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唐人【独立评论】

中国目前正如解体前夜的苏联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4月08日讯】政治、武装力量和经济都到了关口,中国今后往哪里走? MP4下载观看

(新唐人【独立评论】节目)伍凡:王立军事件发生以来,尤其是薄熙来被免职后,中国的政治状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海内外的舆论广泛的报导和分析,其中有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3月15日的社评《 中国站在十字路口》。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戈雷格‧奥特瑞认为:中国如解体前夜的苏联。

草庵:2月6日的王立军事件,暴露了薄熙来和周永康的篡夺最高权位计谋,导致薄熙来被免职下台。那么我们要问:为什么共产党会走到这种状况呢?共产党从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走的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改革开放,如此畸形发展了34年。根本问题是:邓小平推动的经济改革开放,在政治上依旧走毛泽东的路线,就是所谓的四个坚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路线、坚持走社会主义路线、坚持走无产阶级专政的路线”。

如此,没有政治上的改革,没有对毛泽东进行批判,更没有对文化大革命的浩劫做出任何“以史为鉴、防患未然”的措施;中国人长期以来一直容忍着毛泽东左派思想和他的谬论,中共一直没有坦诚认错改正。所以在中共经济改革开放34年之后,中共权贵贪赃枉法,中国社会弊端丛生,贫富差距急遽扩大,富是富得流油,穷是穷得答答滴。

伍凡:在这种形式下,毛泽东思想路线的阵营在扩大,薄熙来顺着这条路往上爬,要展开第二次文化大革命,要夺权贵资本政权的权,要改变胡温走邓小平的路线,由毛泽东思想路线来代替。尽管3月15日中共中央宣布免了薄熙来的职务,但是并没有把毛泽东思想这条路线的思想根源和政治根源清除。

一方面是不批判毛泽东和文化大革命; 二方面,共产党内部一部分人不满意权贵资本主义的作为,老百姓生活痛苦亦对权贵资本主义有反弹,很可能会引起革命。所以这样的局势下才造成目前的结局,这是共产党自己本身造出来的,也是邓小平留下来这个后患。而江泽民、胡锦涛他们继续走权贵资本主义路线,必然会产生毛泽东思想引起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因为这样一个根源、这样一个背景,所以说今后中国该怎么走呢?外国也好、国内也好,很多观察家都注意到了,中国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了,中国下步究竟往哪走?你今天一巴掌把薄熙来打下去,但是并没有把那条路给堵死,那条路还开着。只要权贵资本主义存在,中共还是继续走那毛泽东思想路线。

草庵:最近俄罗斯媒体和俄国学者很关注温家宝的政治改革之说。俄罗斯《独立报》说,中国社会正在朝多元化发展,但苏联解体使中国的权贵阶层害怕政治改革。俄罗斯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卡尔波夫说:中国害怕走西方式的多党分权改革之路,就是因为害怕苏联解体模式会在中国发生。但是中国的发展已经进入到了这样一个阶段,那就是不进行政治改革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卡尔波夫认为目前的中国很像1990~1991年的苏联:“当时戈尔巴乔夫和保守派之间,你进一步我还一步的角力,最终导致整个体系的崩溃。我认为中共也很有可能,……但是我们不知道,因为他们黑箱操作,中国人民也不得而知。”,他说“我觉得这不是害怕不害怕的问题。在这个世界上,特别是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这方面有太多的东西不是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所以害怕不害怕没用。我看,中国慢慢来还是有点像苏联的改革。我觉得‘因为苏联解体因素、中国害怕政治改革’是一种误解。”

伍凡:是的,中共领导人现在的处境同当年的戈尔巴乔夫有些相似。俄国学者卡尔波夫说:“中国经济、社会总体情况是,现在需要政治改革。但是从90年代一直到最近,中国领导人一直喜欢说,戈尔巴乔夫是傻瓜,邓小平是太聪明了。

“为什么他们这样说呢?因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从政治开始,邓小平的改革是从经济开始。但我一直都说,这样讲不完全对。因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也是从经济开始的,只是因为经济改革行不通,戈尔巴乔夫才开始讲政治改革。中国改革为什么从经济开始,就是因为经济改革从一开始就能行得通,一直持续到现在。

“但现在看来,中国的经济改革似乎也有些行不通了,所以中国领导人也开始像戈尔巴乔夫那样讲政治改革。中国也好,苏联和俄罗斯也好,最后没有政治改革而只进行经济改革是行不通的,所以中国现在也到了这一步。”,他说“我觉得在中国实现政治改革的路程还有太多太多的障碍。所以我觉得政改的前途不是很光明。”

草庵:尽管中国目前的政治状况与前苏联解体前的状况相似,高层发生非常严重的斗争和分裂,但有一点是非常不同的,就是军事武装力量的控制指挥权不同。 1991年8月19日,前苏联副总统、国防部长和克格勃头头组成政变委员会要篡夺苏共总书记、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的权位,企图改变戈尔巴乔夫的 “新思维” 改革路线,重新回到斯大林主义路线,但是苏联武装力量和民众不支持政变委员会,相反的支持叶尔欣的民主派。最主要的是军队不服从政变政客和苏共的命令,仅四个多月苏联解体了。

伍凡:中国的武装力量分成两大块:约200万的解放军和约250万武警(包括公安)。 1983年4月5日,中国人民武装部队总部在北京宣告成立。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是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决定,把解放军担负内卫执勤任务的部队移交给公安部门,和公安部门实行兵役制的武装、边防、消防警察,统一组建而成。之后经过江泽民大力投资和扩充武警人员和装备,其战斗力不亚于解放军集团军的战斗力。

解放军由中共中央军委指挥,而武警现在由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指挥,中国的武装力量分成两个指挥系统。现在的问题是这两个武装力量指挥系统的指挥者是中共派系斗争中的两个不同派别:胡温派系和江周派系。

草庵:3月19日深夜北京发生的 “状况”,网上流言发生了 “政变”,据说是周永康动用了武警部队扣押了温家宝家属,之后胡温掌握的中南海警卫局进行反击,“政变” 未遂,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周永康 “受到了控制”。之后,北京知情者称,在胡锦涛访韩前夕,为防意外,在胡出访同时(3月26日)周永康在全国政法委、武警部队系统的心腹们都被调入北京集训。

在此之前,3月20日北京政法委处级以上官员已被集中在北京附近 “集训”,实际上是变相看管、变相扣留。消息人士透露,胡温为避免引起对外震动和引爆全国混乱,用低调、隐蔽的手段变相断掉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及其心腹调动武警部队的警权。同时,胡锦涛下令解放军武警化,要参与社会维权。这就是说要武警部队的维权任务削弱和暂停。

一方面把全国武警部队的主要指挥官和政委调入北京 “受训”,另一方面不让武警部队执行任务,这就等于 “废掉” 了武警部队的武功。中共高层你死我活斗争中最关键的是哪一派掌控武装力量,现在是中共政权正走在十字路口的关键点。

伍凡:中共政权正走在十字路口的另一个关键点是经济。中国经济持续地在下滑,最近公布3月份的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已下滑至行48.1,为近4个月以来的最低点,预估还会下滑到6月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月份国房景气指数为97.89,创最近30个月来的最低值。国房景气指数也称国房指数,是“全国房地产开发业综合景气指数”的简称,“国房景气指数” 以100为临界值,指数值高于100为景气空间,低于100则为不景气空间。而1~2月份的商品房销售金额跌幅高达20.9%,创历史最大。 1~2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7,004万平方米,同比下降14.0%。商品房销售额4,145亿元,下降20.9%;其中,住宅销售额下降24.7%。库存压力依然巨大:2012年2月末,全国商品房待售面积30,526万平方米,比2011年年末增加3,332万平方米。按照目前的销售速度,未来存量的土地还需要30个月以上的时间来消化。

设在华盛顿的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拉迪表示,中国房地产崩盘的危险性被低估。中国一旦出现房地产市场大幅滑坡,可能会击垮中国经济。中共当权已经看到房地产市场崩盘的严重后果,所以坚定不移地进行调控。温家宝说,现在不能放松房地产调控,如果盲目发展房地产市场,出现经济泡沫,一旦破灭,不仅影响房地产市场,而且会拖累整个经济。

草庵:据《经济参考报》报导,根据中共审计署统计数据推算,中国大陆2012年将有1.84万亿元的地方政府债务到期,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达到1.298万亿元,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为2,972亿元。

当前中共地方政府大部分项目采用的是城投模式,即注册一个公司放很少的钱进去,然后到银行贷款。但这种模式寄期望于土地实现预期价值支持还贷,房地产市场调控效果已经显现,土地流拍接踵而来,一旦地价下跌,风险必将依次到来。资本外逃是中国许多年来一直存在的一个现象。外逃资金来自各色人等,包括中共官员、上市的国企高管以及新富起来的企业家。然而,在中共政权领导班子即将换届之际,资本外逃势头变得更加猛烈了。中共“十八大”将于今年10月召开,这将拉开领导班子换届的序幕。没有人知道,换届会产生什么结果。届时,许多目前受庇护的人将会失去靠山。

中国人民银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12月底,中国外储为31,811亿美元,比11月底的32,209亿美元,减少398亿美元,自1998年以来首次季度下跌。根据招商银行联合贝恩公司发布的《2011年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拥有可投资规模在1亿元以上的企业主中,近30%已完成投资移民,另有47%正在考虑移民。

伍凡:以上我们分析了中共政权正面临着政治、武装力量和经济的危机,非常类似前苏联解体前的状态,其前景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仅代表评论者的观点~

评论
2012-04-08 2: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