呱呱在牛津上大学,他的监护人、和薄熙来有密切关系的一个英国老板曾经问过薄呱呱:‘你爸爸搞唱红打黑到底是为什么?’薄呱呱回答说:‘不要去太认真啦!这是搞政治,你不要以为他是要恢复到文革。’反证了薄熙来以‘唱红打黑’出风头,借此阶梯进入到中共的政治局常委的核心阶层去。一旦有机会,他可能要坐中共的第一把交椅。”

张朴表示,实质上薄的“唱红打黑”得罪了中共最有势力的力量——太子党。他说:“薄熙来‘唱红打黑’,他的‘唱红’恰恰得罪了中共最有实力的太子党。在我看来,它是比团派还强大的一股势力。中共经营了这么多年,他们的人际网络遍及全中国,党政军到处都是他们的人,很多军区的司令、副司令,很多当权者都与太子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团派的力量远不如太子党,这次薄熙来敢于派几十辆警车、甚至传说的装甲车去成都包围美领馆,说明薄熙来没有把胡锦涛放在眼里。他‘唱红打黑’走的就是这条路,想进入政治局、甚至想坐中共第一把交椅。

“可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薄的‘唱红’恰恰得罪了大多数太子党。因为大多数太子党的父辈在文革期间都是毛泽东砧板上的肉,任其宰割。他们在文革中死的死、残的残、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他们还愿意听文革时期的红歌吗?即使薄熙来是假‘唱红’,但表面形式给人的感觉是想要恢复到‘文革’,所以他在太子党中不可能得势,他被排挤是必然的。”

“打黑”排除异己

张朴认为薄的“打黑”是借此打击报复、排除异己。他的一句话就可以让资产几十万的人死于非命,或被判无期监禁,民众称“打黑”为“黑打”。

他说:“我是成都人,重庆的国民生产总值不高。薄熙来为了笼络人心,花费巨资搞面子工程,从银行借贷上万亿人民币为其涂脂抹粉,建立政绩,树立他的形象。 一年前就有学者算了个账,‘唱红’花费了2,000万人民币。 这些钱谁来偿还?在他的任期内,给重庆带来的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一个冤案遍地的社会、一个劳民伤财的社会。他所做的这一切,老百姓看得到,中共的上层也看得到,所以他的对手就千方百计地把他排挤掉,‘王立军事件’的发生就在这个进程中。”

薄“打黑”打掉了前重庆市公安局长文强,后任的王立军现在也被拿掉,张朴表示,重庆两任公安局长在“打黑”中的共性就是他们都是黑社会。他说:“共产党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黑社会,从上到下就是一帮大大小小的流氓在治理国家,‘打黑’其实就是‘黑打黑’。杀掉文强,重庆仍然是黑社会统治。他的继任王立军仍然是黑社会的头。”

王立军与活摘人体器官

张朴指,资料显示王立军在铁岭这个100万人的城市担任公安局局长期间,几年下来就枪毙了800多人。他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非常残酷的,包括中共一直在国际社会上否认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贩卖牟利的事件。

2008年,王立军在辽宁省锦州市任职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锦州市副市长期间,完全没有相应学历的王立军,却在其创办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担任主任一职。张朴说:“法轮功在很早就揭露了中共的活摘器官的罪行是千真万确的。而且正在蔓延到全中国、蔓延到普通的老百姓身上。”

“我虽然不能证实其有无存在,但我看了最近的一些报导,活体摘除人体器官的现象在中国相当普遍。不光法轮功学员是受害者,普通百姓也是受害者,王立军就做了这样残忍的事情。在全世界寻找一下,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吗?中共就是罪魁祸首,王立军就是其中的一员。”

前车之鉴 留有后路

据没经辟谣的网上传闻,文强在被枪毙前对王立军说过:“我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写了一封致王立军的公开信中说:“在没有法治的中国,人人都不安全,人人都没有安全。”张朴表示,今天这种没有安全就显示出来了,他说:“王立军就是个口香糖,现在还有味道就在他的老板口里嚼来嚼去的,等嚼到没味道的时候就扔掉了,踩到谁的脚底下都不知道。现在中共的上层为了打薄熙来,把王立军也抛出来了。‘王立军事件’看似偶然,其实是必然的,就是中共上层要整薄熙来,要拿王立军开刀。”

紧跟薄熙来的王立军也知道有一天这种厄运将会落到他的头上,中共搞薄熙来就会拿他来祭刀。张朴说:“王立军在前几个月开始抓他的东北兄弟时,就已经开始策划他的退路了。现在传他抄写、录下了大量的资料,揭露中共高层内斗、薄熙来的腐败等等,为自己留下一条后路。他清楚在清算他的时候,薄熙来不会挺身来保他,他就会像文强一样死无葬身之地,连伸冤的机会都没有,步文强的后尘而去。此时他不跑就是文强第二了,在生死关头,他做出了一个惊世之举——跑进美国领事馆寻求庇护,让全世界都知道中共发生了什么事情。此举把中共高层的整个部署都打乱了,使中共‘十八大’的权力交接充满了变数。”

(责任编辑:林诗吟)

评论
2012-03-12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