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要更鲜活器官 美医生揭王立军人体实验黑幕

王立军在获奖致辞中无意中透露:两年多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器官摘除

曾在白宫公开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王文怡博士(维基百科)

人气: 3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3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文华报道)3月5日,针对前不久追查国际发表关于王立军涉嫌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最新调查报告,美国药理学博士王文怡指出:王立军负责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研究人被打毒针后死亡前的心理和器官变化,是比纳粹用犹太人做活体实验还要残忍的罪行,是严重违背国际医学伦理准则的,是人类文明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王文怡1983年毕业于长春白求恩医科大学,1987年进入芝加哥大学,随后获得药理学博士学位,并在美国医院当医生。她是第一个公开站出来呼吁调查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美国医生,她曾在胡锦涛访问美国时,在白宫草坪上大声呼吁胡锦涛停止迫害法轮功。

王文怡博士对大纪元表示,自从2012年2月16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表最新调查报告:《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调查报告》后,她就发现,很多人由于不了解国际医学伦理原则,对王立军及其研究中心所犯下的罪行认识不够。

比纳粹还残酷的实验:王立军研究如何延长用药物结束生命的死亡时间

王文怡说:“王立军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就是用静脉注射药物来结束一个人的生命,并将其器官卖钱,国外给死刑犯静脉注射药物,是为了让他们无痛苦地离开人间,而王立军他们研究的是人被注射药物后逐渐死亡过程中的心理、机能变化及研究如何延长死亡的时间等,这与当年德国纳粹用犹太人做活体实验,日本侵华731部队拿人体做细菌实验,其残忍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也就是说,从医学伦理角度上看,王立军参与注射后现场心理研究,是严重违背国际医学伦理准则的,这样的实验和观察是绝不能做的暴行!任何一个西方医生和伦理学专业人士知道锦州公安局这样地做人体非法实验,都会极度愤怒!”

她介绍说,用静脉注射药物的方式代替枪毙来结束犯人的生命,首先是在1972年的美国开始实行。注射主要包括三种药物的混合物(快速镇静催眠剂,致呼吸衰竭药物和使心脏骤停的药物),一般可在3~4分钟内让人在无意识状态下迅速死亡。国外是让犯人如何死得快,如何减少其死亡的痛苦。王立军相反是研究如何延长被注射者的死亡时间!

她说,王立军获奖的研究项目是研究如何延长被注射者死亡时间,观察人在死亡过程中心理变化!这完全是做杀人实验,大陆官方说他的活人实验是在国际“领先”,那当然了,其他国家根本不允许做这种违背伦理实验。

纳粹覆灭后,奥斯维辛集中营的23个纳粹医生在纽伦堡被审判时,都声称,他们用来做实验的犹太人都签了自愿书,他们是在做有益人类的医学实验。然而纽伦堡大审判的法官明确宣布,那种在失去自由、在恐惧暴力面前的所谓“自愿”是不存在的,纳粹医生的医学实验是纳粹暴行的一部分。


2006年3月,两位来自中国大陆的证人披露,在沈阳苏家屯集中营大量发生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女证人安妮的前夫就曾是负责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主刀医生。图为当年4月26日,王文怡博士(中)和两位证人在新闻发布会上。(AFP/Getty Images)

中共要的是更鲜活器官

王文怡博士强调说:“我们查询了王立军等人在锦州医学院的论文,发现他们曾经研究了不少缓冲剂,用含不同离子成分的死刑注射液,来研究对动物离体心脏存活的影响,后来他们就直接拿人体在做实验了,研究如何配备死刑注射液来提高器官存活时间和移植效果,他们想的只是如何利用死刑犯的器官,先把人打针弄死,然后迅速取出所有器官,用缓冲剂洗,冲走毒针的残余部分,然后移植到人体上去——也就是受体者身上。”

早在文革后期,中共就出台内部文件,要将死刑犯的尸体“废物利用”,最早是用来吃,或做医学原材料,后来就用来做器官移植。

联合国早在1990年代就谴责中共未经许可就利用死刑犯做人体移植是违背人伦的。中共在1997年开始使用注射方法处死犯人,但是他们用什么药,剂量如何,什么时间内可以使犯人死亡,全都是不公开的。

半个世纪以来,中共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每年处决死囚最多的一个国家。大量的死刑犯成了丰富的器官来源。由一个政府完全控制的长期大量的“利用死囚器官”牟利,这在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模拟图(新纪元资料室)

锦州公安局数千次活摘器官

据大陆媒体介绍,2003年5月至2008年6月,王立军在辽宁省锦州市任职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副市长时,在锦州市公安局(辽宁省锦州市古塔公园南门对面)成立了所谓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实质就是死刑犯器官摘取研究中心。

2006年9月17日,“中国光华科技基金会”为王立军的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授予“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并资助科研经费200万元,其颁奖成果之一就是药物注射后器官受体移植研究。

王立军在获奖致辞中无意中透露说,在两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对几千个死刑犯进行了人体器官摘除。不过根据大赦国际的记录,全中国的死刑犯一年才几千,一个辽宁省小小的锦州市,哪来数千个能够提供器官的死人呢?

大陆劳教所和收容所流行“收钱换命”

早在几年前就有人给大纪元爆料,在中国大陆的劳教所里流行“收钱换命”的做法:从被临时关押的人员中找没有真实姓名者来顶替死囚被枪决,死刑犯家属收尸时还会将“替罪者”的器官全部卖掉。

一位叫王明甫的大陆人在《新纪元周刊》爆料说,他1999年底在北方一个看守所里,听一位黑社会牢头说:“我跟的老大是政协主席。我们黑社会有一个规矩,小弟替老大出去办事,打了人、杀了人,被警察抓了,判几年刑,老大照付工资给我家里,出来后还给老大办事。如果被判枪毙,老大就要替手下买命。”

“判死刑的不是一宣判就马上拉出去枪毙,都有一个上诉期。在这期间,我们老大就跟看守所里讲好,用三百万买两条人命。看守所会去收容所里找两个没有身份(无真实姓名的临时被关押的收容者),这其中有不少法轮功学员,他们因上访被捕后等待遣送原籍,但因很多法轮功学员拒绝透露其姓名和原住地而暂时无法遣返被送入收容所,还有一些是流浪汉或乞丐、小偷等。”

“劳教所要‘买人’时,一人几千或一万左右给收容所, 收容人就选出类似的人来带到看守所里关着,黑话叫养‘小肥羊’。等到要枪毙人的当天,把‘小肥羊’先叫到办公室里,给他打一针,‘小肥羊’就不会说话了,神智也不太清楚,但还会走路。武警到号房带被枪毙的人过来,迅速进办公室,把人调一下,带走到刑场枪毙的是‘小肥羊’。我们兄弟(被枪毙的人)在办公室里化装成警察,然后由真警察送到看守所外面,老大早就派车来接了。人一出来,马上派两个弟兄护送到南方去,换个姓名,换身份证等,给那里的黑社会老大做马仔。”

“那一百五十万一条人命,也不是看守所独吞,武警、检察官、法官等,只要有沾边的,大家都有份分钱。而且家属还有钱赚呢。家属也知道被枪毙的不是自己的亲人,是别人替的。家属来收尸的时候,已经跟医院讲好,把人身上的器官,只要能卖的,连眼角膜,全部都卖给医院,至少也能卖个几万元。”这正如《红楼梦》中一句话:“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手下警察亲眼看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心脏

2009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位证人现场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词,他当时就在王立军手下当警察,王给他们下的死命令是对法轮功“必须赶尽杀绝”。

这位警察作证说,2002年4月9日,在沈阳军区总医院十五楼的一间手术室内,他亲眼看到两个军医将一个活着的30多岁的修炼法轮功的中学女教师,在没打麻药的情况下,活生生地摘取了她的器官,将她活活害死。

2006 年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人权活动家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对此事进行了独立调查,并发表了三次调查报告,震惊了全世界。《血腥的活摘器官》是依据报告的第三版发行的中文书籍。

书中收录的52项不同证据,证实中共非法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暴行,比如他们以需要找寻器官的病人身份对中国大陆医院进行质询,结果在约15%的电话中,当地医生说他们正在或曾经使用过来自健康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作者麦塔斯称“这是这个星球上从未见过的邪恶”,他于2010年被提名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
2012-03-05 1: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