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红尘迷雾

王金丁
红尘迷雾(绘图:古瑞珍/大纪元)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一、小和尚还有这门功夫?

薄雾散去后,从径山寺山门迤逦下来的枫树由白色成了灰绿,现在又回到骄恣的褐红色了,可仍不见小和尚踪影。小箭子抬头望向径山寺,只见巍峨的山门孤寂的耸立天空,心里没了性子,就点起脚尖蹿上了一棵高大的枫树枝杈。

五里坡从擎天的峭壁下铺陈至径山寺山门前,也只是村里郊外方圆百十几里的村庄,攀在枫树上,小箭子长眼第一次从径山寺脚下看清楚了五里坡的样子,这时却急着拨开枫叶,找寻今儿个陪小和尚买灯油的地方。楚婆婆的油坊子村子里早熟透了,逢初一十五的,也常望见山前山后、东村西庄的油铺、寺庙、商贩子尽趋往那油坊子的路上,只听说在庄东外缘河边上,可自己从没照探过。小箭子眼珠子细细的往那河缘睃了一圈,才发现坊子藏在一片桃花林里,屋前隐约能瞧见堆了个大桶子。

小箭子从枫叶间看到了街道上南来北往的车马,夹杂着摩肩擦踵的人群,虽然听不见声音,却能感受到街坊上正吵嚷着。越过红墙绿瓦往前边望去,毗着一片矮屋,飘忽间能觑见清风客栈擎起的旗旛。再穿过村尾的月弯桥,往右边树林望去,一辆驴车正摇晃着车篷子,踱过一段浅水的便桥,小箭子瞧出是海二叔的驴车,后面还尾随了几匹老马,都驮着滚圆滚圆的包袱,这趟车程是快活了海二叔了。

忽然,耳边传来一声呼哨,小和尚总算在山门出现了。小和尚腰间裹着个小褡裢正下着石阶,小箭子待要溜下树来,却看见小和尚已一股烟飘至脚下,吓得小箭子张大了嘴巴,心里叫着,小和尚还有这门功夫?就顺着风势滑了下来,脚尖在小和尚头上点了一下,一声“谁拍我的头”还没落实,小箭子已站在小和尚面前。

二、从没尝过的滋味

“逛集子去!”小箭子拽着小和尚手臂就望镇坊上奔去,小和尚冷不防踢着了石头,翻了两个筋斗,叫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时,已吃了一脸泥土。看着小和尚狼狈样子小箭子嘴上嘲笑着,心里却仍然狐疑着,这和尚可有功夫啊?

经过灯笼铺时,灯笼挂满了天空,师傅正低头眯着眼翻看一只半成型的灯笼,几个小孩儿从灯笼下嬉闹着跑了过来。这时,旁边茶馆里传出来一阵吆喝声,小箭子瞧见馆里围了一堆人正赌在劲头上,就把小和尚按在灯笼铺前石头上,指着灯笼师傅说:“您跟这师傅聊聊,我去玩它两把,捞了灯油钱就回来。”小和尚正待喊住他,小箭子已经挤进了人群里。

这里桌上几个人正往大磁碗里掷着骰子,小箭子蹲在桌旁,偏着脑袋只顾听着碗里轻脆的声音,也不看众伙一眼,悄悄的掏了碎银子往桌上押了,头一回输了,又押了一点,做东的黑汉子斜着眼睛睨了他一眼,小箭子也不理他,还是歪着脑袋,这回银子又被搜走了。小箭子换了脚蹲踞着,喉里轻咳了两声,从怀里掏出两个晶亮的大银子往桌上放了,搓着手掌攥起碗里三个骰子,望众伙睃了一圈,就把骰子抛进碗里。三个骰子哗啷哗啷转着不肯停下来,看着第一颗骰子先停在六点上,小箭子手指尖暗暗运起功来,两个骰子也慢了下来,碗里的声音跟着小了,那两个骰子晃啊晃啊,好像要停下来的意思,大伙睁大眼睛看清楚了闪的正是六点,这时,桌面上只听得众伙呼吸跟骰子转动的声音。小箭子不动声色,拿手指在空中点着骰子,嘴里老道的喊了一声“六”,骰子就定住了,碗里三个六点,众伙一阵哗然。小箭子一语不发,将桌上的银子扫进袋里,转身就往外走,那伙人那肯放他,都追了出来把小箭子围住,小箭子不理不睬,正要飞身跃起,却被一个声音给慑住了,只见小和尚拨开人群,立在圈里,拉起小箭子手臂说:“把银子还给他们。”小箭子想不到这和尚会来这一招,只好悻悻的把银子撒在地上,正惊讶着摸不着头绪时,已被小和尚撺到了灯笼铺前,那师傅身旁正吱吱喳喳的围了一群小孩,这时,小箭子还在狐疑着,小和尚这趟怎跑得这么快?

小箭子越想越不是滋味,心里窝着股闷气,就在路边买了两根棉花糖,分给小和尚一根,自己沾了一口,就拉着小和尚拐进巷弄里,径自来到石厨子的面摊前。给小和尚叫了碗素面,自己要了牛肉面。那石厨子掀开锅盖,锅里冒着烟雾,一下子,素面先端了上来,汤上还有几片青菜叶片飘浮着,小箭子就叫小和尚先吃了。一会儿,牛肉面也来了,小箭子正拿起汤匙,见小和尚弯过身子瞧着对街一家画铺,就趁机舀了牛肉汤,掺进小和尚碗里,自己捧起碗大口吃了起来,一面催着小和尚吃面,却打心里窃笑着,抬起头从碗边上看到小和尚喝了汤,眉头突然皱起,汤下了肚,脸色却又舒展开来,小箭子问:“小师父,好喝吗?”小和尚望着小箭子说:“好喝,这可是从没尝过的滋味。”

三、铃声里带着桃花香气

小和尚领着路往楚婆婆的油坊子里去,小箭子才知道,原来是出东门外往河边的小径走。过了河果然看见一片桃花林,路上有挑着担的,有提着桶子的,三三两两从林子里出来,都是从油坊子买了灯油的,经过时还和小和尚招着手,看来小和尚是这里的熟客了。小箭子眼尖,飘来飘去找着了那条小河打桃花林里窜出来,看到满地掉落的桃花,一时心情轻松起来,就跑进树林里,去寻找小河的源头了。小和尚赶上去,交待循着脚迹的路上走,小箭子还是林里林外四处窜,一忽儿捡了几个烂桃子给小和尚,一忽儿又不见了踪影。

小和尚步上几个台阶,一爿茅屋出现眼前,转过侧首矮墙角门,就有一片绿草从脚下斜坡绵延至桃花林旁的水湖边,远看那湖面笼着一团烟雾,静寂中忽然传来一串串铜铃声,小和尚往那湖边望去,却见小箭子正敲着湖边凉亭里的风铃。“小师父,这里景致可真好,您早不带我来。”小箭子朝小和尚奔了过来,说着,原来从桃花林尽头的岩石上泻下来一泓涧水,汇成小河,流到了桃花林外,一些窜不出去的小水流就围成那圈碧绿的湖水了。听小箭子这一说,小和尚仿佛领会了什么,铜铃声一圈圈回响着,声音里还带着桃花的香气,小和尚一时沉静了下来,跑了这么多趟楚婆婆的油坊子,今儿才得在湖边听这铜铃声,心里想着,这可是小箭子才做得来的事了。

小和尚指着前面的屋坊说:“那就是楚婆婆的油坊子了。”小箭子往远处望去,几个汉子在坊子里里外外走动着,就跟着小和尚赶了过去。坊子里还有层层的院落,这时,从院里走出一个老婆婆来,见了小和尚就问:“这是小箭子了。”小箭子见过了楚婆婆,就跟着走进屋坊天井里,早有一担子灯油停在檐下,阳光从天井照进来,桶子里还晃映着廊柱旁的一株桃花。楚婆婆向小和尚说:“小师父您找这清风客栈的小箭子是找对了,小箭子哥功夫了得,五里坡没人不知道。”小箭子向楚婆婆躬了身说:“承婆婆看得起,寺院的这小小两桶子灯油,我小箭子还帮得了忙。”小和尚摸着了小箭子心理,睨着桶子里灯油还只盛了七、八分满,就说:“凭着小箭子哥的功夫,今儿个这活儿还便宜了他,这灯油要再满点,才够小箭子哥味儿呢。”小箭子心上也跟着满了起来,扬着眉四处瞧着来往的客人说:“小师父就尽管加吧,也让我多积点功德。”楚婆婆看着说起了劲,就唤了个汉子提了灯油过来,给桶子里添成了九分满,说:“不收钱了,就烦小箭子哥多使点力气,帮我这老婆子作点功德吧。”

这时有童子端了山茶过来,小和尚道了谢,接过来一口一口啜着,小箭子仰起脖子一口喝了,道了声“好茶”,抹了抹嘴巴说:“起程吧。”就拿了匾担挑起那两桶子灯油,自己先站稳了脚步,瞧着灯油在桶子里还自顾晃荡着,心想这担灯油重是不重,可要走个两、三里路,还得叫那桶子里的灯油不能乱窜,眼看一旁那老婆子跟小和尚还瞧着,口里叫着:“还轻着呢。”就右手抓着匾担,左手在腰间握紧了索子,身子垫了垫,试着走了两步,暗暗用了两分内力,就头也不回,一步步踏出了天井,听到后面楚婆婆还关照着:“看来小箭子哥功夫硬得很,慢慢走不要赶,这趟就烦小箭子哥了。”小箭子稳住脚跟,只能憋着气回说:“婆婆的功德小箭子帮您做了。”小和尚看清楚了,掩着嘴不敢笑出来,也跟着出了坊子,走在桃花林旁的路径时,见着油桶里模模糊糊映着桃花,就随手捡起地上的花瓣叶片丢进桶子里,油面稳定了,桶里的桃花就变得清晰了。

四、不要碰着寺里的灯油

小和尚跟着小箭子走到了河边,担子可是稳得很,涓滴灯油都没跳出来。过了河,小箭子就踅入了镇坊上,这时,集子里人潮正汹涌着,小箭子心里估算着,我小箭子有多大功力,这油担子是吃不了碰撞的。就整备了一下担子,加强了内力,嘴里一路嚷着:“好乡亲可不要碰着我小箭子啊,这肩上挑着的可是寺里的灯油哦。”村里谁不认识小箭子,这一嚷嚷,集上的人尽朝这里望来,纷纷给小箭子让出了一条小路,人群里还传出话语,有说“小箭子好样的”、“小箭子好功夫”,也有酸着说“小箭子这回可发了心做功德了,该消消业啦”。这节骨眼上小箭子也不生气,就拣喜欢的听,心里已自估量了,今儿个是碰上硬角儿了,如何也要过了这一关,就专心的挑着油担子,一路蹿将过去。

可这一刻是谁也抵挡不了了,小箭子只嚷了半句就张大着嘴吧,原来一群孩子追着一只小仔猪,摇着屁股奔了过来。小和尚倒镇静了,站后边嘱咐小箭子稳着步子走,只要不让小孩儿撞上就没问题了。小箭子听了小和尚的话,嘴里又嚷了起来,小孩儿听见了自然不敢奔进来。可是那莽撞的小仔猪是没长眼睛的,眼看就要撞上油桶子了,小和尚不慌不忙,拈着指头扶起小箭子肩上的匾担,小箭子还正担着心,那油担子却随着小和尚手指浮上来,刹那间,小仔猪颠着肥胖的小腿从油桶下钻了过去,一时小箭子肩头轻飘了起来,转过头来看时,油担子已落回肩上,桶子里却水波不兴。

小箭子心里正疑惑着,小和尚笑着告诉他:“小箭子哥功夫神奇,只要静心专志,这趟油程准是功德圆满了。”

五、小和尚又帮了忙

小箭子挑着油担子来到了闹市里,一边阁楼上正敲锣打鼓演着戏,阁楼下围了一圈人抬着头看着。小箭子觑着了空档,就把油担子歇在路旁,一边挥着袖子擦汗,一边买了两碗泉水,一碗给了小和尚,自己端着碗,瞧着阁楼上热闹的戏台,一个脸上红红绿绿的姑娘正拉起嗓门唱着,一旁小和尚看着那姑娘跟着嘻嘻的笑起来,小箭子也不懂演的什么戏文,就狠狠的灌了两口泉水。

眼看村人都聚拢了来,小箭子拉起小和尚的衣襟,赶忙挑起担子就往街尾走去。过了几个街口,见路边上有人捏着泥人,有男的有女的,有老汉有儿童,有种田农夫也有敲钟的和尚,都上了颜色,个个栩栩如生,煞是好看,小和尚看得有趣,正待弯下腰细细瞧时,小箭子却又扯着喉咙喊着:“我小箭子挑着寺里的灯油来了,让让路啊。”小和尚只能跟了上去。这时,前边有了回应:“小箭子发了善心,还帮着寺院挑灯油呢。”小箭子远远瞧见是清风客栈厨房里洗菜的李婶子,心想要坏事了,这李婶子准报旧仇来了,心里只记着小和尚的话,也不理她,还挑着担子顺着步子走着。李婶子怎肯放过这机会,看着小和尚走在后头也不敢太放肆,尽拿话激着小箭子:“哎哟,那油都掉出来了。”小箭子心里自然明白,可还是憋不住性子,看着李婶子身旁那女儿小翠穿着水绿碎花长衫,头上还簪着朵小菊花,就抢过去一句话:“婶子您成天带小翠逛集子,可找到了好婆家了?我帮您瞧着了,西街巷弄里那石厨子煮得一手好面,人老老实实的,就凑合凑合吧。”惹得小翠白着眼珠子瞪了过来,李婶子嘴里也稀哩哗啦咒了一串,小箭子却是不动声色,小和尚生怕生出事端,就蹴前一步,手指拈起匾担,小箭子忽觉肩上几分轻松,这次头也不回,知道小和尚又帮他了。

六、只觉五里坡好远好远

到了村坊南街,村人就稀疏了,渺茫中能够看见村尾的月弯桥,小箭子腾出手来指给了小和尚看时,后背突然却吃了一鞭,也不觉得疼,跟着传来一阵驴车辗过石板的声音,才知道是海二叔进了村了,小箭子头也不回望天空喊着:“海二叔奖赏小箭子,这鞭子还搔着了痒呢,您看这回我可是办正事了。”驴车经过小箭子时,海二叔扬起鞭子打在驴背上:“小箭子应行点善事了,待夜里歇了驴车陪我喝两杯,再重重赏你几鞭子。”驴车领着一队车子望村尾跑去,风尘中,小箭子听得小和尚嗤嗤笑着。

小和尚跟着小箭子穿过侧首一撮村落,又走过一段桂花小路时,已经看见左方天空里飘荡着清风客栈的旗旛,另一边,远处的径山寺正矗立云雾中。过了南街牌坊,又走了半里路就到了径山寺山门前,小箭子微喘着气,望着高耸的山门正待走上石阶时,小和尚按着担子,向小箭子说:“就到这里了,小箭子哥一路辛苦了,您也做了功德了。”小箭子问:“谁来挑回寺里去啊?”小和尚笑着说:“我自个儿挑回去。”小箭子惊讶着,不敢相信。

“我不是说只要静心专志,就能功德圆满吗?”小和尚挑起那油担子向小箭子挥了手,转身往山门飘去,小箭子看得呆了,小和尚又回过头来叮嘱着:“上次老方丈送您的经书,您忘了带走,记得来拿回去啊。”小箭子一时才醒过来,急忙奔上石阶,到山门前时,只见几片枫叶珊珊飘落,已不见了小和尚踪影。

踏着石阶一步步走下山来,忽然一团团云雾从山上飘向五里坡,整个村坊已笼罩在云雾中,只能看见月弯桥上冒出的海二叔的驴车篷子。此刻,小箭子只觉得五里坡离自己好远好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受五里坡清风客栈七然爷嘱托采办物资,海二叔赶驴车走江川,近几年世道萧条,人心衰败,江川一带引来盗贼出没,小箭子也驾马随行。坐驴车上望着天空,海二叔不觉唱出心中郁闷:黄河之水天上来啊,流向四海;咱都从娘肚里来啊,谁也回不了娘胎……
  • 散落地上的蕃薯一个个都捡回来了,小和尚们扑扑手,又跑上石阶,那位小和尚回过头来向小箭子喊着:“进寺院来看看啊。”
  • 在遨游名山大川后,把在大自然中的感受化成文字则成为诗词;体现在绘画中就成为山水画;将宏伟秀丽的山河缩影到家居庭园,就成为树石艺术。
  • 老和尚继续说着:“各位大侠行走江湖,行侠仗义,武林中人首重武德,不管那张宝图有什么神功密笈,孤儿老仆江湖卖画,理应济弱扶倾,怎可为了武功而把人家祖传遗物据为己有…
  • 果然小箭子料想的没错,大胡子侠客走到“江东画杰”赵富客的小孙子的画摊前,抱着胸膛停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摊上挂着的画卷…
  • 三月的晨雾从五里坡山坳里悄悄泊进七然爷的“清风客栈”时,客栈前“酒”字旗旛高高的飘扬在晨曦里…
  • 有三十年手工制鼓经历的制鼓师傅梁正颖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之后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梁正颖轻淡的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打鼓者慈悲的心境。”
  • (shown)绵密的枝叶在阳光里迎风招展,红透了的枫叶纷纷飘落地上。记得那老头告诉清云寺在东南方向,正犹豫间,老头已经出现松树林旁…
  • 金融风暴袭卷全球1年后,迪拜在今年11月底爆发债务危机。危机爆发2周前,杜邦统治者穆罕默德亲王还宣示,将继续推动傲视全球的重大工程。师范大学生命科学系教授林登秋对此现象谈到:“我们看到的表象是杜拜在全球金融风暴中受到波及,其实如果没有金融风暴它就不会有问题吗?恐怕未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