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年网络战 动态网总裁:中共越来越封不住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5月28日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互联网早已成为许多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但是,在这精彩纷呈的讯息海洋里,也有暗礁,巨浪,风暴。十三年前,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为了阻挡民众了解法轮功真相,掩盖中共在迫害中犯下的累累罪行,开始大力封锁控制互联网。中共雇用了大量网警、网特、网络技术员,过滤、屏蔽、跟踪、甚至攻击所有与法轮功真相有关的信息和网站。然而,一群充满勇气与智慧的舵手们却带领着人们成功的穿越了暗礁,冲过了巨浪,战胜了风暴──他们就是自由门软件的开发者。以下是动态网总裁、法轮功学员夏比尔先生接受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专访,让我们共同分享他和他的团队这十年来艰辛的历程和成功的喜悦。

录音

主持人:夏先生您好!

夏:主持人好,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们大家好!

主持人:自由门软件在大陆基本上是网民们都知道,能不能介绍一下这个翻墙软件,然后谈一下当时开发这个软件的初衷?

夏:自由门软件开始时是2002年3月发行的。一开始的时候,使用人数还是比较少的。当时我们看到在中国大陆,所有的信息来源,媒体都是被中共政府控制的。中共通过这些媒体散布了很多谎言,当然他也有很多其它渠道,通过学校系统,教课书都是对历史等方方面面,有很多谎言。那走出学校,主要面对的就是媒体散布的谎言。特别是1999年镇压法轮功造了很多谣。2000年到2002年的时候,网络在中国就迅速发展,起到了一种新兴媒体的作用。我们就看到国内很多网民希望通过网络能够看到海外的自由信息,真实信息能够通过网络自由交流。我们看到这种需求,2002年的时候就推出了自由门软件。

主持人:哦,那以后就是逐步的又都有更新,是吗?

夏:对,在整个过程当中,2002年到现在有十年了,我们出了很多的更新。有一些是功能上的完善,但是比较多的更新是针对中共新的封锁措施。这个就像打仗一样,我们出了新的软件,中共就会想出新的办法来封锁这些软件,然后我们要再升级,出新的软件,突破新的封锁。

主持人:有点类似正邪大战一样啊。那在此之前你们开发出这个软件之前,有没有类似的翻墙软件做为参照呢?

夏:我们一开始是没有想自己做软件,我们这个技术团队开始是想参考当时已经有的软件。我们是在2001年的时候,有FREENET,自由网这个项目,这是临时做起来的项目,它的宗旨就是能够自由的传播信息。我们就想基于这个技术去做一些完善,能够适合中国的网民用。开始想这样做。但是后来发现,这个技术的出发点,思路并不能够充分的满足中国大陆网民的需求。大家更希望是能够有一个工具,能够完整的实现上网的各种需求,包括上网看各种网站,在网上发电子邮件。需要能够满足这些方方面面的需求。象自由网这个项目和其它的一些当时有的技术都不合适,最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那我们自己从头做起,开发出一个独立的新的软件。

主持人:哦,那这个软件一开始的名字就叫做自由门软件,是吗?

夏:对,是这样子。

主持人:那后来大家都叫它翻墙软件?

夏:翻墙软件是一个概括的说法。中共要封锁网络,那我们就是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那后来国内的网民就形成了一个“翻墙”这么一个术语,我们原来叫突破封锁。那有关的软件,他们就叫“翻墙软件”。所以大家也就都这么说,形成这样一个名字,它是一个统称,用的比较多的是自由门和无界浏览。

主持人:那么开发软件的过程中经历了哪些困难呢?是什么力量使你们突破了重重困难走到今天呢?

夏:经历的主要困难就是人员上,参与的人都是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只能用业余时间来做,这样就影响了开发的速度。更大的困难就是技术上的挑战。因为封锁和反封锁呢,到后来就很少有参照了。那些封锁的技术呢,计算机行业里是没有参照的一些做法。那我们要突破封锁也是没有参照的,就是要去针对他的封锁方式想出办法来,怎么能够绕过封锁。技术上的困难很多时候是比较大的,甚至于可能在暂时看起来觉得是完全没有办法。但是每一次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我们还是能想到有一些办法。过程中看起来是没有办法,但是我们要坚持走下去,在当时来说是很艰难的。但是信息的自由流动是网络的基本特性,我们是顺应了这种基本特性。说大一点,就是这是一种天意。所以我们是顺天意而行,就容易。虽然中共有很多资金,很多人在做,但是我们用很少的人,很少的资金,顺天意而行,虽然是短暂的时候想不到办法,但是后来能够开发出新的技术,最后还是能够突破封锁。所以这么多年来,整体的趋势是用户越来越多。

主持人:夏先生,您知道在大陆,网民们互相传说自由门软件、翻墙软件都是法轮功学员开发出来的,那你可不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们这一组人是不是都是修炼法轮大法的,都是法轮功学员,是不是这样?

夏:我们团队的很多成员都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也多数都是有自己的工作,工作也都是做计算机行业的,收入也是非常高的,但是工作就非常忙,时间很紧,抽出很多业余时间来参与软件的开发工作。因为在中国一直是有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在媒体里面一直是针对法轮功造了很多谣,也是希望帮助中国大陆的网民看到真实的资讯。

主持人:嗯,真是很了不起。那这些软件开发出来,有多少人在使用,你们有没有统计过?

夏:一开始,2002年的时候,一天有几千人吧。现在是每天有几十万人。

主持人:哇,这么多啊。那只有中国大陆的人在用吗?

夏:也有其他国家的人在用,但是我们没有去跟踪那些信息。我们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帮助中国大陆的网民看到一些信息,就是保证中国大陆的网民很好的使用我们的工具。

主持人:那有没有一些使用这些软件的网民的反馈呢?

夏:我们主要是收集网民技术上的反馈吧。很多网民提到,能够看到自由的信息都非常高兴。另外也有网络上人士写文章,提到使用我们的软件,能够看到海外的网站。

主持人:刚才我们提到说你们在人力财力上都有很多困难,那中共政法委花费了巨额资金,还有很多高科技人才。我们都知道有金盾,绿霸工程,用来封锁网络,阻挡民众进行信息交流。面对这样一个国家机器,他们为什么始终都不能战胜你们?

夏:网络技术本身,他的基本特性就是信息的自由流动。从更大的方面来说,突破网络封锁就是天意。那我们是顺天意而行,做起来就很容易。具体说呢,在中国大陆,那些单位、公司,在里面工作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就是(中共)政府做什么事情,效率非常的低,还没做成什么事,已经有人在贪污很多钱,有人在斗来斗去的。这种内耗很严重,所以他看上去钱花的很多,但是做出来事情就没有那么多。突破网络封锁,从技术上来说,更容易一些,花费要低得多。我们只要花很少的钱,升级一下软件。而封锁就要花很多很多的钱。比如说我们花一块钱,他那边就要花一百块钱。这样就好像通过一个杠杆一样,虽然中共以政府的财力和人力,我们还是能够不断的让越来越多的人来使用我们的软件。

主持人:嗯,我不太懂这个技术,在我看来好像这个网络封锁和突破网络封锁是同样的难度,外行话。

夏:技术上举一个例子吧,就是加密和解密吧。加密是很容易的,解密是很难的。就像生活中两个人约定,我们定一套暗号,说东其实是西,说北其实是南。你们这样约定好,然后说话的时候,别人要想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是很难的。但是你们只需要做一个约定。约定本身是很容易的。

主持人:那是不是说设定这个密码就好像是突破网络封锁的一面?

夏:对。加密是突破网络封锁,他要想封锁就要去解密,解密是很难的。

主持人:哦,是这样。

夏:另外一个角度看,就是我们这个软件实际上不只是一个软件,我们几十万人在用的话,那就是几十万人的这样一个网络加起来,这个力量就很强大了。几十万人的计算机联在一起的话,这个本身也是一种巨大的资源了。

主持人:那现在的民众呢,通过这个翻墙软件,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觉醒。您能谈一下感受吗,看到这么多人通过翻墙了解真相?

夏:我们看到,很多反馈都是对我们进一步做好的鼓励。我们现在每天几十万人,相对于中国人口来说,只是一个很小的比例。那我们每天有几十万人,因为有很多人不是每天都来看,但是有很多人是过一段时间来看一下,这个影响力是超出了这几十万,但是相对整个网民人数,这个影响力还是较小的。现在中国的形势有很大的变化,大家也是整体对中共越来越没有那么害怕了,越来越对中共完全没有信心,中共要再怎么去改良……这些变化,我们只是起了一个小小的推动的作用。前面这十年当中,通过一些点滴的信息进入中国,很多人都做出努力去进一步传播这些信息,也有这种自然的事情的发展,促成了整体的大家越来越了解中共的本质。我们很高兴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很荣幸能够在这样大的一个变革当中,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

主持人:我听您这样谈,我觉得你们就像有一个很大的使命,你们一定会这样坚持下去,直到大陆的网络封锁完全解除。

夏:对,是这样。而且现在从整个形势来说,大家都觉得未来有很多的变化会发生,从技术上来讲,我们用的人越来越多的话,技术上越来越强大,封锁起来越来越困难。最后应该大家是越做越觉得有信心,越来越接近完成这个变革,让大家都能够觉醒,能够看到真相。

主持人:可不可以谈一下您的那种使命感。

夏:一个是顺天意,一个就是使命感,这两个角度我都讲过了。我们在不断面对这些封锁的过程当中,很多时候是当时看到面对困难非常大。在封锁前我们是有很多用户。每一次封锁,就是很多人一下子就上不来了。这个时候我们也会收到很多反馈。大家都在帮我们提供信息,这么上不来,那么上不来。我们就能看到,网民是非常渴望能够顺利的使用这些软件,能够看到海外的自由信息。所以这些就是给我们一些鼓舞吧。实际上就是没有其它的软件,没有可以替代的,真正的能够让广大网民很容易的使用的话,主要就是无界浏览和自由门,让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应该我们做。我们不管有多大困难,一定要做下去,而且要做成。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们能够坚持下去,很快,一点一点,我们又会看到一些希望,会有些新的办法,最后又能够顺利的突破封锁。当然那个是很困难的时候,现在的话,情况整体是越来越好,因为我们整体用户越来越多,一旦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很快就能收到反馈。用户更多的话,封锁起来也就更困难一些。

主持人:听众朋友,互联网的世界气象万千,可能是群芳斗艳的花园,也可能是正邪交锋的战场。有评论认为,在中共发动的网络战争中,中共把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以及广大的民众视为敌人,为维持迫害与暴政建立起一道道封锁信息的网络柏林墙。然而在民众日益觉醒的今天,人们对真理与自由的追求又岂能被这一道道柏林墙所阻挡?

听众朋友,网络自由之门已经打开,让我们携手走进这扇门,在信息的世界里自在的畅游,找寻您内心期盼已久的真相。

好了今天的新闻专访节目就进行到这里,谢谢夏先生。

夏:谢谢主持人,谢谢希望之声的听众朋友们。

评论
2012-05-28 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