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选读:《诗经》淇奥

邱宜文
  人气: 6781
【字号】    
   标签: tags:

淇奥

瞻彼淇奥(1),绿竹猗猗(2)。有匪(3)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4)。
瑟兮僩兮(5),赫兮咺兮(6)。有匪君子,终不可谖(7)兮。

瞻彼淇奥,绿竹青青。有匪君子,充耳琇莹(8)。会弁如星(9)。
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

瞻彼淇奥,绿竹如箦(10)。有匪君子,如金如锡,如圭如璧(12)。宽兮绰兮(13),猗重较兮(14)。善戏谑兮,不为虐兮(15)。

注释

1. 淇奥:淇水边弯曲的地方。奥,音玉, 岸内侧也。
2. 猗猗:音衣,美盛貌。
3. 匪:通斐,有文采貌。
4. 切磋二句:指文采与德行修养之美善。切、磋、琢、磨为对玉石象牙等加工的各种方法。《毛传》:“治骨曰切,象曰磋,玉曰琢,石曰磨。道其学而成也,听其规谏以自脩,如玉石之见琢磨也”后人以诗中“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句做为相互砥励之言,
5. 瑟:庄严的样子。僩,音县,威武而胸襟宽大。《毛传》:“瑟,矜庄貌。僩,宽大也。”
《说文》:“僩,武貌。”
6. 赫:音贺,显明、光辉。咺,音选,威仪显着、焕发
7. 谖:音宣,忘也。
8. 充耳:古冠冕旁悬挂之玉石,用以塞耳或作装饰,因其下垂及耳,故称为“充耳”。琇,
似玉之美石。莹,形容玉石之光亮,或亦作美石解。
9. 会弁如星:指所戴皮帽于边上缝缀美玉如星。会弁,音贵变,贵族穿着礼服时所戴之皮帽。会,皮冒缝合处。《毛传》:“天子玉瑱,诸侯以石弁、皮弁所以会发。”郑笺云:“会谓弁之缝中饰之以玉,皪皪而处状似星也。”
10. 箦,音责,积也。指绿竹之茂密。
11. 宽:宽宏。绰,仁德温厚。郑笺:“绰兮,谓仁于施舍。”
12. 圭璧:贵重的玉器。圭,上圆下方之美玉。《说文》:“圭,瑞玉也,上圜下方。”璧:扁平、中有孔的玉器,其璧边范围大于璧孔之直径。《尔雅•释器》:“肉(边)倍好(孔)谓之璧,好倍肉谓之瑗,肉好若一谓之环。”
13. 猗,音以,通倚,斜靠。重较,音虫觉,车厢上有两重横木的车子,为古代卿士所乘。
14. 戏谑:开玩笑。虐:过度、粗暴。

赏析

〈淇奥〉,卫风。《诗序》曰:“〈淇奥〉,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听其规谏,以礼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诗也。”卫武公是康叔的八世孙、卫僖公之子姬和,因为攻灭西戎有功,曾受周平王赐爵;其人自律严谨,能广纳谏言。《国语‧楚语》卷十七载:“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曰:‘自卿以下至于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恭恪于朝,朝夕以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而纳之,以训导我。’”卫武公相当长寿,九十多岁时还希望群臣给他谏言,并曾作《诗经‧大雅‧抑》以自儆,非常受卫国人民爱戴。

就诗的内容来看,这是一篇赞美君子盛德的文章。全篇共分三章,每章九句。先以正直有节的绿竹起兴,进而思及君子。全篇从三个方面,由外到内成功地突出了一个君子的形象。第一章写君子的品德与文采,及其修养所下的深刻功夫:“如切如磋,如琢如磨”,能如切割玉石象牙等一般严格地自我要求。第二章写君子的高雅仪表:“充耳琇莹,会弁如星”,下接“瑟兮僩兮,赫兮咺兮”,说明美德充之于内,故能威仪显之于外。第三章写君子端庄却又亲切的态度,他不但“宽兮绰兮”,温和宽宏,而且还会说笑话,言谈“善戏谑兮,不为虐兮”,没有高高在上的姿态,反而与周围的人轻松相处,能够使人愉快。最后,已是如此光彩照人的美君子,不但没有停下他的修炼,更时刻惕砺自己,精益求精;“如金如锡,如圭如璧”,金锡是千锤百炼而成的金属,圭壁是最完美而温润的玉器,用以比君子的修炼炉火纯青,已经到达完美无瑕的境地。现实生活中能见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敬慕他?又怎么可能将之遗忘呢?

〈淇奥〉篇提到了一个君子的完美典范,从中说明做一位君子不但不会乏味或拘谨,而且还非常吸引人:有着华美的文采,出众仪表,和言语外交之才;并能不断地自我提升,而以宽厚待人。“有匪君子,终不可谖兮”,当一个人的美好特质得到充份发挥,其生命就如金质一般锤炼有光,不单得以服众,且又自在从容。

参考语译

看那淇水的曲岸边,绿色竹子生长得多么美好茂盛!那位光华灿烂的君子,他约束自己就像切磋骨器一样,他修养自己如同琢磨玉器一般。是这样的庄严而宽广啊!是这样的威仪显着而焕发!那德行光辉的君子,真是叫人难以忘怀!

看那淇水的曲岸边,绿色竹子生长得多么青翠好看!那位光华灿烂的君子,他冠冕边上悬着宝石做的充耳,皮帽边上缀的美玉闪闪如星光。是这样的庄严而宽广啊!是这样的威仪显着而焕发!那德行光辉的君子,真是叫人难以忘怀!

看那淇水的曲岸边,绿色竹子生长得多么修长茂密!那位光华灿烂的君子,他精益求精地淬炼自己如同金锡,他的品德修养美好得像是圭壁。他从容倚坐在卿士之车上,谈吐是那样的风趣优雅,说的笑话永远不会过度或让人受伤!

摘自《古诗选读》文津出版社 提供

【古诗选读(附吟唱光碟)】邱宜文主编 文津出版社

“诵诗三百、歌诗三百”,诗歌本 为最精炼且富音乐性之文学,古以弦歌雅乐,匡正民心。本书选录唐以前最富代表性之诗篇,加以注释赏析;并集合两岸杰出音乐工作者,重译古谱及吟唱,还原古 代笙歌吟咏之风。全书内容含古歌谣、《诗经》、《乐府》、《古诗十九首》、魏晋南北朝诗作等约90首经典篇章。附录光碟曲目选自唐《风雅十二诗谱》、明 《魏氏乐谱》、清《诗经乐谱》,及今人创作曲等,优美纯净,重现古庙堂大雅之声。希望提供国人一份可资潜移默化,达成温柔敦厚诗教目的之精神食粮。@

 更多:古诗选读:《诗经》子衿

古诗选读:《诗经》硕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首章以盛开娇艳的桃花,比拟新嫁娘容姿艳丽,于归之得时。二章以实起兴;由桃树圆硕的果实,象征婚后能多子多孙…
  • 《楚辞‧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 这首来自古越的歌谣,文字浅白活泼,细思量则备觉情深义重,含蓄中互道决不为贫富而相忘:“乘车”、“跨马”代表富贵,而“带笠”、“担簦”则言贫贱。
  • 〈越人歌〉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一首翻译歌。它出现在先秦时的楚国;当时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于新波之中”,听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这首歌,由于歌词是越语,鄂君子晳听不懂,还找了当地人来翻译成楚语,就是今所载之〈越人歌〉。
  • 延陵季子将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献也,然其心许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徐人乃为之歌。
  • 楚狂接舆作歌之事见《庄子‧人间世》及《论语‧微子》篇。《论语》所载较简:“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 子产是春秋时代郑国的大夫,于昭公时为相,从政期间使得郑国富强,百姓有礼。由于他不以利益为尚,而以礼义和全民的福址做为施政的考量,认为“为善者不改其度”、“礼义不愆,何恤于人言”(《左传•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拟定军赋制,触犯到了许多人维护自己的私心…
  • 凤凰与麒麟都是上古传说中的仁兽,只有太平盛世时才能见着,而今却在乱世出现,还沦落猎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轻视戏弄。
  • 古歌谣仍占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潜在其〈古诗源序〉中便提到:“使览者穷本知变,以渐窥风雅之遗意。犹观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昆仑之源,于诗教未必无少助也。”
  • 古歌谣为散见于典籍中的上古逸诗,其辞简短隽永,自然和韵,而未收于《诗经》。今所见者多录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与清‧沈德潜《古诗源》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