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金雁桥

张任中了孔明的计过桥被擒
袁荣易

3. 张任(林政翰饰演)指挥军队,迎战孔明。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先是汉中的张鲁攻打刘璋,刘璋请刘备入川协助。刘备从荆州,以庞统为军师,带着部队,到成都与刘璋会面。接着,刘备驻守在绵竹一年。刘璋反悔,怀疑刘备的动机,乃攻刘备,交战中庞统被箭射死。荆州的孔明(诸葛亮)急忙率领张飞、赵云等出兵,打败刘璋的悍将张任。终于,刘备与孔明会师成都,刘备取代刘璋的位置,开始统治四川。


1. 众将等候军师孔明升帐分派任务,右起魏延、黄忠、张飞、赵云、颜严等。

京剧《金雁桥》,一名《擒张任》,又名《取雒城》,是以张任为主角的一出武戏。孔明入川攻打雒城,佯败,诱使张任出城追击,过金雁桥,黄忠、严颜、赵云、魏延与张飞等轮流攻打。截断桥梁,张任已无退路,张飞将他生擒,他不愿投降而被杀。孔明用棺盛殓,葬于高坡,以彰其忠义。 川、汉、徽、秦腔及河北梆子、同州梆子均有此剧目。


2. 《金雁桥》张任(林政翰饰演)出场亮相:掏翎、持枪、跺泥。

《金雁桥》的主角张任穿红靠,红靠为英雄气性的将领所穿。如《战太平》之华云,《小商河》之杨再兴,《诛仙阵》之韦陀等穿红靠。红色,它有“一点孤忠”的意味,红的使用是因其少数、特殊而具有贵气(如贵族王爷、新婚夫妇穿红),如果像中共新编京剧,服装滥用红色,大小演员都穿红,此红已成贱色,毫不足贵,仅象征洒狗血罢了。


4. 张任(林政翰饰演)攻击孔明,孔明(张化纬饰演)面不改色。复兴剧场演出。

《金雁桥》赵云穿白靠,白色代表骁勇善战,锐不可当;他比较要冷静,而不像红色的热忱重情。在《金雁桥》里,赵云是攻打张任的群将之一,算是配角;按一般武生的排序,头牌武生演张任,二牌武生演赵云。但是《金雁桥》有一段李春来与盖叫天感人的故事:盖叫天如日中天享大名时,却屈居二牌,敬让给盛名不再的李春来演头牌的张任。


5. 张任与赵云以长枪对战。两人飘扬的硬靠与靠旗,及空中翻飞的枪花。

清末上海,李春来(1855-1924)被尊为“武圣”,也有称他是“南方武生宗匠”的。后来盖叫天(1888-1971)得与李春来同台演出,从中向其学习。谁知李春来一时失察,被女观众纠缠,致使坐狱两年。坐牢间,盖叫天经常去探监送饭,李春来向盖传授武技诀窍,盖每日勤练,武戏臻于成熟。


6. 张任追张飞(杨宇敬饰演)过了金雁桥。

李春来出狱后,登台大不容易,风头尽失,逐渐沦为配角,在大世界娱乐场挂二牌、三牌。当时一等戏院是天蟾舞台、大舞台;而大世界和四大公司京剧场所,属于三等档次,名伶都不肯降低身价去演。这时盖叫天在天蟾舞台挂头牌,他保荐李春来到天蟾。盖为使李重振声威,自居配角拿二牌的薪水,而让李春来做头牌,盖这种助人的义举,可说十分了不起。这些戏如《金雁桥》盖饰赵云,李饰张任;《拿谢虎》盖饰贺人杰,李饰一枝桃谢虎;《狮子楼》盖饰西门庆,李饰武松,……。


7. 张任与张飞(杨宇敬饰演)在桥上打斗。


盖叫天气度很大,他并不勉强别人与他演法一致。盖叫天倾向新社会,他的武打喜欢结合生活美学。李春来则是古典派,以传统为大,例如戴翎子的长靠戏:《金雁桥》、《伐子都》、《赵家楼》、《莲花湖》、《战濮阳》等,走时勾脚背、亮靴底,站或坐时,始终一只脚的靴跟点地。这些举止,都符合武生由雉尾生(明代昆曲角色)化出来的典型。

李春来在《金雁桥》里饰张任还有几个精彩之处:(1)过桥时,“扎巾大额子”翎子、狐尾,“台漫”下桌子。(2)被擒在张飞身上的“跨肩”。这些宛如花式溜冰的惊险动作,原来在京剧中早就有了。


8. 张飞(杨宇敬饰演)用双刀、张任(林政翰饰演)用大刀,有一场精彩的对战。

让人扼腕的是盖叫天在文革时,被打成“浙江省最大的反动戏霸”,批斗大会上他受尽种种酷刑虐待。共产党不容许艺术自由,凡有自己领悟、自成一格发挥的京剧艺术家,都被视为“戏霸”。原因是违反“平均主义”,是在为自己出风头。人人吃一样的大锅饭,文革时搞“均贫”,最后江青甘脆规定只演样板戏,取代传统京剧。经过平反,后来有些传统京剧又可演出,但只有壳子,声势唬人如样板戏,内涵却失去了温柔敦厚的韵味、醇味。


9. 张任(林政翰饰演)被擒,宁死不投降。


共产党的恐怖,是拿“平均主义”来欺骗人民,艺术观也来这一套,它以“平均主义”包装,外强中干。外表“伪善”面貌,其实已抹煞掉个人性。为党、为人民,却没给京剧艺术家内在空间,再怎么唱做念打,也出不来艺术家的心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