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东海供电公司践踏人权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4月21日讯】“供电局完全可以不讲理!”--连云港市东海县供电局某局长说。“他死是他自找的,他自己不会保护自己”--连云港市供电公司某主任说。“供电局不怕你找,权大于法也罢,天下乌鸦一般黑也罢,爱怎样是你自己的事,我们管不着”--江苏省电力公司信访处一工作人员说。

以上几句话分别是国家电网公司这只电力垄断巨鳄的基层领导说的,而说话所面对的对象是谁呢?曾经是公司的职工,一名普通农电工的妻儿。

沈恒全,是江苏省电力公司东海县分公司的一名普通农电工,1984年进入电力系统工作,工作勤勤恳恳多次获得公司表彰,本来这个家庭完全可以平静的生活下去,但是这安静的生活被一场事故打破了,最后才引出上面最牛气的领导最牛气的说话。

2003年的5月2日,正是非典闹得最凶的时候,这天下午,放假在家正在午休的沈恒全接到单位会计的电话,镇北有线路被汽车撞断,有倒杆危险,沈恒全连忙赶赴现场察看,在勘察现场过程中,被违章超车的汽车刮倒,被熟人发现送往东海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最终因脑外伤引起休克导致死亡。按照国家2002年工伤标准,职工上下班出事故按照工伤处理,可问题就出在这!

沈恒全死亡后,其单位和正深受打击卧病在床的遗孀签署了一份协议,协议按照工伤标准进行处理,事情过去一年,其妻子身体和精神状态得以恢复,随后前往东海县供电公司索要工伤证,起先工作人员称,工伤证由单位办理,正在办理中,你身体不好,办好了通知你,其后又过了半年,其妻再次前往索要,东海县供电公司时任局长表态,等孩子毕业公司照顾工作,要工伤证何用?随后几次三番花言巧语将其打发了事,直到两年后,沈恒全的遗孀前往公司进行协商工作和工伤证问题,却被告知,工伤证办理期限已过,无法办理,起初承诺工作问题也成了泡影。

沈恒全遗孀为此开始了长达六年的上访历程,从东海县到连云港市,从连云港市到南京,从起初的南京不知情到后来进行推诿拖延,在东海,负责人表示,这事情东海县没有权力处理,你去市里吧。到了连云港市供电公司却被告知,市公司也没法处理,于是推到南京,南京信访负责人表示,这事情还是由事故发生地,东海县供电公司进行处理,于是从省到县这三级公司打起了球,把这件事情拍推去,一推就到了现在。

随着沈恒全遗孀上访次数的增多,才出现了本文开头的对话,最后得到的结论是“谁知道他是怎么死的,说是工伤,证件呢?”稍微评论下,我也想问一下这位吃人饭但是不用大脑思考问题的领导一句话:“你说你是人,你有证么”?

事情变的更复杂了,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东海县供电公司和当地政府想出了高招,每逢重大活动或者节日,对其家进行监控,让其亲友交纳保证金,进行“连保”,这个问题就严重了,看到这样的场面让我想起了解放前或者更远的封建社会的株连九族!

东海县供电公司,你们应该为有这样忘我工作为挽救公司损失而献身的职工而感到骄傲,这和湖南雪灾抢救财产减少损失有什么区别,可是你们如此对待他的家人,你们是否问心无愧?你们隐瞒工伤事故,为了年底的安全分红利益,为了自己的升迁,却忽视这个家庭的存在,你良心可安?江苏省电力公司,你们发现问题不处理,却联合进行欺压,你们在干什么呢?国家设立的信访机构和各级机关形同虚设,当地政府又在干些什么?是不是值得我们去探究一下呢?

供电公司,你们凭什么那么牛?草菅人命还是不作为呢?希望能给社会给这个家庭一个交代,给死亡的职工和后代一个交代!,如果事情落到你们的头上,这种待遇你能否忍受?你们是不是应该吸取一些教训,避免类似上海杨佳事件的发生,为了许多家庭和这个不能再受打击的家庭。  
  
希望大家动员起反对垄断,把垄断企业的阴暗面曝光,让他晒晒太阳!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4-21 6: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