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乌坎村直选 中国体制改革的希望?

2012年3月4日,乌坎村村委会选举现场一角。(AFP/Getty Images)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3月19日讯】(新纪元周刊266期,记者诺亚报导)乌坎村的村委会直选3月4日在中外媒体的关注下,正式落下帷幕。乌坎村到底是否代表了目前中国体制下的一种改革希望?还是当局在面临棘手问题时的迂回应对的无奈之举,并随时准备秋后算账?

广东乌坎村的村委会直选3月4日在中外媒体的关注下,正式落下帷幕。当大陆媒体热捧借此贴金之际,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自己坦承,乌坎村直选没有任何创新,只不过是把原有《村委会组织法》和《村委会选举办法》落实而已。而人大政协两会发言人李肇星被记者追问乌坎话题时,则以交通不便,一律直选有困难,此话引起网路砸锅。

早前获官方委任为党支书记的村民代表林祖銮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而被打死村民代表薛锦波的大女儿薛健婉被迫退选,留下遗憾。新当选的村委会将在当局监视下开始走马上任,新村委会成员表示上任首要工作是为村民追回土地权益。

乌坎村直选 有板有眼颇具规模

乌坎村村委会直选3月3日正式揭开,全村合资格选民以一人一票方式选出村委会干部,包括一名主任,两名副主任和四名委员。大批境内外媒体到场见证乌坎村的村委会的基层直选。

当天,全村约八成村民投票。林祖銮当选村委会主任,杨色茂当选副主任,其余人未过半,4日继续补选。而乌坎村被打死的村民代表薛锦波的女儿薛健婉因外界压力,3日晚宣布退选。

3月4日,乌坎村委会走完选举全过程,村支书林祖銮当选乌坎村委会主任,杨色茂、洪锐潮当选副主任,另外有庄烈宏、张建城、孙文良及陈素转四人当选村委会委员。新当选的村委会强调要为村民追回土地权益。洪锐潮对外媒表示,乌坎全村人对夺回失地还是有很大信心的,但具体方法不便透露。

据悉像洪锐潮这类政府的“重要目标”,在选举期间一直有人跟踪监视。还有村民曝新当选的村委要送去党校培训,令村民们觉得诡异。

薛锦波女遭秋后算账被迫退选

村委会直选前夕,乌坎村被打死的村民代表、临时理事会副会长薛锦波的两女遭当局秋后算账。长女薛健婉继高票当选村代表之后,自荐参选村委会副主任。她所任职的陆丰市金厢镇中心小学校方,以公职人员不能参加村委会选举为由要开除她、逼她退选,她不畏惧表示,如能实现父亲遗愿及讨回土地,将比公职更有价值。

次女薛健演28日去“龙山学校”注册上学,并向校方申请单亲助学金遭拒绝,并要她去打扫教学楼。

3月2日,薛健婉再曝有领导上她们家做思想工作,“劝我仔细考虑取舍。我答复:我参选没有什么政治目的,爸爸我已经没机会孝敬他了,我只想去完成一些事报答爸爸。所以有心照顾我家,就特殊一点,让我停薪留职参选村委,一两年后我该做的做完了,再去复职。如若不行,我是一定要参选的了,你们觉得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无话可说。”

薛健婉的老奶奶没能顶过压力,儿子已经没了,她不想孙女再就此遇到任何危险,流泪劝孙女。薛健婉顶过辞职的威胁、“领导上门关心”,最终在亲人的眼泪下让步,宣布退出参选。

薛锦波死因不明 赔偿380万

薛锦波是因参加陆丰乌坎维权运动,被当局秘密抓捕后两天突然死亡。官方的说法是“心源性猝死”。但薛健婉认为父亲完全没有心脏病史,家人见到尸体上胸部破损、身上多处有瘀青,头上还有大包,额头、鼻孔出血等。当时同被抓去的张建城被关押在距离薛锦波的隔壁二个房间,他在薛锦波去世当晚曾听到殴打和哀号声,当他被假释后,向媒体披露这一事实。不过至今薛锦波的死因仍然是个谜。

在薛锦波去世后的二个多月后(2月10日),当局跟家属签订了赔偿协议,协议书上公开90万,还有230万是以社会捐助名义给予,另外还有60万是村委会补助。而且所有的款半天之内全部到账,当局暂时平息了这场人命案的风波。

清华、北大等高校九名社会学者集体微博“关注新生代农民工”表示,薛锦波亲属令人尊敬,多少钱也无法弥补她们的伤痛!

各界看乌坎

乌坎事件起因源自于该村原村委会偷卖村民大量土地,却只给了不知情的村民极少的补助款。村民多次上访无果,积怨爆发抗争,并从去年9月21日,用锣声展开维权抗暴行动,过程中一度将村委会党员干部赶走,自行选出了“临时代表理事会”,主持无中共政府的乌坎村大局,并在去年11月21掀起新一轮持久维权战,成为世界媒体的焦点。当局在镇压解决不了问题的情况下,向村民作了有条件的让步,包括重新一人一票选举村委会。

而乌坎村到底是否代表了目前中国体制下的一种改革希望,还是当局在面临棘手问题时的迂回应对的无奈之举,并随时准备秋后算账?

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夏明先生认为中共政府在玩弄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中央和地方的领导人用双簧戏对抗老百姓,当老百姓实在忍无可忍的时候,中央就采取安抚政策,小事化无,暂时把危机平息下去以后再秋后算账。对乌坎所谓的进步不能抱太多的幻想。从薛锦波的女儿薛健婉被辞职、被迫退出参选就可略见一斑。

他还表示乌坎选举确实如汪洋所说没有突破,基本就是村民法的框架下进行。本来村一级就是老百姓自治组织。乌坎暴露的问题是:30多年来中共体制在民主、法制框架下扩大人民的民主完全变成一个笑柄,连许诺的村一级基层选举都没办法落实。

一个曾经当了五年村长,有二十多年上访经历的项守信老人认为,如果允许村民自治,那将使全国农村起火,火烧联营,烧死共产党政权。纵观国内外局势,中共绝不敢允许村民自治。◇

本文转自266期【新纪元周刊】“焦点新闻”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268/10541.ht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2-03-19 10: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