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昭:放倒周永康之后会发生的四件事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2年04月21日讯】4月20日温家宝离开北京,开始了他的欧洲四国之行;4月15日-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也将陆续出访英国、加拿大、哥伦比亚和印尼四国;4月13日-25日政协主席贾庆林出访新西兰、文莱和泰国。

在几位政治局常委都不在国内的情况下,眼下这一两个星期由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引爆的宫庭连续剧可能难有重大的剧情突破,戏剧冲突进入了暂时的胶着期和酝酿期。但是值得注意是,海外中文媒体近几天不断有关于周永康丑闻的爆料。“明镜新闻网”4月17日关于政治局秘密扩大会议决定调查周永康的爆料几天来被广为转载,美联社等国际媒体也开始公开谈论周永康的处境和前途。如果像一些分析人士所言,当前的舆论状况是倒薄、倒周力量有意释放的风声、所做的舆论准备。那么4月底中共的政治局常委们结束了他们的访问活动回到北京后,可以预期这出宫庭大戏的剧情会再度热闹起来,也许很快会进入第三季、迎来新的高潮。

假设胡温拿出决心放倒周永康,会发生什么事?按照事件演进的逻辑进程排序,笔者猜测会出现如下的后果:

首先,舆论环境反而会简单化。当前互联网上不乏有为薄熙来鸣冤叫屈者,其原因无非有二:一是国内毛左势力的哀鸣、加上薄、周党羽有意炮制的言论,目的是把水搅浑,用所谓“民意”要胁胡温,以期利用后者尚有畏乱的顾虑,阻止案情向周永康延烧,以及保护薄熙来的残存势力,阻止“重庆模式”被连根铲除。二是社会上确实存在这样的心理,认为权力倾轧无非是成王败寇,不了解薄熙来所作所为的人,反而生出一种对失败者的同情。

不拿下周永康这个薄熙来的后台,原先围绕在薄熙来周围的党羽、马仔和大小五毛们,总有“熙来已去,重庆模式犹在”的感觉;总觉得中央后台犹在,自己的根基就还在,总有机会咸鱼翻身。一旦拿下周永康,就等于断绝了这批人的念想,他们如果感到大势底定,也就失去了折腾的动力。

而且胡温一旦决定拿下周永康,出于对社会解释的需要,也不得不逐步曝光薄熙来与周永康违法犯罪的证据(这可能需要一个舆论预热和逐步上纲的过程,使得社会有心理准备)。显然用海伍德案把周永康也拉下来太过牵强了,这里所说的违法犯罪只能是薄、周等人残害人权的罪行。这都会使得舆论环境趋于简单化。相反胡温越迟疑不决,也就使得周永康等人觉得自己尚有可为,有活动和周旋的余地;而且社会上对胡温要最终达到的目的的怀疑也会上升,舆论环境也就会越复杂,反而对他们不利。

其次,社会动乱的隐患会被很大程度削弱,稳定感和安全感会增加。周永康掌握的政法委系统名为“维稳”、实为“维不稳”——即是要维持一个不稳定的状态。政法委是社会不稳定的最大受益者。社会矛盾越积累、越尖锐,他们越能体现出“工作成绩”、越能得到更多的经费、这个体系的人也就越能得到提拔。所以我们看到许多可以通过谈判协商解决的官民纠纷,政法部门会优先选择镇压手段,以显示其处理危机事件的“卓有成效”。

从1999年江泽民镇压法轮功以后,政法委书记步入政治局常委,十几年来统管公、检、法、司、特务机构,大权在握,打击面已延伸到社会各个阶层和群体。受害者从法轮功学员、宗教人士、政治异议人士、维权团体,到自由知识份子、少数民族群众,已经成为中共行恶的主要工具、矛盾的焦点和制造不稳定的主要因素。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虽然拿下周永康并不意味着同时裁撤政法委、也不意味着下个星期就会全面清算共产党体制的罪恶,但是放倒周永康意味着现实地瘫痪掉政法委系统的行动。笔者之前撰文谈到,有志于使中国“渐进性”变革的人士应致力于司法独立的先行;而司法独立的前提是政法委这个统管专政的机构不发挥作用。只要它不发挥作用,让社会原有的一些沟通渠道顺畅地发挥作用,不要发生截访、黑监狱、(维权者和少数民族同胞)自焚、法院出于“维稳”指令不敢受理某些案件、针对某一个特定群体的逮捕和关押,只要这些事停止下来,至少在当前的情形下,社会矛盾就能缓和一大步。而后递次推进、昭雪冤案,怕乱的中国人也才能看到一条社会“渐进性”变革的现实道路。

如果延误时机、无所作为,就意味现任的胡温、和未来中共的接班人都要继续背负前任留下的历史包袱,仍旧是一个“维稳”的格局,也意味着政法委系统仍旧会大权在握,以“稳维”的名义压制社会矛盾、制造危机。最后除了坐等社会矛盾总爆发、来个大乱,也就别无前途了。

历史留给胡温有所作为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了。中国的出口导向型经济受到欧美市场复苏缓慢的拖累,接下来几年中国极可能出现严重的经济增长停滞;房地产泡沫的破裂也已经接近临介点,许多体制内的学者也认为今年之内会出现房价的大幅下跌。也就是说过去由于经济增长被掩盖的问题,在接下来有限的几年会集中出现,社会矛盾会出现严重尖锐的时期,如果胡温不能在眼下有限的时间内有所作为,开启社会变革、疏导社会矛盾宣泄的渠道;真等到山崩海啸到来的时刻再想亡羊补牢,那就为时已晚了。

第三,延续了十几年的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将无法延续。在当前中共的中央领导层中,胡锦涛和温家宝一直回避就法轮功问题直接发表态度,执行镇压政策的事实就是以周永康为代表的政法委系统。一旦拿下周永康,胡锦涛相当于全面掌握了权力,也就不能再说对这个当前中国社会最大的人权灾难不知情、或者是力所不能及。胡、温之前是受江派势力掣肘,一直回避受江派势力的胁迫去表态支持镇压法轮功;所以断然没有道理摆脱了这个胁迫之后,反而会自觉、主动地把这个黑锅背过来。所以拿下周永康,随之而来的将是镇压法轮功的政策事实上被中止,最低程度也是会被即时“冻结”,等待最后的解决和清算。

最后,周永康被放倒,江泽民将无可避免成为下一个目标。如果说胡温现在还有几分顾虑,不想给体制骤然带来很大冲击,那么如果把周永康这个现任常委放倒了,对江泽民这个过气老大也就无所谓顾忌了。失去了周永康这个有着血债纽带的死党,江泽民也就失去了对现实的影响力。然而要说清周永康的罪行,却不能不扯出江泽民。

大约一周前《大纪元时报》登出独家报导,指薄、周所制造的权力斗争是围绕习近平接班展开的——也就是说习近平不是江泽民中意的接班人,在“十七大”上推出习近平是个权宜之计。江泽民等人的计划是培养薄熙来在“十八大”上升入常委、接管政法委,而后相机罢黜习近平,夺取党的最高领导权。以笔者对中国政治的观察和分析,这条消息应当符合实际。

因为在中共体制内,太子党本身在接班序列中就有优先地位。在这一拨太子党候选人中,有潜力的无非习近平、薄熙来、刘源等有限的几人而已。而这几人中又以薄熙来最为突出,习近平一直韬光养晦、谨小慎微;刘源先任职武警、后转到军队,对党务、政务系统未曾问津;唯独薄熙来90年代后期在大连期间就被包装成一颗“政治明星”。后来薄在担任辽宁省长期间,亦步亦趋地紧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被江泽民相中作为“隔代指定”的接班人再合理不过。不过薄在担任商务部长期间发生意外,其仕途受温家宝所阻,被发配去重庆担任市委书记,暂时被踢出了中央权力圈子。

由于对薄熙来的争议,在2007年中共的“十七大”上江泽民为了不让团派特征明显的李克强接总书记的班,只得退而求其次地推出习近平。习近平派系特色不明显,也没有薄熙来张扬外露,招惹的是非不多,是各派都可以接受的人物。但正因为派系特征的不明显,江泽民对习近平显然没有薄熙来放心,特别是习近平在任职福建省和浙江省期间,远没有像薄熙来那样紧随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政策。对江泽民来讲,如何保证未来接班人延续他的镇压政策、使得自己在有生之年不被清算是第一要务。因此他完全有动机、有需要去栽培薄熙来,并安排他在未来夺取最高领导权,以代替他并不放心的、没有血债包袱的习近平。

一旦拿下周永康,不管是从薄熙来阴谋篡权这条线索的延伸,还是从曝光具体残害人权的犯罪事实、以说服社会的需要出发,江泽民最终都在劫难逃。

评论
2012-04-21 3:4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