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京剧欣赏】监酒令

朱虚侯刘章不把利益当作唯一的选择
袁荣易

2. 《监酒令》刘章唱段“微风起、露沾衣、铜壶漏响”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监酒令》为小生重头戏,表现一个年轻人遇到选择,他总是以本性或正义去选择,而非用利益去选择,结果得到好报。例如选择爱人,他找喜欢的对象,不牵涉到政治上有“刘派”、“吕派”之分,结果夫妻两口子很恩爱。戏中这位朱虚侯刘章,具足年轻人的正直与憨厚。历来能演者不多见,朱素云曾与贵俊卿(谭派老生)合演,朱素云喉音高亮,声声合拍,虽是宿卫军官之职,面对“刘派”大老的挑拨,他一本正理应对;二人神情周到,又功力悉敌,实属难能可贵。早年,北京春台部陆小芬(1856咸丰六年生),演刘章憨直无惧,很有名声。

故事的背景:汉初,刘邦过世,吕后掌政共16年,经过惠帝、少帝,最后才由刘义(文帝)继位。吕后虽掌大权,但她遵守刘邦的安排,相继重用萧何、曹参、王陵、陈平、周勃等“刘派”的人。但吕后晚年,偏袒吕派,大封诸吕为侯。并尽量拉拢刘姓与吕姓婚配。


1. 《监酒令》朱虚侯刘章(杨觉智饰演)夜巡宫禁。

《监酒令》刘章娶吕禄之女,吕后以为拉拢刘姓的政策奏效,因此把刘章视为自己人。宗亲会,一场封诸吕做大臣的宴会,吕后请刘章当监酒官,来宾被规定一要礼貌,不许乱吵;二要尽醉,不许捱杯;三要静坐,不准逃席。有两吕故意捣乱逃席,刘章按令斩之,吕后无可奈何。诸吕欲报复以及趁机夺权,后为“刘派”王陵、陈平、周勃、灌婴等人所平定。

此戏精彩之处,在封吕宴会前,刘章夜巡宫禁,“刘派”大老王陵、陈平等找到他,劝说刘章惩处“吕派”之恶。此时刘章年仅20岁:

王陵(白):君侯,天下乃是高皇之天下,昔日曾有遗言,非刘氏宗族,不可为王。如今吕后,大封吕氏宗族。君侯,你想意欲何为?
刘章(白):唔唔唔……
王陵(白):故而吾等不避斧钺,黑夜特来与君侯斟酌。
刘章(白): 列公岂不知天下安宰相调和,天下危将士效命。如今只须列公将士和睦,也就是了。

王陵(白):君侯之言极是,虽是吾等将相调和。无奈吕禄等掌握兵权,但恐有变,君侯若不早图,炎汉社稷,不日归于吕氏也。
刘章(白):呀。事在仓卒,列公有何良谋?


3. 《监酒令》左丞相王陵(左,熊金航饰演)来见刘章。


陈平(白):如今别无计较,只恐君侯惧怯吕禄、吕产,我等只得俯首归命,听其篡夺;如若不惧吕氏宗族,吾等岂不倾心皇事。望君侯察之,吾等好做准备。
刘章(白):唔唔唔……吕禄乃是俺的岳父,那吕产亦是刘氏之至亲,俺有何惧哉?
陈平(白):如此说来,汉室江山,还是断送在姓刘之手,并非吕氏谋夺。
刘章(白):此话怎讲?

陈平(白):高皇乃吕家女婿,君侯亦是吕家的女婿。那时高皇登宝,吕禄等不敢藐视,如今君侯统领禁军,吕产就意欲篡夺,那吕禄、吕产,不张君侯之势,他怎敢起这叛逆之意?君侯何故忘亲背本,遗害天下,只恐这篡字是跑不掉的了。

刘章(白):吓。列公俱是汉室开国之臣,何出此言,将这臭名卸在我身上吓?
“刘派”大老最终还是说动刘章,刘章在宴会上严格的执行监酒令,杀了故意闹事的两位吕姓族人。事后,诸吕采取大规模报复行动以及趁机夺权,此一着棋早为“刘派”料定,“刘派”拥有重兵做后盾,一举灭吕。可知“刘派”根本是利用刘章,去激怒吕派做出错误行动。刘章不知凶险,说不定就被“吕派”给杀了,但没事,这是刘章的吉人天相。


4. 《监酒令》王陵设法说服刘章惩处“吕派”之恶。传承戏曲艺术剧坊演出。

汉初政治崇尚黄老,强调与民休息,政争影响人民不大。当今中共胡温与周薄斗争,都拿人民做牺牲品。抢地、贪污、不说真话、杀法轮功学员贩卖器官、耍弄好人为乐;彼此拥有不利对方的血腥证据,机构都是吃人民的黑组织。其实两边的命运都将一样,彼此紧紧绑在一起没人关心了。他们选择了毁灭、堕落、仇恨那些堵塞生机的死亡物质,连自救的想法也没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