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万全顺:符号化的薄熙来王立军

万全顺

薄熙来、王立军形成了一种符号,代表着共产党内部相互倾轧、撕咬的阶层群体和执法者愚昧授命、执行法律以外的个体或群体命令、实施暴力的流氓群体。(合成图片/大纪元)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4月02日讯】王立军事件之后,牵动着薄熙来的命运前程,一时间大陆、海外都在议论、揣度中共官场的变动,判断分析这一帮、那一派的输赢胜负,我认为,这时候的薄熙来、王立军不再是一个具体的个体“人”的概念了,而是形成了一种符号,这种符号代表着共产党内部相互倾轧、撕咬的阶层群体和执法者愚昧授命、执行法律以外的个体或群体命令、实施暴力的流氓群体。

薄熙来们(薄门)代表着强权专制统治者,也是发号施令者,王立军们(王门)则代表着授命于薄门的暴力具体实施者。

今天说薄熙来们和王立军们的意义,不再是关注二人的去向和个体命运,而是给人们几个警示,一,共产党这个链条上的任何一个人,都在“党”的控制之下,党要用你,你就会升官发财,相安无事,同时党给足了你犯罪的空间,诱惑你犯罪,也不得不犯罪,同时会把你的罪证隐藏起来。“党”要让你垮下去,就会把早已隐藏的罪证翻出来,几天你就会成为“人民”的敌人。二,劝告还在羡慕薄、王在位时的荣光,跃跃欲试想成为其一分子的人,快快清醒,远离这个党,做个堂堂正正的“人”。

薄熙来们的罪恶

薄门(不是薄们)是共产党高层的犯罪群体,一个时期只能有少数的一个或几个,苏联的列宁时代、史达林时代,中国的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代等,都是打着为大众利益的旗号,干着专制和满足私欲的勾当,集体领导是给人看的招牌,实则都是专制统治。毛泽东为铲除异己,就凭一句话或一封信(大字报:炮打资产阶级司令部),就可以打倒国家主席、患难与共的朋友、战友、甚至恩人,也会把一个国家搞乱。

记得在大学时,我的老师说过这样的一段话,老邓在南巡时画了一个圈,就有了深圳和广东的特殊政策,那不就是和毛当年发动“文革”一样吗?怎么体现集体领导?再有人在别的地方点了一个点儿,保不准就错了,若错了谁来负责呢?那不又是一场灾难吗?中国再这么折腾怎么得了?1989年对天安门请愿学生的屠杀,同样是邓和几个党的大佬决定的,当时同情学生的党的总书记赵紫阳也被贬官,这又是一个奇怪信号,即发号司令者不一定是党的最高职务者。

江泽民入主中南海,还是邓的一句话,就轻率的选定了党的最高领导人。1999年对法轮功的镇压,同样也是江泽民以个人行为,写信给职能部门,布置镇压,问题是公、检、法、司等行政执法机关,应该秉承的是最高的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的法律,而王立军们却听命于一个人的一封信,这就牵扯到王立军们的作为,是什么力量让王门(不是王们)不依据法律而作为,去听命于看后就收回的、见不得阳光的一个人的信函?

薄熙来从大连起家,常年的官场薰染,他很明白权力的力量,从一个县级的宣传干事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奉迎上司的同时,对下属颐指气使,树立自己的绝对权威,把下属都管教成服服帖帖的哈巴狗。记得薄手下的一个局长说,他批评我们就像训教孩子。

专业性的问题,专家也不敢多说话,薄的话就得服从,所以在大连有很多的不符合环境、经济规律的工程和专案,他一味的搞假大空的城市建设专案,炫耀自己的政绩,至今留下很多烂摊子。

如:他在大连搞城市拆迁、重建规划,速建安居工程,新建楼房的屋顶全部搞成突起的尖顶,镶嵌彩色瓦。北京这样的房子叫“希同顶”,在大连叫“熙来帽”,1994年笔者购买的楼房是品质模范楼,标杆似的品质合格,薄熙来曾到我居住的楼视察,着实让媒体褒扬了一番,可没到两年,一下雨就漏,年年修,年年漏,周围的几十栋楼都一样,后来的维修、设施配套等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没几年我不得不卖掉,曾给我带来无尽烦恼的房子。

人们都赞赏大连的广场、绿地,可是原来的广场和公园大树很多,后来薄为增加绿地面积,提高绿色观感,追求外观的华美,移走大树,栽上据说是耐寒的草。这时的百姓早晚到广场和公园锻炼、散步,以前在树下的悠闲、惬意的心情被焦躁、忧郁所代替。当时有个顺口溜:“薄市长,起得早,砍倒大树种小草,撵的老人到处跑”。

薄熙来们的治下是一个个的王国,他们有绝对的权威,什么监督,集体领导,不同的声音,时间不长,就会消失。因为薄熙来们知道,共产党的官员没有干净的,想查谁,谁的犯罪事实就会浮出水面,谁不听话,就查谁,一查一个准儿。薄熙来到了重庆,就是采用这个套路,他对政敌有个口头禅:“我就不相信查不出你的问题”,。

列宁、史达林、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无一例外的都是管用此伎俩,普列汉诺夫、托洛茨基、布哈林、刘少奇、“四人帮”、陈希同、陈良宇、文强……可以说让谁倒谁就倒,因为共产党的干部少有干净的。洁身自好的人不会习惯这污浊的官场;不会犯罪,不会走歪门邪道就不会被提拔,睿智的人大多会选择离开这个群体。

在大陆时,笔者单位的领导班子换届,人们自然推荐德高望重的两位教授,可这二人坚决不就,开玩笑地说,“当官我们就都会变了”,聪明的他们很明了党的干部都是什么货色。

1999年7月20日,到大连市政府门前上访请愿的法轮功学员,要求释放被非法抓捕的同修,21-23日,面对越来越多的请愿者,大连警方动用多辆大客车,把市政府附近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一车一车的拉到中小学校,采取逐一登记,让单位领人等措施,给法轮功学员登记造册,建立档案。薄熙来无论官居大连市长、市委书记,还是辽宁省长,打击法轮功都是最卖力的。据姜维平的回忆,薄熙来就在现场的车里指挥员警驱赶、殴打法轮功学员。久居官场的薄熙来当然知道,镇压法轮功不合法,但是他就敢死命镇压,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可见他对法律的蔑视和土皇帝的霸气。

王立军们的罪恶

对上司命令无条件的服从,哪怕明知道是违法的也要干,当然他们会得到正常条件下得不到的好处,这就是王立军们的共同特点。他们的观念和行为,就是遵循权力大于法、大于道德的理念而行事。

毛泽东时代对“毛主席”的无理性崇拜,导致“文革”的发生;邓小平时代,授命向学生开枪的“人民子弟兵”铸成“六、四”无法愈合的伤口;江泽民时代,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无理性无良知的公、检、法、司、医人员,酿成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凡此种种,正是这些可怜又可悲的糊涂虫,助纣为虐,使中华民族的伤痛每隔十年八年,就要流一次血,而健忘的人们,没有把这些教训传给后代,使每个时代都有王立军们的罪恶在延续。

王立军们还包括没有犯罪具体实施者,但他们是犯罪的胁从,是共产党这个群体罪犯链条上的螺丝钉、感测器,正是胁从的“协”与“从”,制造了犯罪者的犯罪环境氛围和力度,他们就像飞奔战车上的轼和辕,他们是战车架构的一部分,它们虽然不是车轮和铁蒺藜,但战车没有轼和辕,是跑不起来的。

是谁制造了薄熙来王立军们

抓捕法轮功学员没有法律依据、审判法轮功学员没有法律依据、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违背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和良知,肆无忌惮地摧残法轮功学员,连共产党掩人耳目的法律都不顾,镇压合法上访民众,打击不同政见者……是什么力量驱使王立军们这么卖力?它们得到名利等好处的同时,薄熙来们正乜斜着眼睛,历数着王立军们就范时的罪恶事实,牢牢地握着王立军们的生死线,钳制着它们继续为自己卖命,一旦王立军们反抗,薄熙来们掌握的证据足以置王立军们于死地,薄、王斗的事实,完好地勾画出了薄门、王门群体的特殊符号。

我们可以冷静想想,是什么原因让薄熙来们、王立军们有了存在的空间?民主意识已入人心的时代,我们不难看到,非共产党的国家就难有薄熙来、王立军横行的土壤,具体讲,是共产党的体制,营造了薄门、王门的温床。

自此,可以明了地说,薄熙来、王立军的命运和结局,对我们来说并不重要,不管他们明天复出,还是入监,我们都不应奇怪,因为历史地看,共产党体制下的政权,可以让恶贯满盈的人掌权,也可以让曾被下台的人复出、掌权、再下台、再复出;可以让永远被开除出党籍的人再回来,重掌大权,他们有足够的理由让“人民”相信,它是多么的知错必改、有错必纠,多么的磊落、伟大和正确。

所以怎样解体共产党的体制,才是我们目前最最关心的,否则,今天薄熙来、王立军倒了,明天共产党还会喂养出更多的薄东来、薄南来、李立君、赵立君,这个国家还会被搅扰的民不聊生、鸡犬不宁。

评论
2012-04-02 10: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