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演艺术

【京剧欣赏】七郎托兆

紧锣密鼓高频率的涤清作用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苏武(张化纬饰演)点化”一场,旁为羊形。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还有,因为“迷信鬼神”,这出折子戏被中共禁演了很久。现在环境允许,网络视频可以找到很多版本的《七郎托兆》观看。这或许是一种越禁越流行的心理作用,更多的人都想看到这出戏是怎么回事。

故事(这一文本有其独立完整性,不见得符合史籍)是北宋年间,宋辽交战。宋朝奸相潘洪为报私仇,与辽国勾结。金殿上夺得帅印,点杨家父子三人为先行。出征后,以违抗军令,杖责杨继业,又强行命令与辽军交战,致使杨家父子兵困两狼山中。杨七郎回宋营求援,被潘洪绑在法标上用乱箭射死。杨继业夜梦不祥要杨六郎前往印证,后来杨继业粮草断绝,碰李陵碑而死。



《七郎托兆》七郎(陈渂鸿饰演)带四名鬼卒行路,把自己被害的事告诉父亲。



《七郎托兆》七郎(陈渂鸿饰演)耳畔挂两束白纸条,称为“鬼发”。头插羽毛表示被箭射死。



《七郎托兆》七郎脸谱为草书“虎”字的变化。

《李陵碑》这一折,主角杨继业,这是著名老生的经典剧,擅演者有谭鑫培、余叔岩、杨宝森等,都是京剧的王牌演员。《七郎托兆》为《李陵碑》的前一折,直接的、决定性的伏笔,一旦被删,根本就搞不清《李陵碑》在演什么。又加上“苏武点化”这场,中共改成是辽国特务去打击杨继业士气,剧本瞎编的错乱到极点,简直故意把谭余杨变成受特务摆布之人,毁掉老生演员(特别是衰派老生)的深度、那种至死不渝的情操、勇于面对命运的无怨无悔。

京剧失去老生特色,京剧也就不怎么像京剧了。现在京剧清唱表演,排排站唱得非常讨好,各种角色汇聚成一群报喜事的喜鹊,光有戏词,而早已无戏。

《李陵碑》是杨家将故事的高点,接下来的故事高点是《清官册》。杨继业死了,并不糊里糊涂的结束,它还要反应中国人对“真相”的态度。接下来演:杨六郎只身回京告下御状,寇准奉旨审问潘洪。不想宋皇顾念旧情,不定潘洪的罪。八贤王密函六郎,命其在黑松林设下埋伏,杀死潘洪,为父报仇。这段戏叫《清官册》,主角是寇准,马连良饰演不畏权势的寇准,被传颂一时,尤其观众看到寇准揭穿阴谋,大感振奋人心。



《七郎托兆》七郎与父兄梦中相见。传承戏曲艺术剧坊演出。



《七郎托兆》杨继业(汤伯玉饰演)乍然见到七郎十分诧异。



《七郎托兆》杨继业(汤伯玉饰演)想抱住啼哭不止的七郎。

潘杨恩怨,起因杨七郎擂台比武,打死潘洪之子潘豹。潘洪私心太重,趁机杀人,在七郎求救时,将七郎绑法标乱箭穿身、而且不派兵救重围之下的杨继业,让其冻饿而死。潘洪藉战争混乱情况以掩饰真相,以为可以不了了之。

但“直道而行”的传统文化,不允许潘洪这种含混夹杂。当法律执行不了,就采“侠”的方式,因此八贤王做裁决,恶人终受恶报。法轮功受迫害以来,多少无辜的好人受难,甚至被活摘器官盗卖,主管政法委的周永康因薄熙来事件被连带暴露,种种真相即将大白。共产党想学潘洪的抵赖、或靠宋皇的不定罪,在百姓的观感里这将是不可能的。每个生命都是有来头的,任意加害,可以不用负责任吗?共产党掩饰不了。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七郎(杨宇敬饰演)之扮像。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七郎(杨宇敬饰演)手持云帚,表示有神力。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杨继业(谢德勤饰演)梦中见到七郎。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杨继业(谢德勤饰演)唱:“宝雕弓打不着空中飞鸟,弓折弦断所为那条”。



复兴剧场《托兆碰碑》杨继业(谢德勤饰演)碰碑后,做高难度僵尸身段倒下。

《七郎托兆》演完演《李陵碑》,《李陵碑》演完演《清官册》,恶人最终被揭露,受到审判。目前流行《七郎托兆》可说必有原因,让人知道真相。这出戏分两部分:行路与见父兄,杨七郎自阴间来的“行路”,唱二黄倒板、回龙、原板;同时在杨继业这边是“五更交替”,先是“初更”杨继业盼望着七郎带救兵解围,接着“二更”杨六郎巡营回来在父亲旁边也睡觉了;“三、四更”杨七郎与父亲梦中对话,调门也是二黄倒板、回龙、原板。伴奏的胡琴以不可思议的快速伴奏,加上月琴快速的密轮,像在听倾盆大雨,紧锣密鼓,声响不减,越去越远,百虑顿消,空间得以涤清。真没想到,京剧音乐同样可以产生,像南宋词人蒋捷写“听雨”的类似感受。悟到人生,呼之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