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文革教训:不能再出毛泽东“薄泽东”

人气: 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5月18日讯】(美国之音)星期三(5月16日)是中国文革爆发46周年。文革在中国影响深远,朝野各派都从文革中学到了各自的教训。

吃足大乱苦 官民都怕乱

文革被称作十年动乱。而毛泽东自称是乱了敌人,锻练了自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但是历史学者认为,有时候毛泽东自己也驾驭不了局势。

文革后,无论是当权派,还是被毛泽东等人的历次运动“穷折腾,折腾穷”的民众,都求稳怕乱。当过美国助理国务卿的索乐文回忆他早年在中国留学的时候说,他最突出的印象就是中国的官员和百姓都很怕乱。

在八九学运初期、邓小平态度不明的时候,邓小平之子邓朴方的朋友何维凌告诉VOA,邓小平绝不会支持学潮,他最不喜欢乱了。后来,属于赵紫阳智囊团“体改所”的何维凌试图在对立的当局和学生之间调停,但是他被扣押了。有分析说,当权派里有人不愿意这种调停成功。

文革回忆促使邓小平调兵镇压?

美国前高官温伯格认为,对文革重演的恐惧促使邓小平等下决心镇压八九民运。

1989年,已经卸任美国国防部长职务的温伯格回顾他和中国高官的谈话说,中国高官对自己的文革经历记忆犹新,当温伯格谈到邓小平文革时被下放当工人的时候,比邓小平遭遇更惨的杨尚昆说:“他(邓小平)那个活儿容易,我那个活儿才真叫苦真叫重。”

温伯格估计,当邓小平等人在人民大会堂看到广场上黑压压的人潮,就想起文革景象,担心文革再现,所以出重手镇压。

民要民主,官要强权

反思文革,人们得出不同的结论。不少民众认为,只有民主制度才能杜绝文革重演。而不少官员认为,只有坚持掌权,坚持党权,才能不让自己和子女再受文革中被打倒那样的苦难。

官方宣传一再把文革说成大民主,这被认为是抹黑民主。

中国出了个薄熙来,是救星还是灾星?

对文革痛定思痛,朝野都有很多人认为,中国不能再出毛泽东。曾在1989年被指控为动乱黑手而坐牢的学者陈子明说:“因为毛泽东已经出过一个了,所以大家知道毛泽东危害之大,这是岁数大一点的普通民众和官僚们都知道的。”

薄熙来在重庆推崇毛泽东,采用一些文革做法,赢得毛派、文革派、民粹派的支持,也激起批毛派、自由派和文革受害者的反感,也引起官员们的警惕。

中国出了个薄熙来,但朝野主流派不要“薄泽东”。

网上有文章说,不批文革,就会再出薄熙来这样的高官。

非法手段双刃剑,法治之下才安全

文革无法无天,除了毛泽东谁都不安全。曾经不顾宪法而跟着毛泽东整人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在自己挨整时拿着宪法也无法自保。

在1966年的所谓红八月,毛泽东接见红卫兵,还鼓励女红卫兵宋彬彬“要武”。随后红卫兵以破四旧和斗黑帮为名抄家、打人、烧书、抢掠,还受到一些高官的肯定。

文革的过来人,作家毕汝谐对VOA透露:“包括当时的叶剑英元帅都说过这样的话:‘红卫兵真能解决问题啊!有的旧社会的老太太,天天骂我们共产党。新社会没有办法,红卫兵一去,就把她打死了,问题解决了。’这是叶剑英的原话,不过没人提了。但是(红色恐怖时期)只有那么一段,不到半年的时间,继续杀人或者抄家就要负刑事责任了。”

北京红卫兵还勒令私房房主把房产交公。这形同抢劫,但淫威之下,号令一出,谁敢不从?周恩来总理说,北京的私房问题多年解决不了,红卫兵给解决了。赞扬红卫兵非法行动的周恩来后来自己也受非法行动之害,例如他被迫批准逮捕他的干女儿孙维世,据说是因为他以为在监狱里反而安全,但后来孙维世在狱中被杀害了。

文革中的非法行动带来了巨大的后遗症,而重庆模式也有后遗症。博客作家余晓平表示:“那些当年的打黑案要不要重审?如果重审发现有冤屈是不是要有国家赔偿?我们就算是把这些案子都压着,有没有冤屈算你自己倒霉,就等于把这笔账赖了。但问题是将来谁还敢在重庆的地盘上搞企业,没有企业产出从何而来。”

薄熙来王立军等人在重庆厉行打黑,也有黑打,采用法外手段,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强加罪名,抢夺私产,这促进了中国富人的移民潮和大批资金外流。有人把重庆的做法称作小文革。后来王立军也在危险中出走美领馆。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表示:“在重庆模式甚嚣尘上的时候,文革复归的梦魇,不仅仅是个别学者的鼓噪和网上的喧嚣,而且变成了落在重庆某些人头上真正的噩梦。

以史为鉴,人们感到,只有实行法治,民众和官员才有安全。

历史学学者张鸣最近写道,文革的幽灵一直在中国徘徊。“像文革这样的历史,是我们这个民族第一个需要吸取教训的历史。”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2-05-18 8: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