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3月30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传温家宝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如何着手?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还有很多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大陆的赖先生,赖先生您好,

MP4下载收看

赖先生:你好。大陆的张先生生简直胡说八道!六四学生是为了反腐败,手无寸铁,政府用坦克、武器镇压,政府行为嘛,这是政府应该做的事情吗?他简直是共产党的狗腿子,可以这样说。温家宝平反六四和法轮功,这一点我是不看好他们,因为他们已经快下台了,下台才提出来。所以我认为他是不可能平反的,他只是口头上要平反;但是我也希望他能够平反。

主持人:好,谢谢赖先生。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加拿大的马先生,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主持人好。人是由两部分组成,兽性跟人性两部分组成,人性是习惯于遵守规则,共产党就是兽性组织。温家宝实际上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我觉得他是有人性的,我觉得他说过十一届三中全会那个决议,这方面我想他是以为中国共产党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就是六四以后的路走错了,他现在要从那一点开始再往前走。所以我觉得他会给六四平反,有这种可能。

六四跟法轮功这种斗争的事,就是人性跟兽性的斗争。刚才大陆姓张的跟姓陈的,我觉得他的兽性比较强一点,应该多增加一点人性;因为人性是讲道理的,兽性是不讲道理的。所以一旦两个人打起来,他没有道理的时候兽性就发作了,包括一个人跟一只熊也是一样的。说到底,共产党是一个极端的兽性组织。

主持人:好,谢谢马先生。我们再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你们大家好。我是纽约的陈先生,我是一个有病的老年人,已经退休了。我看到关于六四平反的问题,我是非常惊喜的,为什么?首先六四的学生,运动的学生他们是对的,为什么对呢?因为他提出反贪污、反腐败,这个口号是对的,但是事情发展到后面就被人家所利用或者变成暴力了。平反六四已经提很多年了,十几岁的孩子到部队里面,被不是学生的暴徒从坦克里面抓出来,把他打死拿去火烧。所以说他们怎么平反,问题在这里。另外一点,温家宝总理他非常理性的,很有知识的人,他可以站在一个制高点。

主持人:好,谢谢陈先生。我们请现场的嘉宾集中回应一下,刚才观众朋友也提到一个问题,就是现在胡温说的这个(平反六四)可不可信,究竟他们是不是真的去操作?同时有这样一种说法、评论,说现在目前解禁了很多关键的词语,包括“赵紫阳纪念馆”,同时还有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的解禁,《伪火》这部谈当时诬陷法轮功的片子,同时还有“六四”真相在网上的出现。有评论指出,这是胡温在动手之前进行对民意测试的结果,他测试的结果究竟如何,这种解读您是否同意?

陈破空:关于互联网,刚才许女士讲到有一些怀疑,说是不是互联网出了问题,才会有这些出现,不是的,因为我们看到关于“六四事件”,关于“转法轮”他是有时候开放,有时又封锁了,但是“赵紫阳纪念馆”一直在那里,现在是很人气很火爆,当局是知道的,这不是互联网出了问题。因为刚才我讲了,赵紫阳的问题相对来说是容易解决一点,而且赵紫阳有可能取代邓小平被塑造成“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互联网不是出了问题,而的确是一个气候。

另外还有一点,刚才有个观众讲到,是许女士吧,她说传说中共要改成日本式的改革,一党多派,如果真的能改成日本式啊,那比新加坡是要好多了,只要没提新加坡式。新加坡是表面上的一党,表面上民主,但他的确是一党独裁,由国家资源来把别的党灭掉;但是日本的一党是自然形成的。日本是个不折不扣的民主国家,自民党长期独大是历史形成的,但是自民党在很多年前,大概5、6年前结束一党独大的历史,民主党现在执政了,所以日本不存在人为构成的那个,他是议会选举,然后党魁出任首相,所以他的民主是完善的。如果中国真的达到日本这个程度,那真的是高度文明的国家。

另外还有,刚才纽约陈先生讲到了,他对(六四)的学生运动赞赏,他说学生要平反,但他又说当初有所谓的“暴徒”把人从坦克里拖出来烧死。陈先生完全是看了中共的片子,中共的《新闻联播》所撷取的一些镜头,那些镜头有多少伪造,就跟那个《伪火》来伪造所谓法轮功自焚一样,有多少伪造,这些都是疑问的。

我希望这个有病的老人陈先生应该多炼法轮大法,多体会“真善忍”,然后从中去寻找一些真理和真相,知道六四的真相,因为当他在说六四的时候,信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上。

陈志飞:很多人提到政治改革,因为这是温家宝这会儿提出的主要动力,那么这个改革往哪方面改,现在一个普遍的共识就是温家宝意识到这事情的严重性,中共不改革存亡不下去,要改革的话,那你就要对……刚才陈破空先生讲了,观众也提到了,对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案事件进行评析,进行评论,给大家一个交代。可是你揭露这些事件从六四开始再到法轮功,你如果把这些事件进行平反,进行梳理,哪一个都置中共于死地。所以我的结论是不改要亡,改了也要亡,中共就是体无完肤,现在它已经到了一种无法在光天化日之下继续苟活的这么一种状态,这其实是温家宝和胡锦涛碰到的最大问题。为什么呢?

他们现在已经手握大权,大概有半年很长时间了,基本上没有江派的任何反扑的可能,他完全是统控天下,他为什么迟迟做不出一个大的动力,对薄熙来,对王立军,外界有很多猜测,说江派有什么势力,根本不是,他们不知道怎么做,他们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你怎么做都是死,都是死路一条。

那么现在提出许女士说的哪种模式的问题,所以共产党现在已经是过去式了,共产党将被扔到历史垃圾堆,这是事实,胡温自己也感到回天无力,他怎么改他只能把这个词抛出来,但要后人去做吧,十八大去做吧,谁也不知道。我觉得首先你这个名字得去掉,因为“共产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梦魇,带来太多痛苦的回忆,8千万人被它灭杀,那么多的人都有惨痛的记忆。所以这个党如果还要继续在中国发挥它的能力或怎么样,它的名字必须要去掉。

至于别的其它方式,实际上我原来也讲过,中华民族有长期的政论,还有这种统治的历史,你看老子的《道德经》里面很多都是讲治国的道理。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人民在怎样治理国家这方面,我是一点也不担心。

主持人:这里可能有一系列的问题,胡、温他们现在提出来平反六四也好、平反赵紫阳、胡耀邦也好、平反法轮功也好,应不应该去做?第二个问题,在改革的过程中,中共本身是否还会延续?它们有没有顾虑?中国是不是会乱?他们应不应该改革?

陈破空:刚才有一位张先生讲他不太看好它们平反六四,或者它们快下台了;做不到。这个心情可以理解。但是《金融时报》有一篇报导的关键点,说中共高层放出来的风是温家宝准备为平反六四做前期的奠基工作,收获者未必是温家宝;也可能是下一任领导人做,但是温家宝只能够做奠基工作,这是可信的。

另外一点就是该不该做的问题。我想如果一个人要抛弃自我,有公心而没有私心、有理想主义而不是实用主义,不仅仅只是看到利益格局。汪洋说现在改革的最大阻力是既有利益格局,甚至说要从党和政府头上动刀。如果你要是真的站在民心上。这次温家宝也说了一句话,说得很重,他说最重要的是人民的觉醒、人民的支持。因此不是如大陆那位张先生所说:不觉醒,不支持。温家宝说的是人民的觉醒。实际上就是唤起人们的确要为追求民主、自由而奋斗。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仅是他们应该做,而且共产党存不存亡他们都应该做;因为他不是为了一个党。如果他真正站在一个高度、一个制高点的话,他应该是为了这个国家、为了这个民族。至于党不党?所谓一党之私、一己之私都是可以放弃的。我们已经看到缅甸军政府就放弃了所谓的政府之私,它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纪元。所以我想这个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主持人:如果他应该去做的话,如何着手?

陈志飞:首先要把中共这个壳给退掉。为什么?因为中共从道义、从过去所做所为来说,一方面是对中国人做了很大的伤害;再放眼全球来看,它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一种政治组织,它对人类犯下了很多的罪行。现在哪一个文明国家自称是共产党?从它现在的格局各方面来看,完全是应该被扔进历史垃圾堆的。

现在中共也没有任何的理念、也没有任何的信仰,做为一个政治团体,我觉得大家已经不用承认它是一个有理念的政治团体,它完全是一种权贵、腐败的个人利益集团。他们想的就是把自己的子女、钱财移到国外,如何在国内攫取大量的资产。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对中华民族是一个很大的毒瘤。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如果胡温手软,这些在各地的利益集团会反扑、它会卷土重来。

所以我们一方面在看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历史时刻,另一方面历史的时刻也是稍纵即逝,所以我们中华民族、华夏子孙要抓住这个机会;胡温更是重任在肩,要在这个机会解体中共,而且给人民一个明确的、满意的交代,说明中共在历史上造成的罪行。他现在已在解禁中共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这些敏感词,像刚才观众说的这已经是非常勇敢的、也是必要的一步,给全党、全民整个造成这样的教育与氛围,使人民清醒认识到中共到底实质是什么;《九评共产党》也起到了这样的作用。我觉得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

主持人:“解禁”测试效果如何?他做这件事情是不是会赢得民心?会不会有动乱的顾虑?

陈破空:国际的民主版图在扩大,而国内民众的权利意识在觉醒、在高涨,这些都是制造中共党内改革派能够成长的氛围与空间,所以中共党内改革派能够浴火重生,23年后重新集结、重新成长并且羽翼渐丰,那是跟国内国外的大气候分不开的。

胡温执政十年,现在国际上陷入了全面孤立;而在国内民众抗争事件日益不断。像“薄熙来事件”就是一个测试,像所谓的“王一炮事件”又是一个测试,可以说大多数的民众是支持把薄熙来这样的极左派拿下来的。现在周永康已经失势了,很明显他所掌握的庞大的维稳系统应该说被解除了实权,虽然因为中共高层不愿在政治局常委间撕破脸面,可能给他一个颜面体面下台,但是他完全被解除了兵权,关键的场合不会让他出席;让他亮个相见见印尼外长,就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玩笑了。

在这种情况下,以温家宝为首的改革派,应该掌握了不仅权力,而且掌握了实力和资源,很多事情是完全可以推动的,关键温家宝也说了:要有人民的支持、人民的觉醒,还有人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我想,把这些加在一起,朝着一个和平、理性的方向朝野互动,前途还是可观的。

陈志飞:我感觉到刚才很多观众对温家宝的政改和他的建议,体现出了悲观的情绪,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中共搞改革已经搞了三十多年,各种的平反声音、像走马灯似的权力交替也进行了很多次,每次都给人民提出一种新的纲领,但最终都化为泡影,所以大家对中共的希望已经破灭了。这一次我们是不是还能重新燃起希望?我觉得应该给胡、温一个机会,刚才陈破空先生讲的我也同意,因为历史把他们推到了浪尖上,中华民族已经走到一个十字路口。

在这时候,如果我们大家都能关心国是,都能与我们新唐人同仁一起抓住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推中国民主进程一把,那么中华民族的命运就会不一样。我也觉得自己非常荣幸,新唐人电视提供这个平台,也希望广大的观众能够交流,把消息传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国家是有希望的,胡、温应该能带来一些变化。

主持人:从网上传来解禁的消息,确实引来了全民的振奋,也是一件非常得民心的事情。我们也注意到106岁的著名文字语言学家、中国“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近日也在北京发声:共产党最后要退出历史舞台,中国必须放弃共产主义。您如何解读?

陈破空:不要说他,连毛泽东本人都说了这个话。毛泽东说就像世界上一切的事物要发生、发展,要灭亡;共产党有一天也要灭亡。所以这是不以人为意志的客观转移。我想说的是谈到政改,中共一些领导人可能担心遭到清算,我希望他们举目览望,有一个现成的模式就是缅甸。缅甸军政府不动声色地完成了有序的政改;它部署了一切,比如建立了一个文人政府,接着释放反对派政治犯、欢迎侨民归国,然后宪法改革。今天缅甸的局势非常稳定,一点都不乱。担心乱的人,看看缅甸再来说话。

陈志飞:其实这接触到最关键的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保证国内的同胞民生正常进行、国家正常运作,不陷入暴民的流血冲突当中。中共以温家宝为首的这些领导人如果表现出更大的诚意、表示出更多的克制,人民会理解,而且如果政改越早,发生流血事件的可能性越小,政权的平稳过渡就会更快的到来,而且更顺利的进行。所以这个时候他需要卸下包袱,承担历史责任。

陈破空:我有一句话,就是希望中南海这些人不要把自己的智商搞得那么低,还不如一班缅甸军头!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探讨的话题是“传温家宝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如何着手?”从各方迹象,从江氏势衰的情况、江泽民已成为植物人,以及周永康被内控的消息传闻,可以说温家宝和胡锦涛掌握了最佳动手时机,究竟如何走?是依民心所向行动?还是继续等待时机?最佳答案操在胡、温手中。今天非常感谢现场两位嘉宾,陈志飞教授和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您的积极参与和观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上)

视频:【热点互动】传温提平反六四和法轮功 如何着手?(下)

评论
2012-03-30 10: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