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江系热炒黄岩岛之争 胡温应当机立断(3)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5月16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观众朋友们,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中菲黄岩岛之争所为何来?我们继续回到黄岩岛这个话题上来,黄岩岛这个争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MP4下载收看

文昭:就包括主持人刚才问的这个问题,解决南海争端到底出路何在,其实南海问题他的复杂性在于什么呢?他是一个很近代的问题,他还不是说一个很历史的问题。就说在上个世纪50、60年代以前,东南亚国家大部分是欧属殖民地,他没有独立,他没有提出自己的领海主张,南海问题多半其实是中国和越南的问题,西沙、南沙是主要问题,

越南是70年代以后,当时越战结束,南北统一以后他这个领海才成为主要的问题,从主权立场当然我认为中国是比较站得住脚的,因为最早1947年的时候中华民国这个版图他已经提出领海主张。但是我们必须要看到一个问题,就是说现在整个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情况下,南海问题已经国际化,而且已经有许多国际协议和国际条约。他对以前中国所提出的领海问题并不支持的情况下,你说如果要把南海全部拿回来,他有现实的难度。

当然中国大陆的民族情绪我们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毕竟处理国际问题他是要务实的。中国人经常讲实力、实力,实力是说话的后盾,现在国际知识是怎么来的,是美国二战以后打赢了日本和德国,付出了无数生命的代价,民主国家所奠定的国际知识。那这个国际知识如果按照中国大陆一些人的逻辑的话,你能建地吗?你有可能去打一场跟第二次世界大战同等规模的战争,并且你打赢了,去建立这个国际知识吗?所以这个知识上的发言权从现实出发,你必须要认可现实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就像我刚才讲的,南海问题它失去军事解决的可能,它需要通过构建规则去谈判去解决,构建谈判规则需要参与的各方都要有一定的妥协和让步,

这也意味着你如果去坚持某一个原则的话,你可能在这个地方得到,可能在另一个地方就要付出一些代价,就要失去,没有人能够处处都占便宜,只能说是在可能条件下为自己的国家争取最大的利益。但是这有一个问题,现在这个时机这个出路很难找了,在于说当前的共产党政府在世界上他没有信任。

谈判的一个前提是什么?我们要互信,有一定程度的互信才能够谈判。结果现在你看北京政权提出了一些解决方案,它为啥不可行呢?比如说“搁置主权,共同开发”,开发谁的?开发越南实际控制的南沙群岛,具体针对这个。但问题是中国大陆实际控制了西沙群岛,也有主权争议,你为什么不先拿出来跟越南一起开发呢?就说你要开发别人控制的,你一拿到就不开发了。所以他得不到一种别人的响应跟支持,他不能够换取信任,因为他没有一个一贯性原则,一贯性原则正意味着我在这里可能占优势,另一个地方可能要付出一些代价。

但现在如果你处处都玩这种小聪明,都不吃亏的话,它就很难。还有刚才讲到他提出的历史条件,黄岩岛自古以来是属于中国的领土,那库页岛更古,你怎么不敢跟俄罗斯叫板呢?就是这些小聪明你不能够从一贯的原则出发,在世界上打交道,别人就很难对你有信任,就让外交途径很难进展下去。

杰森:中国的领土在损失的过程中,中共损失了很多,包括南海这个问题。中共把中国人在六、七十年代搞到政治运动里头,一天到晚你斗我、我斗你的,结果南海的最好时机……其实在海洋问题上,你实际的占有比说什么话都有用,如果在西沙、南沙驻进一定的军队,比如现在整个南中国海最大的岛“太平岛”被台湾军队占着,这样情况下根本没得说的,就是我占着。

所以如果中共没有历次的政治斗争,它能为中华民族考虑,做为一个正常的政党,在别的国家还在为国内独立斗争的时候,中国就已经把这些岛占了,那么中华民族现在还跟人争啥呢?是中共耽搁了中华民族寻求这些岛权的,现在把岛权成为国际问题了,这时你调动全国人民爱国情绪关注这个地方的时候,其实中国人民是被中共媒体愚弄了。中国的老百姓第一关心的,难道是一个离中国几百海里露出海平面几平方米的岛礁吗?中国人其实最关心的反倒是中石油的油价那么高,比美国高出那么多,中国人相信就是你能在那儿给我开几个油田,你中石油也不给我降价的。

主持人:但是在南海附近的钻井平台,中国人好像都不起劲,更多的好像被周边国家钻勘。

杰森:现在越南在西沙那边开发得很厉害。实际上中共是需要你关注什么它用媒体鼓动你去关注什么,不然的话它就不让你关注。其实真正老百姓每天谈的是物价在不停的涨,食物让我吃了不放心,这个事情你怎不关注呢?

文昭:南海问题、石油问题当然很重要,但现在比南海问题事实重要得多的问题非常多,跟大家民生有关的,像物价、食品安全、水资源问题、环境危机……这都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但我们看不到讨论。南海问题虽然重要,但是我们刚讲了南海石油拿回来第一,全拿回来了中石油也不会给你降价一块钱;第二,南海350万平方海米都拿回来也不能够去移民,你这儿环境破坏不能把大家都赶到海里去住呀,大家还没进化到美人鱼的程度,不能到水里生存,你还得在中国生存。

就是说有很多很多问题实际上它的重要程度对中国人来说更直接,其重要程度更高,但是它却非常少得到关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主持人:现在媒体的表现跟老百姓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度实际上是完全相反的,所以其实很多中国老百姓并没有真正被媒体的宣传所带动。

赵培:应该是说相当一部分会被带动,当它表现铺天盖地都是这东西的时候,你央视6点半的新闻全都这东西,你的《人民日报》全都是这东西,有一批人会去琢磨,有些人就会接受。刚才说石油的利益,其实黄岩岛不是石油的利益,现在还没开发,现在只是双方渔船捕鱼的的利益。而这个利益不至于到用军舰互相去打一仗来解决渔民的利益,因为它不涉及到这个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中共要解决这个问题,它在历史上很多欠债,刚才说现在要反过来。因为现在在西沙最大的岛屿当时是当时从国民党手里抢过来的,他认为我内战胜利了,但是当它要在社会主义阵营中要有立足地的时候,好像1957年直接送给了越南,2007年中共跟它签订了一个协议。就是说中共在历史上欠债还没解决的时候,党内也不好说有一贯的政策,党内也没有一个东西说我们就是要寸土必争,甭管什么社会主义小兄弟不小兄弟,我们就把南海所有东西拿过来。在国内它不宣传这个,它不进行国策的讨论,它进行的是一种情绪的挑拨,这样有一部分人会被挑起来。民众琢磨不过来的时候:不对呀,还有一个岛是……。这时候它不让你想了,就给你转移了。

杰森:包括越南这事,一方面想教育越南的时候就打屁股,事实上在很多时候,比如2011年的时候,给越南500亿美元的无偿贷款,同时越南又花了250亿去苏联买了一些战机,专门是针对海军的。这逻辑不成立啊!如果你真想跟越南在海上西沙群岛有一个决战,你不可能一方面给他无偿贷款,另一方面给他有钱去购买一些针对你海军的战机。

实际上,中共在海外的政策是混乱的,它只是在某一点、某个时候需要民众情绪的时候,它就用媒体挑动你的情绪,而中国媒体都是被控制的,没有人给它第二个不同的声音,说来就是铺天盖地的宣传,给你感觉这就是世界最大的问题,很多都是这样的。比如镇压法轮功的时候,铺天盖地反法轮功的言论,好像法轮功就是中国最大的问题,一转眼把他变成地下的镇压了,让中国老百姓觉得没法轮功问题了,为啥呢?只是媒体不报导了。所有很多问题都是这样做。其实很多老百姓觉得我每天都看到,我性向很大的,你的性向都是别人喂给你,而且是特意订制给你的。

主持人:现在针对黄岩岛的问题媒体已经炒作到这个程度了,而且也没有减弱的态势。如果照刚刚的分析,胡温是被架起来了,架到这儿他打也不好,不打也不好。怎么办?如何下台?

赵培:其实他现在已经处于一种稍微对他有利的态势,就是菲律宾已经示弱了,而且菲律宾媒体所宣传的说全世界游行,最后就马尼拉那200个人,而且嘻嘻哈哈的游行。结果这个视频发到国内非常震撼,他们觉得原来不是那么个架式,这媒体好像不对劲了。所以媒体就像把双刃剑,当他炒起来大家一看不对劲的时候,或者大家把媒体引向了江泽民当政时期的某些问题的时候,要求必须进行一种国策上的讨论,江泽民时期可以割让一些东西,胡温这边要怎么做,是国策上的讨论的时候,这时架起来的江派媒体自然往下降。所以现在看到胡温已经取得了一定意义上对他有利态势的转变。

主持人:就是说实际上“血债帮”想要通过炒大“黄岩岛事件”来达到的目的,可能还没有完全达到。

杰森:对,但问题是胡温这一派越拖越被动。像陈光诚的事就把胡温搞得很被动,这次黄岩岛又是折腾一下。如果这事情菲律宾昏头一下子,士兵被先打一枪,把这事搞出来,胡温打也不成,不打也不成,整个自己就搞得很被动。因为整个“血债派”绝不会自我放弃,这不是路线斗争,这是生死存亡的斗争。没有权力“血债派”就是死路一条。在这样情况下,他们想完一招还有下一招,你把他们留在那儿,留一天你就有可能面临另外一个将军,你一次次被将军;就像下棋,虽然你有十项全能各方面的能力,但是你一次次被将了军的时候,你也是很被动的。讲一个棋士。这时如果胡温再不动手,越往后退越被动。

主持人:从陈光诚事件到黄岩岛事件,胡温到底在干什么?如此没有表现。

赵培:我比较倾向于陈光诚事件,我曾经做了一个评论,陈光诚这件事情奥巴马应该做的是里根而不是尼克松,因为国际上的态势美国是一个错估。你看《纽约时报》采访美国官员,他一直说我们按照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的态势,我们在陈光诚这件事件上模糊了,陈光诚就可能有自由、安全。他其实错估了共产阵营的最后老大是中共,当年中共只是个小弟,所以中共可以同意你的一切。按照中共的说法:我们是联合阵线,我们有共同的敌人苏联,我跟你美国一块儿揍它;台湾问题你们美国这么说,我也就认了。

但是这一次不同,这一次“血债派”一定要把胡温跟美国的互信搞掉,所以它制造了很多事端,这些事端包括现在我们说的扬州机场,总参突然派了一个少将出现了,他自己说我代表总参谋长,代不代表他可以回去进行处分,所以让胡温搞得一头一头,不知道下面的人战略又怎么样了。包括这次梁光烈挑这事,可能政治局大面积在讨论说我们南海问题要怎么样啊?也就是现在“血债派”是让你拼、拼、拼,这几个月拖过去了,到十八大我们再弄点什么花招出来,可能它又有反击的机会。

其实胡温要抓住的重点就是调查周永康,最近很多事情都指向周永康,天时、地利、人和都指向周永康。就像现在一个人抱了炸药去炸了拆迁办,结果中国法治专家出来说这就是中国法治的耻辱,为什么呢?是人家不相信法治了,才用暴力去解决问题。这样下去中国的法治怎么搞到今天,一定要深究这个问题。

包括华东政法大学的教授童志伟,他在陈光诚出走的问题上,他其实没看任何外媒,他就是一个宪法专家,他说的很明确:这是几次的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宪法的耻辱,一个人他竟然需要出走中国来寻求法律上的公平。他说:不用我点名,几个人应该负责任辞职。那是谁呢?公、检、法三个都被掐在周永康手里,就是你周永康!

其实全国的舆论包括最可笑的是那个前足协高官(谢亚龙)当庭翻供了,说他们对我刑讯逼供,全国开始讨论:是法治更黑?还是足球更黑?都是指向周永康。所以针对周永康,现在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候,就是不要把外围的一些干扰因素计算进去,你就把中国法治这么多年的黑幕一一打开,周永康他已经是罪责难逃。

主持人:那胡温迟迟不动手,到底他的顾虑在哪里?

文昭:我还是先说一下具体南海争端,就我的观察胡温并不是没有做事情,确实他的精力是受到了分散,受到了牵制,但他并不是完全被架住了,被别人推上了要去开战的那种程度。在5月初的时候,当时中国质检总局不是对菲律宾进口的水果加强检疫吗?菲律宾一半的香蕉是出口中国的,本身菲律宾的水果产业是一个很大的产业。还有包括对菲律宾的旅游团是暂停,他是通过一些经济手段想让菲律宾人知道目前这种紧张局势对菲律宾很多人的切身利益是不利的。

胡温在做很多运用外交杠杆的方式,“杠杆”的意思是一种外交术语,是传导力量的方式。他是企图分化菲律宾的民意,让大家知道现在的紧张局势对谁都没有好处,然后不要让菲律宾国内的民族情绪把菲律宾政府推到一个无路可退的境地。我们必须看到国际博弈它的主体是很多的,它有很多被形势所裹胁的那种不得已的,还有很多偶然的那种因素。胡温我现在看,他还是在有计划有步骤的应付目前的局势,但他的精力肯定是受到了牵制,最近这几个星期以来。他现在主要的一个顾虑还是担心如果一下子给体制造成一个骤然冲击的话,担心造成无法控制的混乱局面。

杰森:但问题是道义优先,历史上能站得住脚的是正道,正道才能站得住脚。如果这个事你是符合人伦的,符合伦理道德的,你去做了,站你这边的人应该是大多数。你如果真的相信把权力、派系放在一边,你觉得我做的是正的,为中华民族未来有利的,我在剥裂对中国司法践踏的这一群人,我让中国重塑法治国家。你如果是像这样的选择,你绝对会受到中国老百姓的支持,最终一定会成功的。所以不要考虑那么多的政治因素,就大胆的去做,中国人民会给你一个合适的历史地位。

文昭:胡温也要考虑到这个因素,就是如果目前把权力斗争,给老百姓印象只局限在派系之间彼此倾轧的话,他不能跳出这个圈子的话,那就避免不了谁得势就去清算自己反对者这种历史的循环模式,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他需要把薄熙来、周 永康办成历史的铁案。要办成历史铁案,让他怎么也翻不了,过十年、二十年都翻不了案,你必须要从他侵害人权的角度来讲。你从这个党内斗争、路线斗争,大家看到了,毛泽东一死,邓小平说“永不翻案”,马上把他老婆抓起来;毛对华国锋说“你办事我放心”,华国锋干的第一件事就让毛泽东不放心,就把他老婆抓起来了。

主持人:所以说从清算政法委开始,这可能是最好的一个突破口,彻底解决中国未来的一个关键点。

文昭:从清算人权入手,真正给历史一个交代,你把他办成一个历史铁案,对胡锦涛、温家宝他们自己未来的安全,避免被自己的政绩给反攻倒算。

主持人:今天的节目时间到了,非常感谢几位嘉宾精彩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友收看我们的节目,我们下次时间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视频:【热点互动】江系热炒黄岩岛之争 胡温应当机立断(上)

视频:【热点互动】江系热炒黄岩岛之争 胡温应当机立断(下)

评论
2012-05-16 12:2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