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从封网辟谣看民间传媒力量(1)

人气: 1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2年04月03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MP4下载收看
自从“王立军案”引爆中共高层激斗以来,各方不断向外释放消息,虽然官方一如既往地封锁消息,那么这一次民间的传媒也通过自己不同的渠道和方式对这些消息和评论进行转贴。不过,在3月30日新华社又开始“辟谣”,并且官方也抓捕了很多所谓“传谣”的人。但是这一次不管怎么样,中共内斗的很多情况前所未有的展现在世界和大众的眼前。

在中国,为什么人们宁愿相信这些谣言并传谣?中国为什么真相难大白于天下?在这个事件中,今后会如何发展?我们今天的节目和大家一起讨论的是“从封网辟谣看民间传媒力量”。民间传媒在这一次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它是否可以改变中国今后的局势,以及中国今后的方向?

今天我们是热线直播节目,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您也可以通过Skype和我们互动,Skype地址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收看,爱博电视的网址是:www.starp2p.com,还有其它方式可以收看。我们首先和大家看一下有关事件的新闻短片。

(影片播放开始)

“军车进京、北京出事、政变”等消息近两周来在网上流传。“平反六四”、“转法轮”、“神韵艺术团”、“退党”等消息,在百度上也曾解除封锁。但好景不长,北京开始拘留发消息的网民,并关闭和惩处网站。周六,中共喉舌《人民日报》“不为杂音噪音所扰不为传闻谣言所惑”,文章中高喊要“稳中求进”。

另外,新浪微博和腾讯微博同时发出通告说,要集中清理近期所谓有害资讯的谣言,因此从3月31日到4月3日整三天,停止评论功能。

中国政务评论家张伟国分析,截至目前之所以讯息一松一紧,证明中共高层有人在放纵,或有人在利用。

有网民发贴抱怨说:“微博暂停评论功能,中国特色再一次发挥了猛烈作用,所谓的言论自由在这种无孔不入的各方监控中,狠狠地被掌了一嘴巴。”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封网辟谣看民间传媒的力量”。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和我们一起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首先向各位介绍今天现场的两位来宾,一位是新唐人特约评论员竹学叶博士,竹博士您好。

竹学叶:安娜您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新唐人特约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您好。

杰森:您好。

主持人:首先问一下竹博士,我们看这一次“王立军案”引发了中共高层激烈内斗以后,其实高层本身虽然是官方的媒体在封锁消息,但是他们却通过海内和海外不同的渠道进行爆料以打击对手,不管是微博也好,还是传媒,或是人们口耳相传的这些消息也在不断地发酵,不断地传播。为什么在3月30日新华社又开始去“辟谣”,而且官方也抓捕了很多“传谣”的人,这是怎么回事?

竹学叶:从这个事件开始以来,实际上是民间团体起了主导作用,发生了什么事情,按中共官方的说法,总是所谓的海外唯恐天下不乱,它们扣上这些名词。通过微博发表出来一些消息,比如“美领馆遭围攻”、“王立军叛逃”等等这些,听起来好像很惊天动地的、不可思议的消息,但是后来都是真实的。比如说薄熙来可能会被拿下去等等,双方博奕如何如何。最终都证明民间的说法是有一定的依据,最后并且被官方用其它的方式,不情愿的方式给证实了。

我觉得在这个期间可以看得出来,民间的传媒发展起来之后,实际上就把中共长期以来垄断言论、误导言论的局面,在这件事上实际上是打破了,它无法掩盖了。这种无法掩盖在我看来,高层有些人是在利用这种民间的传媒,有一些人当然是恐惧这种民间传媒。

所以在民间的这种言论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么中共就会意识到这样下去的话,即使是想利用民间传媒的人可能也会觉得对共产党本身的统治是不是有威胁?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另外一方想来打击言论的这一种势力,自然也就会利用中共在这种状态下可能面临危机的时候,他们共同的利益受到损害的时候,很可能就采取像现在看到的,停止公众去评论,甚至于封锁海内外各方面一些言论的势力可能又出现了。

主持人:杰森?

杰森:刚刚那段新闻没有完全展现这件事情的规模,所以我再把这件事情描述一下。这是一个系统的,从国内到国外一个系统的项目。

主持人:还有国外吗?

杰森:对。就在今天我们发现,包括国外《大纪元》和其他几个网站全部被黑掉了,而且是用非常巨大的网络资源,使得你的网站根本无法承受额外的服务,所以别人用一般的网络再去访问的时候看不到《大纪元》了。

主持人:怎么讲?用巨大资源让你的网站……

杰森:换句话说,你不是一个人能做这样的事,你必须是一个巨大的团体,预先切入数以万计的计算机,甚至十万计的计算机,用这十几万计的计算机同时去攻击一些网站,造成别的再有第三方,比如说竹学叶博士去访问的时候就看不到《大纪元》了。这个背后的资源是一个集团资源。

相对应国内,它说只是针对“军车如林”这样的一个消息,但是它抓住这样一个消息,它把有将近3亿用户的整个中国的微博,包括新浪微博和通讯微博全部关掉了。而且评论部分全部关掉,影响了3亿用户,而这个过程中抓捕上千人,同时又删掉了几十万个消息。整个这些事情全部在过去的2、3天里头发生,这个事情发生在胡锦涛在国外的时候,所有这一切是一个系统的安排。

这个安排有两个解读,一个解读有人说,中共内部已经达成协议,让通过以抓住这一点,所谓军警这个事情,把整个新闻全部封掉,以此打掉整个老百姓对于这个事情的讨论,把海外网站消息源拿掉,同时把国内的讨论拿掉,而且是杀一儆百的方式,高调的说抓了6个人,其实抓了上千人,同时关了16个网站。所有这些事情说是一个官方同意的行为。

另个一解读就是,事实上是江派在胡锦涛出国的时候,藉这个空档以李长春,因为李长春是主管新闻宣传,李长春是江派的人,看到周永康危险,因此威胁到自己的时候,然后主动跟周永康组织起来把这件事情做了。

不管是什么说法,明显看到这是一个协调好的内部从最高层指导下来的一个大规模行动,一个大规模想扼杀民间对这个事情的关注,民间对这个事情讨论的一个行为。

主持人:那您认为这种作法对外界释放一个什样的信息呢?

竹学叶:我觉得它实际上是想告诉公众,就是你不要觉得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可以发表你的言论。在中共这种体制之下,随时可以停止你的发声,而且是以政府从高到上,可以无所顾忌的,就像当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样。他说法轮功危害了中共的政权的时候,所有中共政权内部想维护政权的人,你不敢承担这个责任,你说随便,只要中国共产党没有事,他不敢承担这个责任。所以它就用这种最极端的邪恶思维方式使得所有人闭嘴,在中共内部也是这样。

现在我觉得也是这样。微博也好,各方面媒体的声音,老百姓声音很多的时候,你不管出于什么利益,它把这个说成“危害中共统治”的时候,谁都不敢打包票说不会有危害。这种情况下,它对公开而言,它当然用一个鸡毛蒜皮的理由,内部它们是心知肚明的,为什么这样做。所以如果你分成派的话,我想也是两派在这个问题上,某一派把这个声音调得高高的,别的人也就不敢发声,它自然就表现在社会上是这样一个状态。

杰森:整个推动这个事情的过程中,我们明显看到民间媒体起了巨大的作用。这个事情最大的转折点有两个,第一个就是王立军进领馆,这个事情事实上是网民第一爆出来的,爆发出来以后,重庆媒体是想压的,没压住,最后美国那边也知道消息,它不得不把这个消息报出来了。

第二个转折点是薄熙来被拿下来。而薄熙来被拿下来的导火索是什么呢?是温家宝在两会最后结束的这个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当时记者的发言内容是根据网上网民的消息提问的。换句话说是网民第一时间把王立军的事报出来,是网民提供了足够的信息,使得记者有机会给温家宝递话,而温家宝有机会把他对这个事情的态度表明出来。

而在这之后,大家直接在网路讨论,微观到了周永康,微观到了政法委。你可以看到是网民的舆论在这个过程中一步一步的在推动,这个过程事实上是给温家宝提供了很好的一步一步走下去的机会;而与此同时,周永康这一派人又一步一步的把他逼到一个很恐惧的地方。在这样的情况下,民间媒体的力量是他完全不能忽视的,在这个情况下他做出这样极端的一个做法。

主持人:那刚才竹学叶博士谈到了,就说这可能是一个上层有计划的全面把它封杀下去,让这个消息今后不在。我们看到前一段时间,刚刚在开场的新闻里也看到了,曾经有很短暂的时间,就是开通了很多中共认为非常敏感,而且是禁了很多年的消息,比如说像“转法轮”,一些像“大纪元”的自由媒体,还有像“神韵”、“退党”等等这些消息。那么很多人分析说这是因为胡温他不愿意为江泽民这一派来背这些血债和这些黑锅,那您认为这真的是它们两派协商的一种结果吗?

杰森:网络最近我们看到了,最近一段时间中共的网站,特别像搜索引擎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开放的姿态,某种意义上讲,这个可以说是一个信号,至少想拿掉周永康这样的一个势力,它是希望给民间更多的呼声,因为这是民愿,当给大家这个呼声,给大家更多的消息的时候,大家可以看到周永康、政法委在这过程中是如何践踏法律的,是如何抵毁一个平和的团体的,是如何无中生有的创造悲剧的,那么这个过程事实上也是在推动整个阻碍中国法治道路最大的政法委和周永康这个体系的最根本的原因。

那么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到是肯定有中共派系斗争的因素在里头的,但是此时此刻我们看到他一下子反过来,极端高调的镇压网站、镇压民众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是一种反扑的过程,这个反扑的过程事实上是两个因素,一方面是政治上的反扑,另一方面是对于民众的意愿的反扑。

主持人:那我们看这次比如说中共内部它们不同派别向外报料,它们也是选择时机,选择报什么料,选择哪些对自己有利的消息,但是它们在封锁国内微博评论的同时,在封锁同讯还有新浪的同时,我们看到很有意思的是在海外的媒体,比如像《纽约时报》这样在国际社会上很有信誉的媒体,却同时报料出一个说薄熙来被软禁、谷开来被调查这样的消息,这个您不觉得耐人寻味吗?

竹学叶:我觉得是这样,中共它作为这样一个利益集团,不仅是长期以来箝制人们的思想,它在利益分配上实际上已经走到一个极致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任何一个人,包括它体制内的人,如果想达到自己的目的,往往就是两种办法,一种是如果它能够直接控制国内的媒体的话,那它就用媒体放消息,就是来引导所谓的舆论。

如果不能够直接通过媒体的话,那就通过海外的一些它能够影响的。我们都知道这么多年,中共对海外实际上控制了很多媒体,通过这些媒体来发出它所需要的声音,然后再转到国内去影响国内的舆论。

所以我觉得不管现在国内、国外出现了什么样的声音,其实都是在中共体制下言论不自由的一个治安表现,那么任何人你想表达声音你都可能都需要通过一个曲折的方式,就像刚才说以前很敏感的字眼现在被解禁一样,但是我们可能随时看到它也会被封起来。

就是说明媒体已经成为中共它不同派别之间博弈的一个战场,那么也是中共维护自己利益的一个重要的方面。所以你不能够指望说通过中共这种媒体,或者通过中共某些派别控制的海外媒体,能给人们一个真正的所谓自由,它都是把它当作工具来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所以我觉得这一点和言论自由不能划等号。

杰森:对,刚才竹学叶博士也谈到一个很关键的,中共媒体运作消息发布的一个方式,我想把它再强调一下。事实上中国这一次的话,信息是多来源的,而它的来源主要是来自于民间,但是也不妨碍有些官方通过它的方式希望在媒体……。整个那个媒体就是说,我们可以看到在很多事情上是通过国内的民间媒体,包括微博、包括一些网站的论坛,这个消息被海外自由的媒体拿到了以后,把这个媒体在大量的综合以后,变成消息在网站上公布出来,这个消息再通过互联网再传回国内,成为一个确定的消息。整个国内、国外这种交呼相应的方式,造成了整个信息在这个过程中得到准确的流传。

那么在这次3月29日《纽约时报》报导,我看到是属于官方给出来的消息,因为《纽约时报》它这个媒体不像我们有些中文媒体,它事实上是能把握住中国民间讨论的真实性的,《纽约时报》它是属于西方的,它不敢接受论坛的消息,虽然论坛的消息反复证明是对的,它也不敢接受,因为它总是觉得自己的信誉比你的消息更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它拿的是中共官方的,它自己明确说,是直接接受中央传达消息的人给他透露消息。

那么你可以看到就是说中央确实有一些派别,它是希望《纽约时报》能把这个消息报的更多一些,因为《纽约时报》准确的报出来薄熙来被软禁;报出来他的妻子谷开来被抓捕;报出来周永康和其他八个常委完全不一致。你可以看到这个消息事实上都是对周永康完全不利的。

主持人:那么我们看这一次可以说创了中共内斗的纪录,那一个显着的特点就是,过去都讨论过,就是说美国把这个事情给公布出来了,王立军事件;那么另一方面就是这一次媒体这样透明的,用透明可能也不太准确,这样大规模的海内、海外这样转贴、报导、评论,也是很少见的。那您认为这一次民间媒体它在整个事情中,它对中共整个政局的走向起到什么影响和作用呢?

竹学叶:我觉得是这样,历史上我们都知道“水可载舟,亦可覆舟”,那么我想中国领导人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他也需要看民意来决定自己的作法。所以我觉得民间的这个媒体,它明显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起主导作用,只不过有的派别利用了这种作用而已。

主持人:各位观众,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封网辟谣看民间媒体的力量”。这一次的中共内斗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展现在全世界的面前。今天我们讨论这个话题,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一起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那您认为民间传媒和海外的独立媒体在这一次王立军案中和中共内斗中,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民意是不是能左右今后中国的政局以及中国的命运?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iframewidth=470pxheight=410pxsrc=http://www.youmaker.com/video/showAFlvEmbed-b5-dfbd8cc4a660452590485925875e81af001.htmlframeborder=0allowfullscreen>

视频:【热点互动】从封网辟谣看民间传媒力量(上)

<iframewidth=470pxheight=410pxsrc=http://www.youmaker.com/video/showAFlvEmbed-b5-74658a22197e4c0582afc4d82d89085e001.htmlframeborder=0allowfullscreen>

视频:【热点互动】从封网辟谣看民间传媒力量(下)

 

评论
2012-04-03 7:5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