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选读:孺子歌

黄千峰
    人气: 1033
【字号】    
   标签: tags:

孺子歌 (1)

沧浪之水(2)清兮,可以濯(3)吾缨(4),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注释

(1)孺子歌:又称为沧浪歌。见于《孟子‧离娄上》:“不仁者可与言哉?安其危而利其菑,乐其所以亡者。不仁而可与言,则何亡国败家之有?有孺子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孔子曰:‘小子听之!清斯濯缨,浊斯濯足矣,自取之也。’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太甲曰:‘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此之谓也。”亦见于《楚辞‧渔父》:“屈原既放,游于江潭。…渔父莞尔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由句法观之,〈孺子歌〉已较为接近骚体,大约成于春秋中期,而因孔子师徒曾闻此歌,或以为产生于孔子历楚之时。
(2)沧浪:音苍郎,水青色。或以为水名,汉水的支流。《禹贡》:“嶓冢导漾,东流为汉;又东为沧浪之水。”注云:“漾水至武都,为汉;至江夏,谓之夏水。又东,为沧浪之水,在荆州。”
(3)濯:音卓,洗。
(4)缨:音英,帽带。

赏析

〈孺子歌〉原为古童谣,可以想见楚地童子在沧浪之水上悠哉的样子,而人民皆有赤子之心,与天地自然合而为一,好不快活。孔子适楚有感而发,孟子加以阐释“夫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家必自毁,而后人毁之;国必自伐,而后人伐之。”表示君子必先求诸己,己身正则人敬之,己身不正则人侮之。

就像屈原〈渔父〉中,隐者渔父说的:“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在清明之世,则冠缨而仕兼善天下;倘遇乱世,则濯足远去独善其身。不论环境如何变化,只要能守仁人之心泰然而处,皆得自在逍遥。童谣童言之率真、孔孟儒家之仁义、隐者之超然心境,皆堪玩味。

参考语译

如果这水波是清澈的话呀,就可以用来洗我的帽带,
假使这水波是污浊的话呀,就可以用来洗我的双脚。

摘自《古诗选读》 文津出版社 提供

 更多:古诗选读:《诗经》子衿

古诗选读:《诗经》硕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首来自古越的歌谣,文字浅白活泼,细思量则备觉情深义重,含蓄中互道决不为贫富而相忘:“乘车”、“跨马”代表富贵,而“带笠”、“担簦”则言贫贱。
  • 〈越人歌〉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最早的一首翻译歌。它出现在先秦时的楚国;当时的令尹鄂君子晳有一天“泛舟于新波之中”,听到划船的越人唱起了这首歌,由于歌词是越语,鄂君子晳听不懂,还找了当地人来翻译成楚语,就是今所载之〈越人歌〉。
  • 延陵季子将聘晋,带宝剑以过徐君。徐君观剑,不言而色欲之。季子未献也,然其心许之矣。使反而徐君已死,季子于是以剑带徐君墓树而去。徐人乃为之歌。
  • 楚狂接舆作歌之事见《庄子‧人间世》及《论语‧微子》篇。《论语》所载较简:“楚狂接舆歌而过孔子,曰:‘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孔子下,欲与之言。趋而辟之,不得与之言。”
  • 子产是春秋时代郑国的大夫,于昭公时为相,从政期间使得郑国富强,百姓有礼。由于他不以利益为尚,而以礼义和全民的福址做为施政的考量,认为“为善者不改其度”、“礼义不愆,何恤于人言”(《左传•昭公四年》),重新分配田地,拟定军赋制,触犯到了许多人维护自己的私心…
  • 凤凰与麒麟都是上古传说中的仁兽,只有太平盛世时才能见着,而今却在乱世出现,还沦落猎人之手;一如仁者之不遇明君,竟遭逢轻视戏弄。
  • 古歌谣仍占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沈德潜在其〈古诗源序〉中便提到:“使览者穷本知变,以渐窥风雅之遗意。犹观海者由(辵+羊)河上之以溯昆仑之源,于诗教未必无少助也。”
  • 古歌谣为散见于典籍中的上古逸诗,其辞简短隽永,自然和韵,而未收于《诗经》。今所见者多录于郭茂倩《乐府诗集》与清‧沈德潜《古诗源》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