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乌坎开始秋后算账 两会上汪洋PK李肇星

两会期间李肇星发言称,乌坎直选不宜全国推广,汪洋则说,乌坎村直选没有任何创新,让该村过去选举中走过场的现象得到纠正。(合成图片)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3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广东乌坎村委会的直选正值北京二会期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两会发言人李肇星都被记者追问相关话题,李肇星认为乌坎直选不宜全国推广。汪洋认为乌坎村直选没有任何创新。与此同时,早前获官方委任为党总支书记的村民代表林祖銮当选为村委会主任。被打死的村民代表薛锦波的二个女儿遭到秋后算账。

汪洋李肇星各说各话

李肇星3月4日在人大开幕前夕一次记者会上答记者就乌坎直选提问时,虽然称直选制有优点,但他又强调中国不适合一律直选,条件还不成熟。他称,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相结合才符合中国的国情。

3月5日下午,广东代表团举行全团会议向媒体开放提问,乌坎事件成为最热门话题,接连几个记者提问都有所涉及。汪洋在回答记者有关乌坎村直选问题时称,乌坎村直选没有任何创新,只不过把《村委会组织法》和《村委会选举办法》落实而已。但汪洋又提到,当时派到这个村里去的工作组,已出动了省委副书记当组长,副省长任副组长这个阵容。

专家:乌坎选举是水煮青蛙

纽约大学政治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夏明先生表示,李肇星和汪洋讲的确实都是中国现实的问题,也是目前执政者想维护最根本的原则。确实乌坎的选举没有突破,它基本就是村民法的框架下进行,本来村一级就是老百姓自治组织。因此夏明认为乌坎暴露的问题是,30多年来中共体制在民主、法制框架下扩大人民的民主完全变成一个笑柄,连许诺的村一级基层选举都没办法落实。

夏明教授还介绍中共政府在玩弄石头、剪刀、布的游戏,中央和地方的领导人用双簧戏对抗老百姓,当老百姓实在忍无可忍的在挑战地方领导的时候,中央就采取安抚政策,小事化了,暂时把危机平息下去以后再秋后算账。用水煮青蛙,把领导、积极分子再统统收拾。所以今天的乌坎进行同样一个过程,对乌坎所谓的进步不能抱太多的幻想。从薛锦波的女儿薛健婉被辞职、被迫退出参选就可略见一斑。

薛锦波两女遭秋后算账

时代周刊的记者何光伟3月1日微博披露,薛锦波两女遭秋后算账。据《东方日报》报导,薛锦波的次女薛健演28日去“龙山学校”注册上学,并向校方申请单亲助学金遭校方拒绝,并要她去打扫教学楼。而任职教师的姐姐薛健婉同日遭校方以公职人员不能参加村委会选举为由辞退。但她表示,如能实现父亲遗愿及讨回土地,将比公职更有价值。

薛健婉的堂兄指,健婉只想完成父亲为村民讨回失地的遗愿:“觉得当局太卑鄙,每个年满18岁的村民均可参选,当局却迫学校辞退她来干扰她参选,现时连妹妹学业都受到影响,实在太无耻了。”

以家人脱离关系相逼 薛健婉被迫退选

3月2日在选举前夕,薛锦波大女儿薛健婉在微博上披露:有领导来我家关心,劝我仔细考虑取舍。我答复:“我参选没有什么政治目的,爸爸我已经没机会孝敬他了,我只想去完成一些事报答爸爸。所以有心照顾我家,就特殊一点,让我停薪留职参选村委,一两年后我该做做完了,再去复职。如若不行,我是一定要参选的了,你们觉得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无话可说。”

不过薛健婉最终没能顶过压力,还是宣布退出参选。3月3日深夜,她发了一条微博说:“慷慨激昂了几天,结果给奶奶一盆眼泪就浇熄了。我又不能真的跟家人脱离关系,唉……始终还是成不了大事。今天晚上,刚刚宣布结果,我就表示退出选举了。抱歉,让大家失望了!”


乌坎直选选举现场图片(网路图片)

对于她的退出,山东东营的王立新表示,因为奶奶的苦求而放弃了参选,这点上,孝顺确实是被一种恐惧和奴性催压所致,太可惜!

也有博友鼓励安慰她说:“几千年血腥恐怖的专制,把老百姓整怕了。不怪你奶奶,我们要来一起努力改变它!”

武警保障秩序真相

在乌坎村协助选举工作的民间智库北京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这二个月一直生活在乌坎关注村委会选举。其中乌坎村选举用的秘密写票箱就是他设计的。他针对村庄选举都派武警保障秩序披露说,派武警看守大门不是村民的要求。真相是:2月1日的选举,是乌坎村民冲破武警阻挡将香港记者护送进会场。

而湖北民众李巨川认为,乌坎选举也是北边领导下的,相当于小学生在班主任监督下选班干部,这样的村一级选举在中国已举行成千上万次,乌坎的抗争实际上已被柔性维稳,薛锦波死因不明,被释放的村民是取保候审,南方媒体将乌坎偷换成汪洋的政绩,为汪洋在北边的斗争中增加砝码。

有受访村民担心,选后各种利益矛盾会浮上台面,各方利益的黑手会开始伸入,加上在筹备选举过程中,乌坎选委会据知面对不少来自上级政府的压力,外界关注选后种种矛盾是否再次激化,将表面平和给撕裂,导致街头抗争再起。

土地问题是乌坎去年9月爆发抗争的导火线。村民一直指村内没有民主选举,村干部私卖土地,更一度爆发警民冲突。

3月4日乌坎村委会选举结果,村支书林祖銮当选乌坎村委会主任,杨色茂、洪锐潮当选副主任,另外有庄烈宏、张建城、孙文良及陈素转共四人当选村委会委员。其中的洪锐潮、张建城、庄烈宏和当时被打死的薛锦波一起被捕。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郭巍青指出,土地问题可能涉及国家的制度,可能超出了村、市省的权力范围,“这将给新的村委会带来挑战,现在才是开始”。

“中共体制残暴无情没有任何一个官员可以改变”

夏明教授认为,现在的问题是统治层的高官们不知道中国目前发展的现实,这是很危险的地方。任何专制者在垮台之前都很有自信觉得长治久安、一袭千年不变,但最后哗啦一夜之间全垮掉,成为历史的殉葬品。中共高官没有意识到历史都是在向民主自由的方向走,而中共过去60年一直在和这股潮流在对抗,最后证明它是失败。

他还认为现在中共政府早已置老百姓的生命于不顾,官民矛盾已尖锐化了,整个政权的残暴、毒性都严重爆发。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内部有的官员会好一点、会对老百姓稍微有点同情心,有的官员会更自私、飞扬跋扈,对老百姓一点同情心也没有,但是所有官员最后都在这个体制下成为其一部分,都变成这个体制的螺丝钉。中共体制的残暴、无情不是任何一个官员可以改变的。

(责任编辑:江启明)


乌坎直选选举现场图片(网路图片)


乌坎直选选举现场图片(网路图片)

评论
2012-03-06 10:3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