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天笑:胡温如何变内斗为天下顺之

李天笑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2年04月08日讯】胡温与周江之斗已到了生死存亡和表面化的最后阶段。什么“九常委植树”和“满怀对18大信心”等,都是图尽匕首见前的烟幕。

胡十年胯下之辱,温三代隐忍之势,周恶狗跳墙之急,江一口临终之气,皆在此一刻迸发。中共历史上最凶险也是最后的一幕就在此时拉开。且不说江系近年来对胡的暗算凶杀,也不谈温屡遭江系的排斥挤压,也不提薄周连手对习的政变阴谋,仅就最近江派刘淇主导《北京日报》明目张胆称“总书记不能凌驾中央之上”向胡宣战这点,就足见江系已在作最后拚死一搏。

很明显,江派刘淇公开在京师“天子脚下”质疑胡的地位,在党内从下向上谋反挑衅,这在49年后还是头一回,其性质甚于薄在两会上对胡叫板。只不过文章以党史研究面目出现,胡吃了一闷棍,有苦难言。虽然文章几天后撤去,但这预示着江派今后反清算的信号。随后,京津沪粤渝各大势力纷纷表态站队,两派阵势划线拉开,预示新一轮摊牌、剧斗和清洗即将开始。

在这场殊死战斗中,谁输谁遭清算。但令人玩味的是,在这中共内斗血雨腥风、黑云压城的态势下,广大中国民众几乎处于坐山观斗的旁观者地位。民众基本上在看热闹中调侃,坐观以乐。在民众看来,这与其利益没有关系,所谓“狗咬狗,一嘴毛”而已。

换句话说,只要胡温把这场斗争看成是内斗,如18大“权力之争”,或者进而是“路线斗争”,甚至是“谋反”(更不要说反腐败),老百姓只当那是党内矛盾,争权夺利,左右互搏,与己无关。这也就是胡温感觉底气不足,瞻前顾后,迟迟难以对周下手的原因。说到底,就是胡温还未能调动民心,对顺应民心及人和之力尚未有充分认识。

也就是说,天时、地利、人和三者,胡温稍逊人和。王立军突奔美领馆,薄周图谋习近平曝光,习胡温结盟,薄熙来三下五除二被搞定,周永康呼之欲出等等,一切史无前例的变化发生的迅雷不及掩耳,令人目瞪口呆,这是天意所在。胡温在常委会占居 上风,胡控制了军委、北京卫戍区和中央警卫团,政法委内讧分化等,这是地利所至。虽然百姓普遍厌恶中共,“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人数过亿,每年大规模群体抗暴超过10万起,但胡温还没有在行动上与民众联手,加上胡温本身是中共的首领,对中共所为负有责任,而只有几次有限度试探性的开放网络,因此与民众间有很大间隔,此乃人和受阻。

民心不顺,难取兵革之利。孟子说,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三里之城,七里之 郭,环而攻之而不胜。夫环而攻之,必有得天时者矣,然而不胜者,是天时不如地利也。 城非不高也,池非不深也,兵革非不坚利也,米粟非不多也,委而去之,是地利不如人和也。 故曰,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故君子有不战,战必胜矣。

孟子是说,城墙再高,护城河再深,武器装备再坚硬锐利,粮食供给再充足,人心不和也只有弃城而逃一途。能有围城之势和作战物质环境,已有天时地利之佑了,此时最重要的是作战中的人心所向、上下团结。所以说,决战之胜和威慑天下不能只靠武力的强大,而要顺应民心,即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恶人寡助到了极点时,连亲属也会背叛他;而明君多助到了极点时,天下的人都会归顺他。所以,凭着天下人心归顺之威之势,去攻打众叛亲离的小人,要么不打, 要打则无往不胜。

民顺则擒周伐江师出有名。胡温目前有两条思路。一条是沿着党内权斗和政改的框框,小打小闹。但此途早被民众厌恶,只会看其笑话,根本不对其报任何希望。民众已经不会相信中共能通过政改清除晚期癌症般的腐败和还清血债和罪行,此途脱离人民的期待和社会现实。而周江势力在党内存活,必将卷土重来,最后胡温反被清算。

另一条是看清人民唾弃中共、中共必亡的大势,跳出中共党内体制的框框,与人民联手,做几件顺应民心、符合民意的大事,在浩浩荡荡的民众多助之下,顺便端掉江系。比如说,释放高智晟、废除劳教制度、公布江系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反人类罪行、彻底开放网络和媒体、平反6.4等。由于周江等在上述每一件事上都对民众犯有严重罪行,这样做的结果必然是真相大白于天下,江系的滔天罪行激起强烈民怨,倒周倒江与民意一拍即合,擒周伐江师出有名,最后周江彻底被扳倒、被清算。此乃变内斗为天下顺之。

最后,还有关键一点是,胡温要对自己的生命负责。说到底,胡温如不能利用当前的有利条件,当机立断,那将永远痛悔莫及。说白了,顺天意民心而行,解体中共,是胡温避免随中共陪葬的唯一出路。

(大纪元首发)

评论
2012-04-08 5: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