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流水若无睹 空明朗照人自闲

——读《“鸟鸣涧”展示的三层境界》
晓凌

(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记得初读〈“鸟鸣涧”展示的三层境界〉这篇文章是在一个特别的日子,2 月14日,那一天,是西方的情人节。偶然读到了这篇文章,或许是上苍的安排,让如我一样,渴望了却尘凡之心,却仍偶尔沉迷在情中的人们,在那一天里,看到如此优美而令人深省的文字吧。

夜阑人静时,带上耳机,耳边传来的是一首首〈神的誓约〉、〈曙光〉、〈人间清流天上来〉……,当轻盈的旋律如山泉叮咚般流淌心田,重读子正的〈“鸟鸣涧”展示的三层境界〉,则有了更深层的感悟和理解。

王维有诗云:“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如作者子正在〈“鸟鸣涧”展示的三层境界〉文中所言,“而这春山,通常理解为春天世界万物勃发的山岭,然而,若从古人另一意向理解,则对此诗又会别有一番感慨。如果切合王维数十年对佛理的参悟,这春山和春涧便成了内心对‘情’字的牵挂以及自省的感悟”。诗人的反观内省给了作者以深刻的启示,“大法大道修炼,就是要去掉一切的欲望和执著,尤其是情的执著,返回到本源最真最善的状态。而借助于外界环境的帮助而达到的空明境界,并非真正的空明。真正的空明,那是在现实的各种诱惑面前做到坦然而舍”。

从文章旷达、深远的意境阐述之中,不难领略到笔者追求返本归真境界的真挚情怀,亦让读者久久回味、深思。当今乱世之中,有多少“月出惊山鸟”的人生际遇不期而至,又有多少人能抗拒得了红尘中情与色的种种诱惑呢?

这些年的修炼中,我切身体验到,人生一世,无论是男女之情,亦或是亲情、友情,当你为之牵肠挂肚、茶饭不思,动心、动情时,陷在情中,就会被情左右,任一颗心在情中沉浮,心绪似乎随时都会被他人的喜怒哀乐而带动。而那时,人的判断力往往就不是出于理性和冷静的思索了,不仅是自身看不清“庐山真面目”,而且自己的主意识容易失控,不能主宰真正的自我去思索、判断。换句话讲,就是已经有些失魂落魄了。而“欲令智昏”之时,便很容易做出冲动、非常不理智的抉择。

现代社会,来自媒体、网路等充斥着色情的文艺作品,亦无时无刻不在蛊惑着人的感官和心智。尤其是现在的大陆,如人们所说,就是非常典型的“酒色温柔陷阱”。因此,追求修身养性、达到清心寡欲的境界似乎更难。有时,一部缠绵悱恻的电影、一本荒诞、离奇的网路小说,甚或一条网路留言、手机短信,都会令人蠢蠢欲动,甚至心潮起伏、澎湃不已。所以,欲保持内心的平和、宁静,便要对自己修养身心诸方面愈加严格要求,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情,是一种物质。只有当你看淡它、放弃它时,才会令心智清明不惑;而摆脱了情色诱扰,情绪、言语行动时时保持理性,才能理智的面对纷繁的世事人情,并且以超脱、豁达的胸怀去容纳和化解。

仅仅一个“情”,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演绎出了千年的风情万种、风月无边。而对于看透了它的本质的修炼人,却要学会冷眼识迷障、慧剑斩情魔!身处浊世红尘中,更当时时反观内照,冷静自持,正视自己的内心世界,随时随刻以正念清理自己,降伏那颗似空非空的心。桃花流水若无睹,空明朗照人自闲。无论在何种境遇之中,若能始终保持一颗清净之心,方能了悟无牵无挂、清心自在的幽闲、逍遥、洒脱与美好。

附:

“鸟鸣涧”展示的三层境界

子正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这是王维题友人皇甫岳所居云溪别墅组诗〈皇甫岳云溪杂题五首〉的第一首诗,名曰〈鸟鸣涧〉。按一般的理解,这诗当属山水诗,接近于风景写生,直观表现的是春山夜晚的宁静幽美。〈鸟鸣涧〉中,不仅可以看到由春山、涧水、明月、落花、鸟鸣所 营造的宁静美境,更展现出诗人安闲通达、空明朗照的高妙心境。

如果把诗中对应诗人心境的“闲、静、惊、鸣”串联起来,再契合王维的佛家居士修炼经历,便可看出,王维表面上是写景抒情,实际上蕴含着佛家修炼的三层境界。

第一层境界:人闲桂花落,表现的是安闲通达的境界;

第二层境界:“夜静春山空”,表现的是寂静空明的境界;

第三层境界:虽未名言,却蕴含着呼之欲出的“返本归真”境界。

而“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则是对第二层境界所达成度的反观内视。

“人闲桂花落”展现的是安闲通达的心境

当一切俗念都停歇下来时,桂花飘落的姿态便一览无余。这桂花的盛开和飘落,那是自然的循环,无喜也无悲,一如水之就下,安然妥贴。王维被称作诗佛,对佛家的生死轮回法理自然是了然于胸。按佛家所言,人的本源生命是元神,元神在特定时空下,处于不灭轮回之中,外在的躯体不过是元神寄居的房舍,百年之后房舍衰败,一如桂花之飘落。此时,元神便解脱出来,进入下一次的转生轮回。这小朵含蓄的桂花,让人感念的是平和、自然的变迁,因为其性本静,相合相助着内心的安闲,于是,花开花落于人犹如静静的体察呼吸。静雅的桂花以良性的外境,让王维体悟到了佛理所示的生命自然循环与和谐相生的妙味,展现于外的,就是“人闲桂花落”的妙语情境。此为心境的第一层级。

夜静春山空展现的是寂静空明的心境

山中的夜晚,本就极为静寂。这样深远广大的静寂,相比于天地一物的桂花的安闲,自是有天壤之别。深且广的环境,扩展、升华着数十年佛性修炼的内境,使王维的感悟,一下就达到佛家所说的“空”的境界。而这空,不是外物不存,肉体不存,而是:红尘的喧闹繁华,不过是镜花水月;名利的得失,方寸间已空无挂碍。于是,纵然春山万物勃发喧闹,内心却一片空明。

然而,这空明的感悟,需要夜色的相助。这夜色,是摒弃感官浮影的最好外境,且广大深远,最适宜提升对大千世界的明悟。在这样的内外相合的应对中,心性一下就升华到了空明的境界。于是,诗意的展现就有了“夜静春山空”这样的妙悟。

这里暗含着环境对心境的正面影响。如果不是处在旷野的夜晚,也许心境又是另一种模样。白日下的喧闹,那是生命的自然展现。因为有了阳光,耳目见闻之下,眉山目水的情动便如山花争艳,流云倏忽,清泉奔流。

当阳光引退,夜色降临,万物隐于不可见处,桂花飘落的安闲境界于佛子而言,很容易陡然升华为广大的寂静。当内心寂静到极致,流水桃花视若无睹,大脑净化为一片空明,大千世界的真理便清晰可见。

而这春山,通常理解为春天世界万物勃发的山岭,然而,若从古人另一意向理解,则对此诗又会别有一番感慨。如果切合王维数十年对佛理的参悟,这春山和春涧便成了内心对“情”字的牵挂以及自省的感悟。

春 山,在诗人眼中,是美眉的比喻;春涧,那是女子明眸的传神。眉山目水,一直是诗人心中美丽女子的意向,这眉山目水间的高低,那是令人陶醉的男欢女爱的律动,千百年来让男人和女人心驰神往,甚至沉溺沉沦不能自拔。远有司马相如的〈凤求凰〉,中有陆游的〈钗头凤〉,悲情凄绝有梁祝化蝶,更有纳兰那句让人销魂的“人生若只如初见”。这情之一字,具有消骨蚀魂的魔力,令人沉醉消磨。然而,佛家修炼,就是要不断地去掉情而升华为慈悲。

王维自以为经过数十年的修炼,已然将男欢女爱看淡看轻,甚至是于心无挂了。因此,才有了“夜静春山空”的自得。这情之表征的“春山”既然空了,那内境自然是一片空明了,这不是到了佛家所说的空的境界了吗?!

且慢,这空的境界是因为借助了夜静的帮助,按庄子的说法,依然是有所依托的。当外界环境形成干扰时,这心境未必就空明不惑了。因此,就有了“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的波动。

“月出”二字极是精妙,简单两字,就用形象的手法展现了心境干扰的外境。何以“月出”这一悄然的情状能让酣睡的鸟儿受惊呢?原来,这月夜在人们心目中,乃是相思相爱的寄托。看看以下诗句便一目了然。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这是张九龄〈望月怀远〉中的诗句,这诗句被人们公认为男欢女爱的美妙表述,还有那“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的缠绵悱恻,又多少人能抗拒得了。

所以,这无声的“月出”,比猛虎还要惊人!诗人内心深处隐藏着的那一株情根,被这月光朗朗的一照,立刻惊醒跳动,于是,化作山鸟,不时的在春涧上鸣叫。

这春涧用的又是及其精妙,春,就是春山,那是美女俏眉传情的意向,涧,就是两山之间的溪水,一如那含情脉脉的眼波。春涧,不就是那情山爱水吗?!而那在春涧上鸣叫的山鸟,不就是那情的迸发欢叫吗?

而王维在短短二十个字的诗中竟然用了两个春字,足见春字用意特别,绝非表面化解读的那样,把春山理解为春天的山岭,把春涧理解为春天的涧水。更合乎情理的当是以春山、春涧代表情感,用一个春山还嫌不够,还要再用春涧把眉山目水都写出来。
所以,王维在第二句“夜静春山空”后,忽然明白了,自己所谓的空,其实不过是表面的空,内心深处其实还留着情根。因此,返观内视,一下就明白了自己所谓的空是在静夜衬托下展现出来的,其实,并没有达到真正的空。这样的心境,在受到月光蛊惑时,春山涧水间隐藏的情愫,便被激发出来,不自禁的犹如欢快的山鸟,不时地鸣叫。

这样的峰回路转,实在是奇妙,犹如静水忽然起波澜,一下把寂静的情状搅动成勃勃的春潮,冲垮了静空的表象,显露出诗人似空非空、似明非明的真实境界。

这一反观内照,着实惊醒了诗人。原来自以为修佛数十年,情早已修去,谁知道,这催生情愫的月光一照,内心躁动的情愫依然鸟鸣。

正视自己的内心世界,这是提升心境的契机。正是借着这一惊醒,王维期望达到的第三层境界便呼之欲出。

返本归真,这是佛道两家修炼的最终目标。而大法大道修炼,就是要去掉一切的欲望和执著,尤其是情的执著,返回到本源最真最善的状态。而借助于外界环境的帮助而达到的空明境界,并非真正的空明。

真正的空明,那是在现实的各种诱惑面前做到坦然而舍;表面的空明,那是强制的把人放置在没有或少有诱惑的环境中让人不得不舍。

因得不到而舍,这样的舍,不是真正的舍。当金银就放在面前垂手可得而不动心,当美女缠绕左右而不动心,当高名的桂冠就放在手上却不动心,这才是真正的舍,这样的舍尽,用佛家的话说,就是无漏,用道家的话说就是归真。

我们从王维的诗中,感到了诗人内省的勇气和追求返本归真境界的渴望,这也是给人最大的启迪。尤其在当下物欲横流十恶俱全的末法时期,这样的启示更具有意义。这也是我们重新审视王维的〈鸟鸣涧〉的意义所在。@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2/14/n3512088.ht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李芳如台湾高雄报导)神韵在台湾的热潮从台南延烧到高雄, 2012年3月13日晚间,神韵纽约艺术团在高雄市文化中心进行第二场演出,再度上演热烈爆满的轰动盛况,主办单位也应观众要求再开放原本不售票的保留座位。
  • “艺术家们的熟练度超乎想像,艺术家们怎么可能那样运用自如地发挥他们的技能?而且非常柔软,让我非常惊讶。人怎么能够表现出那种境界呢?”Beseto歌剧团团长姜华子3月4日下午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演出后,惊奇又佩服。
  • (shown)真正的难,在于那“蓦然回首”的舍尽一切的勇气和圆容无漏的大智慧,毕生追求历尽万难的生命之路,骤然间要你“回首”、放下,真是至苦至难之事啊。
  • 忘却得失 修身养性…陶渊明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力书写固穷情怀的诗人。他心性淡泊,向往真淳的生活。由其诗作中,可以窥见其乐于隐居、借此修养自己以达到保真境界的心志。
  • (大纪元记者文婧意大利佛罗伦萨报导)2011年3月2日,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第二场神韵演出引领观众穿越中华五千年文化,震撼了各界人士。
  • 提起恐怖份子或恐怖组织,多数人想到的会是本.拉登与基地组织,或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他们组织策划的一些针对西方国家的人肉炸弹袭击、劫机绑架等事件确实给一个正常的社会制造了某种程度的恐怖气氛。特别是自9.11事件以来,西方社会的民众普遍感到了恐怖主义对人类的威胁,反恐成了国际政治的一个热门议题,基地组织俨然已成为自由社会的头号敌人,这也是过久了太平生活的西方民众的一个自然反应。但是回顾自二战以来,给人类带来无数灾难创伤的,给无数个家庭带来恐怖记忆的、给上亿生命带来毁灭的却是共产主义,比起基地组织,共产党制造的恐怖何止于万倍,那真是原子弹与手榴弹的差别,其恐怖的当量(借用语)不可同日而语,可谓巨巫比小巫。在时下的中国,随便一个矿难就比一个人肉炸弹厉害的多,而随后官方对受难者家属的恐吓与野蛮、官员的救灾表演与新闻封锁更是自由社会的人难以想像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