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首尔情缘(15)疯狂韩语

净源

在韩国的各国留学生汇聚于首尔庆熙大学,参加韩语能力考试。(摄影:李裕贞/大纪元)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5月28日讯】“你说那位学长是韩国人还是外国人?”李炳泰向金智薰小声问到。“什么意思啊?他不是韩国人吗?”金智薰不解地问到。“我们来实验室也有快一个礼拜了,我也一直以为他是韩国人,但是总感觉他说话的时候有一些奇怪。我想他应该是外国人。”李炳泰回答到。“不会吧?我感觉他的首尔话说的比你还地道呢?”“我很相信我的感觉,他不是韩国人,不信我们打赌。”“好啊,就赌晚上一顿烤肉如何?”“好,就这样,我现在就去问问。”

李炳泰和金智薰是暑假期间来实验室做暑期实习的本科生,因为忙着做实验,谌礼一直没有好好地向这两位小后辈介绍自己。到了现在自己叫什么,是什么国家来的,李炳泰和金智薰都不清楚。李炳泰、金智薰和谌礼也有过一些对话,开始的时候这两位小后辈丝毫没有看出来谌礼是中国人,但是慢慢的李炳泰在听谌礼和别人讲话时,总感觉有些不同。“学长,您好。”李炳泰凑到了谌礼的跟前儿,“哦,什么事儿啊?”谌礼回应到。“学长,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当然可以啊。”谌礼放下了手中的工作。

“您是韩国人还是外国人啊?”李炳泰很小心地问到,听了这话谌礼不自觉地笑了出来:“非常感谢,谢谢。”“学长您为什么要谢我啊?”李炳泰有些不解地问到。“真抱歉,你和智薰来了好几天,你看我忙的还没有好好向你们介绍一下自己。智薰,你过来。”谌礼转向智薰说到。智薰应声走了过来:“您好,学长,有什么事儿吗?”智薰问到。“是这样的,我叫谌礼,我是中国人,来韩国有两年了,这几天想要带你们做做实验的,一直没有抽出时间,真抱歉。”“什么?你真的是外国人啊?太不可思议了。你的韩国语讲的太好了,都是标准的首尔话,比炳泰的方言好听多了。”智薰一脸的惊讶。

谌礼看着这两个小后辈心里面美滋滋的。来韩国有两年了,在学习韩国语上面谌礼不知道下了多少功夫,慢慢的走在韩国人群中,几乎没有人能看出来听出来谌礼是外国人了。如果不是深入探讨一些复杂的问题,谌礼的韩国语真的是可以以假乱真了,不过这一切的背后却有着谌礼非常艰辛的付出。去年夏天谌礼回国渡假回来以后,因为韩国语听力不好,谌礼没有领会好教授的实验意图,结果把一个资金投入非常大的实验搞砸了,当时教授当着实验室所有人的面把谌礼骂的狗血喷头。谌礼当时也是非常的内疚,从那天起谌礼下定决心好好学习韩国语,这就有了谌礼后来接近一年的疯狂韩语。

那段时间除非是实验做的非常晚,谌礼几乎是天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了,起床之后谌礼便一个人来到实验室,打开电脑跟着韩国语学习教程,谌礼就反复的大声朗读韩国社会最常用的语言对话。每天早晨一读就是两三个小时,过程中谌礼找到了纯正的首尔发音的感觉。到了晚上谌礼必然要看一集韩剧,不过和别人不同的是谌礼只看一部韩剧—《冬日恋歌》。这部韩剧谌礼在中国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但是当时看的是中文配音的。为了练习韩国语听力,谌礼反复的看这一部韩剧。谌礼粗略的计算过,这部剧谌礼反复看了至少十遍以上,以至于最后对于该剧的每一句对话谌礼都了如指掌,以至于剧中人物说了上句,谌礼就可以说出下句。

与此同时谌礼一有时间就会到一些生活小区里面,看到一些大爷大叔在一起聊天,他也会凑上去和他们一起聊。这些韩国人看到一个中国留学生过来和他们说话,一般都会变得兴致很高,常常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从韩国的历史到文化,从韩国的政治到经济,从韩国的饮食到服装,谌礼时而侃侃而谈,时而静静倾听,有的时候聊开心了,这些大爷大叔们还会请谌礼一起喝顿小酒什么的。整个过程中谌礼不仅学到了韩国语还了解到了非常多的有关韩国社会的知识。

为了深入学习韩国语,谌礼还特意买了一本韩国历史书籍,都是地道的韩国语,谌礼愣是把这本书看透了,这让谌礼的语法、词汇能力大增。随着韩国语学习的深入,谌礼发现了两个学习韩国语的瓶颈。一个是发音,因为韩国语中有很多发音是汉语里面没有的,这些发音谌礼怎么也是搞不准确。后来谌礼想了一个办法,和韩国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谌礼让他们示范发音,谌礼则在一旁仔细观察他们的嘴、舌头、牙齿等所有器官的不同位置,谌礼发现只有这样加上不停地练习自己才能真正掌握发音。

另一个瓶颈就是谌礼发现学习一个国家的语言,其实就是学习这个国家的历史文化、风土人情,你没有深厚的韩国生活经历,很多话就是你能明白字面的意思,那背后的意思你也搞不懂。谌礼和朋友在们在一起,很多时候韩国朋友都笑得不行了,谌礼就是不知道其中的意思,表面的词汇谌礼都听懂了,和韩国朋友们了解了其中的背景,谌礼才最终恍然大悟。这样谌礼就是不停地问,遇到不懂的就不停地问,有了当老师的机会,韩国朋友们也往往是非常乐于赐教。

功夫不负有心人,十个月过后谌礼真的感觉自己的韩国语有了很大的进步。和韩国人交往,谌礼一口标准的首尔话常常让韩国人都难辩真伪。谌礼实验室对门有一个师兄,谌礼刚到韩国的时候,这位师兄就已经在那个实验室里了。最开始两人没有什么交往,但是从2010年的3月末,因为实验上的需要,谌礼每周都要和这位师兄一起工作一次。整整合作了两个月,因为两人交流的不多,而且谌礼的名字翻译成韩文还有些韩国语的味道,这样这位师兄一直没有怀疑谌礼的韩国人身份。

一次谌礼和李成宇去餐馆儿吃饭,正好这位师兄也在这里,他们便坐到了一起。因为一些事情,谌礼和李成宇用中文说了好半天话,这位师兄在旁边听的都惊呆了。“你的中文什么时候学的啊?我以前也学过中文,我还在哈尔滨生活过呢,你这讲的就是地道的哈尔滨话啊!”听了师兄的这番话,谌礼也有些吃惊:“师兄,我就是中国人啊,我的家乡离哈尔滨很近啊!”“是吗?太出人意料了,我一直以为你是韩国人呢,我们交流的时候偶尔确实感觉有些异常,我还以为那是你个人说话的习惯呢,没想到你是外国人。你的韩国语真的说的是太好了。”师兄依然难掩自己的惊讶。“没有了,师兄,主要是我们交流的少,说的都是简单的韩国语,要是说一些复杂的你马上就会知道我是外国人了。”谌礼谦虚地回答到。这件事情发生以后谌礼更加坚定了自己学好韩国语的信念。

到了今天面对这两位打赌的小师弟,谌礼更是喜上眉梢。在谌礼的韩国语水平大幅提高之后,谌礼发现自己能更加深入的融入到韩国社会中。刚来的时候谌礼每天象傻瓜一样,现在实验室任何人的对话都逃不过谌礼的耳朵,对于实验室的各种信息,谌礼都是心中有数,而实验室其他国家来的学生每天都像水中的油滴总是和这个集体有着一层隔阂。学好了韩国语,谌礼真的感觉到了未曾有过的一种乐趣。上周末还有人找谌礼去做翻译呢,一天下来谌礼又是小赚了一笔,苦尽甘来,个中喜悦只有谌礼自己知道。

(责任编辑:赵云)

评论
2012-05-28 1:3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