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高位截瘫 冤狱十年后又遭秘密关押

—— 武汉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周建刚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导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本应是已遭冤狱十年、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武汉法轮功学员周建刚离开冤狱的日子,但他的家人并没有等到他的归来。据悉,他被武汉当局秘密转移到某处继续非法关押。

家住武昌中山路的周建刚,在修炼法轮功后,不仅使其身心受益,道德升华,还使其原本已破裂的家庭开始变的和睦。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中共邪党迫害后,因告诉人们法轮功真相,周建刚先后数次被非法抓捕、关押,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十年重刑,在琴断口监狱重管队,周建刚被暴打致高位截瘫。武汉市“六一零”和监狱方为了封锁消息,在周建刚刑满到期之日,将他秘密劫持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并且威胁家人,不许将周建刚的去向告诉法轮功学员。

十年冤狱,周建刚遭受了非人折磨,几近丧命。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五日,周建刚戴着手铐脚镣被逼迫面墙而立,狱警肖卫华、秦林指使犯人从身后用重物猛击他,致使他第六、七颈椎粉碎性骨折,当场昏死过去。送到医院后,监狱派狱警对周建刚进行二十四 小时严密监控,以防虐杀真相外泄。狱方还以换取保外就医的条件,威逼诱骗他及家人在“周建刚系自己畏罪自杀”的材料上签字。但当骗取了签字后,监狱方立马变脸,将他转移到洪山监狱医院,并且从此再不让家属见面;后来又将他劫持回琴断口监狱监护室专管,不许其他犯人接近,还将他的双脚用绳子捆住。

周建刚修炼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却遭诬判冤狱十年,并被毫无人性的迫害致残, 武汉市“六一零”和琴断口监狱本已是罪责难逃,现在为了掩盖罪行,不顾周建刚需要摆 脱魔窟,静心治疗,反而将他秘密劫持,强迫关押,所为已是罪上加罪。

武汉市“六一零”和琴断口监狱的相关人员,你们以为骗取了“周建刚系自己畏罪自杀”的签字,就可以侥幸抹掉罪行吗?你们以为将周建刚秘密关押,就真的可以掩盖罪行吗? 其实,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人做事,天在看,做了恶事终究难逃恶报的天惩。刚刚落网的王立军和薄熙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转自明慧网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0/被迫害高位截瘫-冤狱十年后又遭秘密关押-255924.html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现代的很多人,往往面对工作压力很大时,吃不好睡不好,弄得精神紧张,家庭关系亮红灯,生活中仿佛随时有颗不定时炸弹会被引燃,弄得身心俱疲,苦不堪言。任职于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的曾先生曾经是其中一例,幸运的是,曾先生于人生低潮时遇见法轮功,人生从此获得改变。
  • (shown)赵连浩先生,韩国人,外表朴实、随和没有架子,今年五月底来台湾师范大学学习中文。“因为我很渴望参透大法,而师父李洪志先生是中国人,并且有关大法的书都是用中文写的,所以我来台湾一边在大学读中文,一边跟台湾同修一起修炼大法。”赵先生诉说着来台的原因。…他身体也很敏感,在学炼功法时,他发现前方有法轮一直转。他说:“每天学法炼功时,四周都有法轮一直转一直转的。身体被调整清理,一个礼拜后我就出去弘法了。”赵先生感到法轮大法真是太大了,太好了。他觉得现在得到真理了,知道了人要返本归真,每天学法、炼功与讲真相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很有意义。
  • (shown)我悟到信师信法不是停留在嘴上的,只有做到才是真正的修啊!当我们真正从法上悟上来,提高上来,形成整体之后,我又看到了第五天时出现许多法轮的景象。在发正念时,还看到小红、小君两位同修的身体都被红光罩着,接着看到三个单手立掌、脚踩莲花的女佛缓缓升上天去。我明白这是慈悲的师父在鼓励我们做好自己的使命。
  • (shown)本故事中的主人公雨莲是一位九五年得法的年近古稀的老年大法弟子,这场邪恶的迫害发生以来,雨莲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加持和呵护下,身背真相资料到亲友中、到农村中去讲真相救世人,几乎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成千上万的世人从她那里得到了福音,喜得救度。下面就是她在同修帮助下自己写出来的一篇感人至深的体会。
  • 台湾宜兰县苏澳法轮功学员游本育在一九九九年时,因为看到“四•二五事件”的新闻报导后才走进法轮功修炼,他说:“回想当时报导提到法轮功学员去上访时,没有口号,没有扩音喇叭,没有投掷鸡蛋,也没有带什么抗议的东西,还很规矩的排队,有的在炼功,我就觉得可笑,心想这样能使上什么作用?同时觉得在共产党极权社会里面的人连抗议都这么奇怪。但是电视上却报导说他们离开时,没有留下垃圾,甚至连警察丢的烟蒂都捡起来带走,这让我很惊讶,心想一定要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
  • 但是她想,个人的事再大也是小事,法上的事再小也是大事,何况救人这么十万火急的大事呢。从那以后艳艳经常和同修们一起到外地乡村去讲真相救度世人,早上早早走,晚上很晚才回来,一天往返二、三百里。有时晚上到外地乡村去散发真相资料,第二天早晨才能回来。听说讲真相小组在前后半年多的那段时间中,先后去了一百多个大小村落,有一万多人明白了真相,六千多明白真相的世人退出了邪党组织。艳艳和我说,她在和同修们一起整体出去讲真相救度世人那段时间,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提高和升华。
  • 二姐微笑着和我们说,刚开始出来讲真相时,除了心性上的魔难之外,劳其筋骨也是很不容易的。我们那里全是大山,有的地方柴草有一人多高,进去了出不来,走半天也找不到一条路。我一个女人家,从来没有一个人走过山路,首先遇到的就是害怕。每当怕心出来时,我就提醒自己: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神,你还有什么可怕的?只要这样一想就不怕了。有的村子需要爬三、四道山梁才能赶到,最远的村离家有四、五十里远。有时候天不亮就走,等赶回家都半夜了。到冬天山上的积雪有一尺多厚,鞋里都灌上了雪,又化成水,再结成冰。有时也觉得苦得不行,但一想到山里这么多可怜的世人,如果我不去救他们,谁去救啊。就不觉得苦了。
  • 我和春梅的缘是何时结下的不得而知,接下这个缘却是在大法修炼中。早在九九年“七 •二零” 之前的一次集体洪法炼功活动时相遇,双方都有似曾相识之感,又有相见恨晚之憾。从人这层面看,我和她的夫君同为军人;她与我又都在大学任教。故此亲如姐妹,情同手足,常在一起学法交流。然而好景不长,“七•二零” 之后我即退休,无奈离开南方之城去北方之都与儿女们生活在一起。虽身居两地,常有电话相连,心是相通的。二零零一年初,听说春梅因印发大法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邪党将她非法劫持到精神病院迫害。…12年后,我发现春梅比我想像的要好,好得多,与我俩十二年前临别时相比(指外貌)没有变化,甚至还年轻了。
  •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沿着通往国会的通道铺上了50多个玻璃盒子,每个盒子里都有一个加拿大人亲属、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证据和故事。国会议员安德斯先生来到集会现场并与在场每一位曾遭受中共当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或家属握手、拥抱。听了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在中国遭受迫害的经历时,他落泪了。
  • 一个德国人用德语谱写的歌词所传达出的心境,与使用中文的中国大法弟子们的心境,没有什么不同:法轮大法使修炼者越来越清澈,越来越与宇宙特性“真善忍”同化。其实,世界上所有民族的人们,都可以在法轮大法中找到完美的真正的幸福体验。 因为法轮大法的原著文字虽是中文,但是真理的福泽之力是从来不受语种制限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